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片失魂落魄,隱約之間聽到了某個人狠?的說了一句:“我寧願殺出去,也絕對不要在這裏等死!”

    “對,戰死也好過墜入煞淵!”陸虛狠狠的說道。

    雖然一切戰鬥都是徒勞,可非要選擇的話,他們寧願衝出這金色的結界和鋪天蓋地的亡靈戰個痛快!!

    “算我一個。”李于堅說道。

    頹廢、絕望,那不是超階法師該有的東西,超階法師就該戰死沙場,死前拉上幾隻尸臣、鬼將,亦或者屠一隻亡君,那都是一種榮耀!

    “大家稍安勿躁!”神祕灰白人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口了。

    “我們不是稍安勿躁,只是死也要死得有尊嚴,既然撒朗就在我們之中,還裝得有模有樣,那就拖上他一起去外面,看看究竟我們先死還是他這個狗雜種先死!”粗狂的獵人聯盟長老罵道。

    “殺,一定要殺出去,但絕對不是去送死。剛剛據可靠人士透來消息,煞淵是死地不錯,連盧歡和骸剎冥主都逃脫不出,可並非完全不能進入!”神祕灰白人對鐘樓的衆人說道。

    衆人聽到這句話目光紛紛投射過來,眼睛裏明顯有東西在閃爍!

    可以進入煞淵???

    有辦法進入煞淵???

    可是盧歡這種級別的法師都被吸扯了進去,生死未卜,他們這些人中沒有誰比盧歡更強了,跳進煞淵肯定是死無全屍啊!

    “現在可以確定煞淵便是古老王陵墓,他在兩千多年前便創造了這樣一個死地,永世長眠其中,無人敢去打擾。”神祕會白人說道。

    剛纔送來的那信條也已經確認了這個事實,但古老王陵墓在煞淵之下,這實在令整個世界都要震驚的事情,難怪這漫長的歲月來後人都沒有尋到其真正皇陵所在!

    亡靈之祖嬴政,他是數千年魔法文明最具雄才的法王,其土系的造詣更是驚世駭俗,今日還保存完好用來抵禦北境妖魔的長城便是他的傑作。

    生當做人傑,死後亦鬼雄,這句話用來形容秦王嬴政再合適不過了!

    他將陵墓設在煞淵之下,這份連現在魔法文明都爲之震驚的能力的確驚世駭俗!!

    “任何人,包括最高強的法師都無法踏入他的陵墓半步,但有那麼一羣人,卻是煞淵不會拒絕的,他們就是危居村的人!”灰白神祕人指着方谷,神情激動的說道。

    大家目光又一下子轉向了方谷,方谷自己都有些出乎意料,迷茫的看着神祕灰白人。

    “危居村的人不受亡靈襲擊,那是因爲他們是古老王的後裔。煞淵會摧毀一切,阻止所有敢侵犯陵墓的生物,但其陵墓之門卻會爲危居村的人敞開。”神祕會白人聲激昂的說道。

    在最絕望的時刻看到一絲曙光,那麼一切就還值得期待,還值得一搏,總好過在這裏無助的等死!!

    “你是說,危居村的人可以進入煞淵??”

    “真的嗎,這是真的嗎??”

    “你怎麼肯定這是真的????”祝蒙議員猛的上前,臉上神情莊重無比。

    “傳信給我的人絕對可信,至於他說危居村的人可以進入煞淵的這件事確實沒有任何考證,但我們必須試一試。”神祕會白人鄭重的說道。

    方谷見所有人將期望一下子拋到了自己的身上,他沉默了片刻,這才用有些不太肯定的語氣說道:“我們村子有祖訓,村民皆知,但歷代村長還有密訓。密訓中確實有提到,我們是受神庇佑的,哪怕墜入死亡國度,一樣是最尊貴的賓客。我不知道這死亡國度指的是不是煞淵。”

    幾千年了,危居村始終傳承着那份都已經塵封的歷史已經是一個奇蹟了,而所保存的東西也漸漸的變得模糊。就拿博城來說,倘若不是地聖泉和一些一直守護地聖泉的傳承人,又有誰會將博城與危居村聯繫在一起,與古老王后裔聯繫在一起,當今社會講的都是炎黃子孫,血統這東西傳承個幾百年都算是很了不?的了。

    這種兩千多年的事,真不太好說!

    “但是,假如你們真的需要我去煞淵之下,我可一試,反正我也是一個虐殺同族的罪人,能夠爲這座城上百萬人創造一點機會的話,我這命也無所謂了。”方谷開口說道。

    “很高興能夠聽到你這樣說。”韓寂說道。

    “會長,讓我也去吧。”這時蘇小洛開口了。

    蘇小洛一樣是危居村的人,假如方谷可以平安無事的進入煞淵,那她一定也可以。

    “煞淵之下必定不是一個平靜的地方,你還是留在內城裏吧。”方谷搖了搖頭。

    “方谷,我問你一件事。”張小侯在這時卻開口了。

    “你說。”方谷說道。

    “當初經過羊陽村的時候看見了一種放在屋子前的灰梅……”張小侯話說到一半就沒說下去了。

    “灰梅其實就是我們村子裏的一種傳統,代表着這戶人家有人過世了。”方谷平淡的回答道。

    “挨家挨戶都放着,表明村子裏的人全都死了?”張小侯繼續問道。

    “恩,你們看到的都是活死人。我只是想讓他們迴歸村子,度過最後的七天,七天後連同房子一起火化,不巧的是你們軍法師隊伍正好來到村子……我只好操控活死人來與你們打交道,並讓你們儘快離村。灰梅挨家挨戶放着,確實是表示他們都死了,原來你已經發現了?”方谷回答道。

    “我記得我爺爺去世的時候,博城家裏也放着這個,經過你們村子看到這一幕有些熟悉。”張小侯說道。

    “所以,你覺得自己也是危居村血統的人,想進入煞淵?”方谷說道。

    張小侯點了點頭道:“如果你可以下去,那我應該也可以。既然是陵墓,裏面肯定也不簡單,我們相互有個照應。”

    “萬一你不是呢?”周敏急忙叫了起來。

    (最近捋順複雜的情節要花不少時間,更新會慢了,大家多擔待。不想擔待的,那儘量擔待哈,實在擔待不了的,允許你到書評區吐糟,別罵髒話,別罵,你要相信每一個網文作者真要罵髒話,絕不會比你差。嗯,乖~~~撫摸撫摸腦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