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是就不是了,現在跳下去總好過煞淵空間?移到內城來時再跳。而且,當初在咸池的時候我就站在煞淵旁,但我卻沒被空間漩渦給捲進去,這或許也表明我是正宗的博城人吧。”張小侯笑了笑,笑容有些勉強。

    “你去的話,我也去。”蘇小洛堅定的說道。

    “猴子,你真的要跳下去?”莫凡看着張小侯,神色嚴肅無比。

    “凡哥……”張小侯看着莫凡,話語卻突然間哽咽了起來,聲音斷續的道,“這麼多人都會死,我真的不想再看到,活着多好……大家都活着。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家裏面的這個傳統和危居村有什麼關係,更不知道過了這幾千年我骨子裏是不是真有那所謂的血脈……可千分之一也好,萬分之一也好,哪怕一點都沒有……我不想等到煞淵吞了城,吞了人,吞了你們,城滅了,所有人都死了,而我興許活着,那個時候我會恨不得殺了自己,因爲我本可以的……本可以救大家的!”

    遍地屍骨,遍地殘桓,旁邊更是自己最熟悉的人,而自己獨活了下來,張小侯相信自己絕對不會爲自己博城血統慶幸,而是永遠活在自責與罪孽之中。

    張小侯這番話帶着些許哭腔,煞淵的可怕他是見過的,他覺得最痛苦的死,便是跳下去。

    他哭,是因爲他害怕,他從沒有面對過這樣的恐懼,可從他嘴裏吐出的話,卻代表着他的心。

    不是爲了自己看上去有多偉大,只是不想讓自己在那千分之一、萬分之一的血統概率下活着時,活剩一個軀殼,活得比死了更痛不欲生!

    張小侯的話迴盪在古鐘之下,迴盪在每個人的肺腑裏,連那些冷麪的超階法師們都被觸動了。

    莫凡本想要勸說張小侯,可張小侯這番話真的說服了他。

    “方谷,我喝了地聖泉,你覺得我跳下去會不會有事?”莫凡看了一眼方谷,認真的問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但從我們的密訓來講的話,你們博城地聖泉應該是高於昆井之水的……你一個人喝掉了?我覺得煞淵的亡靈不會拿你怎麼樣,老祖宗會親自跳出來跺了你。”方谷回答道。

    “莫凡,你也去??”周敏異常驚訝的看着他。

    “橫豎都是死,我選橫的。不過,現在能跳進去的人有了,我還擔心一個大問題,那就是我們怎麼抵達煞淵,別忘了從安遠門到煞淵也還有好幾公里,這幾公里亡靈多的都可以玩疊羅漢了。”莫凡回答道。

    這句話倒是難住了在場的人。

    確實啊,煞淵是在挖外面,外面全是亡靈,抵達那裏都是一個難題!

    “哼,當我們這些人是擺設嗎!”祝蒙鬍子一吹,浩氣凜然的說道。

    “我們給你們殺出一條路來!!”獨蕭同樣上前了一步,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還和李于堅打好賭了,死前誰殺的亡靈少誰就在陰間給誰當跑腿,現在也好,有點盼頭,殺就殺!!”審判長石崢倒也是一個豪放之人。

    “要活着,這賭局也算。”李于堅回答道。

    韓寂見衆高層都願意爲他們殺出一條路來,眼睛裏也漸漸有了光澤。

    和之前一片死寂比起來,這個消息足以振奮人心!

    就是不知那個撒朗現在心情如何。

    “爲了防止撒朗下毒手,他們幾個由我親自來保護,直到抵達煞淵!”韓寂也表態道。

    “會長,您也要出去?”神祕會白人詫異道。

    “撒朗就在我們之中,我想以他的歹毒一定會乘亂將他們滅口,由我親自保護他們,涼他有沒那個膽量來送死!”韓寂語氣冷然凜冽,和之前頹然判若兩人。

    “好,會長都願意與我們並肩作戰,我們又還有什麼好說的。之前被軟禁的高層全體出戰,留一些人守城,防止八方亡君集體進攻結界。”軍司耀庭下達了指令。

    “張小侯,好樣的,我們軍區以你爲榮!”飛角總教官重重的拍着張小侯的肩膀。

    “煞淵用不了多久便會進行空間漂移,我們立刻組織殺出亡靈之路的人,務必要將他們幾人安全送到煞淵口!”

    “幾位,全靠你們了,成了,你們就是英雄,敗了,那也沒關係,大家陰曹地府把酒言歡。”

    “這樣纔好啊,我們越哭喪,黑教廷看得越開心,死也要讓他們心裏不舒服,****黑教廷,有本事和爺爺我現在就去鼓樓之上打一場,打得你跪地求饒!”

    “會長,那這個虎津怎麼處置,他還跪在那裏?”神祕灰白人開口問道。

    “這傢伙既然敢出現在這裏,多半是做好爲撒朗而死的準備了,就將他鎖在鐘上,讓滿城的人都可以看到他的嘴臉……”會長說道。

    穆賀的確最好爲撒朗而死的準備了,他就跪在那裏,一副朝拜神人的樣子,瘋得不輕!

    這種人,直接殺了都毫無意義,最好的方式就是掛起來。

    假如真的化解了這場浩劫,就要讓他死都無法瞑目!!

    封住了穆賀的心神,再用釘鎖將穆賀吊起。

    但穆賀早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他仍舊狂笑着,嘴裏不停的說着盛典、封神、撒朗、死神的話,時不時語無倫次,時不時癲如瘋子。

    現在沒有人會去理會他,大家有了共同的目標,那就一定會拼盡一切來完成!

    ……

    “耀庭,你的軍隊可以抽調的人就只有這些了嗎?”韓寂問道。

    “只有這些,內城需要留守一羣人,否則我們殺出城,安全結界被摧毀,亡靈入城,結果還是一樣……”

    “對,內城還是必須留守足夠的人,同時防止黑教廷乘虛作亂。”陸虛說道。

    “人太少了,這不足以殺到煞淵啊。”神祕會白人說道。

    “我有一個方案,就是會有比較大的犧牲……當然,這是自願的。”石崢說道。

    大家聽了石崢的方案,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幾人都是搖頭。

    但石崢還是堅持,他開口說道:“我說了,這是自願。現在就召集自願者,無論有還是沒有,我們都得殺過去了,時間緊迫。”

    “那……不要隱瞞,把事情公佈出來。”

    “民衆都是軟弱的,不太可能會加入吧,而且他們終究不是法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