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永盛茶莊坐落在通往鐘樓的主干道上,主干道現在坐滿了避難的人,密得很難挪開步子行走了。

    茶莊一二樓也都積滿了人,彰顯出了老板是一個很通情達理的人,但三樓卻沒有對別人開放了。

    三樓是一個小閣樓,透過窗戶可以一眼就看到鐘樓魔法協會。

    古鐘重重的敲打著,每一次撞便會擴散出金色的華光,一縷縷,順著那金色巨大的主軸迅的輸送到內城上空,輸送到那籠罩著這片安全之地的結界上。

    金色的光輝持續的撞出,恢弘神聖,或許讓人們還稍微有一點點安心的便是這古老之鐘帶來的庇佑了吧,一旦鐘聲停止,一旦金色的能量不再能夠維護結界,一切都將不可挽回。

    “哼,這東西最後也將變成一個擺設!”茶莊老板透過窗子,目光陰冷的注視著鐘樓。

    話剛說完,一名伙計就匆匆忙忙的跑了上來。

    “薛老板,穆白在樓下呢,他好像避難過來,外面人實在太多了,又冷又餓的。”伙計說道。

    “哦,哦,是他啊,讓他上來吧。這小子還好命大沒死,不然真不好向穆賀交代了。”老板薛藏說道。

    很快伙計就把穆白帶到了閣樓這里,閣樓也不算大,但布置得很不錯,有點古秦風,可以跪坐在榻榻米上飲茶,眺望這座內城鐘樓出的車水馬龍,當然,現在是人山人海。

    “薛叔,你收容了那麼多的人啊,還給他們吃的,真沒有想到你是個大好人。”穆白笑著走了進來,一開口就不顯陌生。

    “你這小子,前陣子讓你別去外城牆你不听,你看看,我和你穆賀叔叔差點以為你死在那了,這下好了,活著爬回來了。”薛藏拍了拍穆白肩膀。

    “我叔呢,他沒有事吧。”穆白急忙問道。

    “怎麼還叫他叔啊。你也別怪他,當年穆卓雲當家,他要知道你叔他有你這個私生子,肯定會大吵大鬧,所以這才把你們母子兩說成是遠親。”薛藏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我只是叫順了。”穆白目光游離不定著,但又不敢露出半點。

    “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在哪,不過他肯定沒有事,你就放心吧。對了,我听來我這里避難的人說,你們幾個人被禁衛法師帶走了,沒出啥事吧?”薛藏說道。

    穆白心中一緊。

    他沒有想到這個薛藏的消息這麼靈通,這下麻煩就大了,假如薛藏和穆賀都是黑教廷的,他們肯定新有提防!

    “和我沒啥關系,禁衛法師們把那個叫方谷的帶走了,說是要什麼昆井之水之類的,結果那個方谷把昆井之水拿去煉制他的骷髏了。”穆白沉住氣,繼續保持常態的樣子。

    事實上,穆白心髒已經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我是听不太懂,但你沒事就好了,對了,你還有幾個同學不是嗎,可以把他們叫過來啊,大災難,多少照顧一點。”薛藏眼楮一轉,但很快又一副對法師事情一竅不通的表情。

    “哦,他們往博物館去了,說是覺得地聖泉和昆井之水存在著聯系,現在正去考證呢。”穆白說道。

    “地聖泉,那不是你們博城的東西嗎,難不成那地聖泉還在你同學莫凡手上?”薛藏眼楮眯了起來。

    “誰知道呢,反正有人提到危居村和博城關系的時候,莫凡一副很激動的樣子,然後他們幾個人就跑博物館去了。我實在懶得跟他們瞎跑,就到你這里來休息了。”穆白表現出一副鄙夷的樣子。

    “哦?禁衛法師也跟他們去博物館了?”薛藏接著問道。

    “沒有吧,他們是從禁衛法師那里出來才想到這事的……我也不知道地聖泉有什麼用,等我叔回來,問下他好了。”穆白說道。

    “恩,恩,哦,穆白,你自己這里坐會,我有事出去一趟。”薛藏說道。

    “好。”穆白點了點頭。

    目送著薛藏離開,穆白感覺自己心髒已經要從胸口跳出來。

    過了許久,情緒微微平和了一些之後,穆白臉上卻露出了幾分痛苦之色,眼圈一片通紅。

    此刻他內心復雜到了極點,甚至有一種隨時精神要崩潰的感覺。

    他真的希望這一切都只是猜測,希望莫凡他們在博物館里並沒有等到任何人,這樣就可以表明穆賀他並非是黑教廷虎津大執事,是張小侯判斷錯了。

    可是,假如他不是。

    那所有的希望都變成泡影了!

    斷頭計劃執行,所有高層為撒朗陪葬,而危及到整個內城安全結界的八方亡君更無人可以抗衡,等待著這座城百萬人的就只有昏暗無邊的死亡,讓這死亡潮水一點一點吞沒……包括自己,自己母親,自己同學,自己朋友。

    無論是哪個結果,都會令自己心千穿百孔。

    可即便如此,本能趨勢著他做這個選擇,因為他至少還分得清善與惡!

    ……

    回明街某個巷角落,兩名都裹著深海藍色雪衣,臉上也蒙著厚厚的一層布,顯然是不會讓別人輕易看到他們的臉。

    “你確定沒有禁衛法師跟著他們?”虎津大執事問道。

    “你覺得整個內城已經變成一個孤島,亡靈海浪拍打結界,又還有幾位禁衛法師的行蹤會不明了的,更不用說那些在盯著我們的高層了,可以肯定那幾個小子就是自己去博物館的。可是,如果讓他們知道地聖泉就是昆井之水,以地聖泉的藥力,恐怕可以讓雨水整整失效一天還多的時間……若是亡靈沉寂一天,那麼這百萬人絕對可以轉移一大半,到那時我們的計劃就……”薛藏說道。

    虎津大執事粗大的眉毛緊鎖,沒有拿下方谷,已經是他們大大的失策了。但老天保佑他們,方谷手上的昆井之水已經拿去煉制亡靈,無法提取出來。誰知道莫凡他們竟然現了地聖泉的秘密!

    “宇昂那蠢貨沒有兩次失手的話,就不會有這麼多事了!”虎津大執事惱怒的罵道。

    當初在博城,他虎津大執事作為主謀之一,斷然不會出手,因為一旦出手,他的身份就暴露了。只是手下的無能實在是出了他的想象,第一次在博城沒拿到就算了,第二次在魔都,竟然還讓一個藍衣執事給栽了!

    這個莫凡,還真是一個黑教廷的煞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