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身灰白,一件素衣,任憑雨水打落下來弄溼頭髮。

    神祕灰白人站在城牆一處,目光眺望着那些正在撤回的法師們,然而他心裏比誰都清楚殺出去容易,真正能夠返回來的實在太少了,就連超階法師們都會在那羣屍山屍海中隕落。

    黑茫茫的,魔法之光格外的熹微,隨時都會被磅礴的屍氣給吞沒,他已經看到軍法師隊伍沉陷在了一片骷髏與腐屍的汪洋裏了,光輝越來越暗。

    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任何魔法之光閃耀那支隊伍便全軍覆沒了。

    再看一眼山峯之屍那片戰場,閃耀起的擎天閃照耀下隱約可以看清這座山峯,但是也是在這一片蒼白劃破昏暗之中,神祕會白人看到某位超階被山峯之屍給殺死,具體是誰他也不太清楚。

    山峯之屍的蠻橫依舊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即便他們現在想要撤離也根本毫無希望,死傷即將過半。

    “要不要出去支援?”留守的一位協會人員開口說道。

    神祕會白人搖了搖頭,真的支援出去的話,這座城能不能守到黎明就真不好說了。

    夜已經黑得徹底了,魔法在黑夜中捲起的光輝越來越渺小,消息已經無法再做出任何的傳達了,剩下的就只有凝視着無邊無盡的黑暗默默的倒數着滅亡。

    “好像是左鋒!”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

    神祕會白人往下看了一眼,發現有兩名高階法師被困在骷髏羣中,他們離內城牆結界這裏已經很近了……

    左鋒旁邊還有一位穿着皮衣的男子,兩人聯手衝開了骷髏堆,迅速的跳入到內城這裏來。

    “怎麼樣???”神祕會白人急忙問道。

    “已經成功護送到煞淵了,那裏陰風強勁我們無法再跟過去,但相信他們已經跳入煞淵之下。”左鋒說道。

    “也就是說,你們也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活着?”神祕會白人皺起眉來。

    “恩。”左鋒點了點頭。

    什麼消息都沒有,這纔是最令人不安的。

    “大人,有一位自稱是危居村村長的人來見,他表示他好像看到了皇陵。”一名禁衛法師匆匆前來彙報道。

    “看到了皇陵?什麼意思,他人在哪?”

    “在鐘樓!”

    神祕會白人看了一眼左鋒和妖男,三人剛要動身前往鐘樓,卻見到一位超階法師返回到了內城牆。

    妖男見到此人後,頓時欣喜不已,立刻迎了上去。

    “頭兒,大塊頭呢?”妖男掃了一眼臉色蒼白的獨蕭,疑惑的問道。

    獨蕭沒有回答,神色黯然。

    妖男看獨蕭的表情便知道答案了,到嘴邊的話戛然而止。

    那隻青色的巨獸死了,那可是獨蕭陪伴多年的召喚獸……

    “你傷沒事吧?”妖男改了口問道。

    “還行,只是靈魂受到了一些創傷。”獵王獨蕭回答道。

    契約獸與召喚法師靈魂相連,一旦契約獸死亡就等於在法師的靈魂上重重的砍了一劍,難怪獵王獨蕭臉上沒有一點血色。

    “獵王,你隨我們去鐘樓吧,華村的村長謝桑好像洞悉了有關皇陵的事情,正在那裏等候……”神祕會白人說道。

    “我在這裏等會長和其他人,你們先過去吧。”獨蕭說道。

    “也好。”

    ……

    ……

    起初莫凡以爲頭頂上那些是灰色的雲幕,確實一擡頭看上去和積雲並沒有什麼分別,可是漸漸的他發現有什麼東西在積雲上蠕動之後,他才渾身毛骨悚然的意識到那根本不是雲,就是攪成一堆的狂屍頭顱與煞鬼身軀!

    “地獄熔爐裏的妖魔鬼怪就在我們頭頂上。”方谷說出了這個事實。

    應該是空間之類的複雜問題,總之大家所處的這個天地裏的雲,正是煞淵中的屍和鬼,同理,他們所看到的整片天空便是熔爐之口!

    而更加駭人的是,時不時會有一大片積雲從天穹中跌落下來,宛如只籠罩了一片區域的陣雨忽然降下……

    這就是真正意義上的屍雨!

    “墓宮就在前面了,直接進去?”柳茹詢問道。

    前面的土地有些隆起,形成了一個類似於古堡山道一樣的石階,再往前走一段距離便出現了白色的大階梯!

    階梯極寬,從左到由的話都有兩百多米,每一級階梯倒是以人的步伐做設計的,可是真要爬到墓宮上還需要很長一些時間,階梯實在太高了,擡起頭望去簡直是通向天空懸崖……

    五人開始攀爬,稍稍值得慶幸的是,無論天空中的屍雨如何隨機落下,都不會落到這片白色的墓宮。

    墓宮的潔白與這個污濁、屍臭、骸骨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倘若不是那種白的陰森令人堅信裏面住着更可怕的東西,這墓宮簡直是矗立在一個污濁空間的淨土殿堂。

    繼續往上爬,五人就像螞蟻一樣深陷在一張白色的褶皺大紙中,走不完的階梯兩旁漸漸的出現了一些石俑,它們的模樣倒是讓莫凡想起了自己曾經見過的一種生物。

    石俑每隔個十級階梯就有兩座,完全就是守護在宮殿前的侍衛,死氣沉沉中又帶着一股威嚴與莊重。

    “你說它們會不會動起來?”柳茹小心翼翼的問道。

    “一般來說會,我不覺得它們只是擺設。”莫凡如實的回答。

    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但凡一些詭異宮殿、神祕石墓裏出現了栩栩如生的雕像,那一定是會活過來的,莫凡一點都不自欺欺人!

    “凡哥,你有沒有覺得它們挺像白沙妖兵的?”張小侯也開口了。

    “原來你也覺得。看來沙惘河的歷史也是要追溯到兩千多年前。”莫凡說道。

    “是挺瘮人的……”方谷走在前面,步伐比較快,“不過我還真想見見這位世世代代讓我們守護着昆井的老祖宗。”

    “但願你們老祖宗比較好說話吧。”莫凡說道。

    這次浩劫死的人實在太多了,人都已經麻木。

    這種麻木也令人覺得可悲,莫凡也希望能夠儘快結束。

    “這裏怎麼掛着一個銅鏡?”張小侯一擡頭,看見了墓宮的正門的同時,也看見了一個詭異的大銅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