🏡
PTT小說網
x
    “穆賀是撒朗??”周敏、趙坤三、王三胖、穆白都呆住了!

    這是一個何等細思極恐的事實啊,要知道當初穆賀可一直是天瀾魔法高中的董事長之一,對他們所有人來說都不陌生。

    而且,莫凡和張小侯的家庭當初都是爲穆家服務的,莫凡的父親莫家興更是給穆賀做過司機和後勤,一想到穆賀就是黑教廷中最最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撒朗,他們渾身感覺一陣從靈魂涌起的冷意令他們久久無從那份心悸中平息過來!

    “這……這太讓人難以相信了。”趙坤三已經有些站不穩了,身體往後退了幾步。

    穆白一句話爲吭,最難以接受的應該是他。

    前陣子母親提到宇昂的事情時,穆白只覺得那不過是一個巧合,或者說宇昂是進穆家之後接觸了黑教廷的人,可張小侯虎津大執事後,穆白便立刻想到了這些事情。

    穆賀一直對他非常好,關照有加,穆賀也是穆白一直最爲敬重的長輩。

    可越是如此,穆白越想要洗清他的嫌疑,否則讓他如何安心?

    結果……結果卻已經往他最接受的地方發展了。

    張小侯拿命得來的情報絕不會有假,那麼自己的叔叔穆賀真的就是黑教廷成員,包括宇昂這個棋子送到穆卓雲身邊,以及博城的人被安排到古都來,方便他們執行接下去的計劃……

    “撒朗應該已經被我們軟禁了,這個穆賀是虎津大執事!”灰白神祕人聲音無比嚴肅的道。

    “軟禁?你們軟禁了撒朗,那爲什麼不處理他??”莫凡有些詫異的說道。

    “我們也想,但處決撒朗,就必定搭上近10位超階法師的性命,因爲我們根本無法確定誰纔是真正的撒朗。”韓寂說道。

    當下神祕灰白人也將他們軟禁古都高層的事情給道來。

    這是他們能夠想到困住撒朗的唯一方法,事實上他們獲知這個情報所犧牲的人遠不止那位在巷子裏的同伴,魔法協會審判會中探尋撒朗真正身份的,但凡瞭解到這個層面的,都已經死了。

    韓寂和神祕灰白人必須做這個賭博,一個可以讓整個數百萬人古都陷入絕滅的陰謀者是決不能放任他離開的!

    “祝蒙、獨蕭、飛角、陸虛他們四個也在其中??”莫凡驚詫的問道。

    韓寂點了點頭道:“我知道祝蒙其實嫌疑最小,但……”

    “那如果根本找不出誰是撒朗呢?”周敏問道。

    “那隻好……”韓寂嘆了口氣,似乎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樣做無比殘忍,面容頹然無比,“只好……”

    “都處死!”神祕灰白人說道。

    空氣在這一刻都凝固了,衆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這位魔法協會會長以及神祕人。

    全部處死……

    爲了一個撒朗,便需要近十位身居高位的超階法師無辜犧牲,這未免太殘忍了!!

    其他人大家或許不熟悉,可就在昨夜獨蕭、祝蒙、飛角、陸虛四人還爲北城牆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們也是冒着生命危險斬殺鬼魖暴君。

    “這樣做……值得嗎?”方谷也不由倒吸一口氣。

    “這是最高審判會的決定,撒朗不除,必捲起更大的災禍,你們也看到了,這場浩劫,多少生命,多少家庭……我們付出了巨大的犧牲才終於將名單鎖定在這羣高層之中,這次沒有將他斬殺,很可能再也沒機會了!”韓寂咬着牙說道。

    沒有人知道他們審判會爲了找出撒朗,付出了多少代價。

    事實上哪怕不上演那假替的計謀,將高層召集在那裏,也一樣會採取軟禁計劃,那個人的死,是爲了進一步確認,以及讓那些高層們信服,甘願被軟禁……

    只爲了這點目的,便有人做出犧牲,能夠做到將撒朗軟禁這一步更是屍體堆積成山。

    換作是任何一個人和組織,又會怎麼做?

    再看看這茫茫的亡靈汪洋,看看這滿城哭泣絕望等死的人,真的可以放走撒朗嗎??

    這個決定確實對其他無辜的高層相當不公平,可別無選擇,真的別無選擇。

    “黑教廷下一步計劃正是復甦秦王嬴政,他一旦甦醒,內城便徹底淪爲地獄。用近十位高層的命換滿城百萬人的性命,你們說,值得嗎?我們又還有選擇嗎??”神祕灰白人話語說到激動處,身體都已經在抖動了起來。

    他一直身處黑暗,輝煌的魔法協會名冊內甚至沒有寫着他的名字,他做着和黑教廷類似的事情,唯一不同的是,黑教廷在毀滅,他在用無數屬下的性命阻止毀滅。

    可數十年來他明悟的一個真理,那邊是這場鬥爭無非是用一羣人的犧牲來換大部分人的存活,任何上升到一個城市、乃至一個國家安危的守衛任務都是如此!

    沒有不流血犧牲的安寧,魔法協會做的這個決定將違背正義,受到道義的譴責,甚至無顏面對這些兢兢業業的無辜高層和他們的家人,但他們這樣做至少對得起飽受苦難的民衆與絕大多數。

    “可如果撒朗是一個不怕死的人呢,爲了達到這個目的,他也不介意殉葬呢?還有,假如,我說假如,你們判斷錯了呢,撒朗根本不在那些高層之中呢,高層全部殉葬,君主級亡靈無人抗衡,我想即便秦王嬴政沒有復活,安全結界也支撐不了幾天,你們這樣做太極端了。”穆白立刻說道。

    “你說的我們又怎麼不明白,但在你提出這些疑問之前,也將更好的辦法也一起道出來,否則一切的質疑毫無意義,倒不如執行,做點什麼,也許有效。”神祕灰白人說道。

    “這……”穆白頓時語塞了。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執行這個斷頭計劃?”莫凡認真的問道。

    “山峯之屍對安全結界發動攻擊之時。”韓寂說道。

    “我和穆白的想法一致,一旦高層死去,亡靈君主便可以屠城,這羣人不能死,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了穆賀是虎津大執事,而虎津大執事既然是撒朗的左膀右臂,那他一定知道誰纔是真正的撒朗……”莫凡說道。

    “你說的這個虎津大執事一定已經代替撒朗在掌控全局了,內城遍佈黑教廷眼線,我們禁衛法師一動,他必定逃之夭夭。”神祕會白人說道。

    “我們去!”莫凡聲音冰冷的說道。

    “是啊,我們來擒住穆賀!”周敏說道。

    “你憑什麼覺得這個虎津大執事會被你們找到?”

    “我們不需要去找他,他會來找我們。”莫凡很肯定的說道。

    “我們在沒有讓禁衛法師將你們帶過來之前,他或許還會親自過來,但現在恐怕不會了。”神祕會白人說道。

    “會,他一定會來,現在問題就是如何把消息傳遞到他耳朵裏!”莫凡很肯定的說道。

    “我知道一個茶莊老闆,那人時不時會跟我叔叔聯繫,我覺得多半也有問題……我可以假裝到他茶莊那避難,然後把無意間的把你要轉達的信息透露給他,他是黑教廷的人,就一定會傳給我叔叔!”穆白目光閃爍着幾分堅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