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繼續順着階梯往上爬,很令人驚喜的是那些石俑沒有活過來,正門都已經抵達了。

    這不按套路出牌的雕塑們算是給了莫凡一個響亮的耳光,讓莫凡不得不自我解釋起來。

    “多半是你們危居村血統震懾了它們……依我看銅鏡裏面一定會鑽出什麼怪物。”莫凡說道。

    莫凡嘴裏說的銅鏡其實就掛在整個墓宮的正門前,大門緊閉,呈現完整的四四方方,兩邊有一些白色的古鼎。

    “我剛纔走上來的時候還嚇了一跳,一位是這墓宮長着一個大大的獨眼,正盯着我們。”蘇小洛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莫凡再仔細看了一下,立刻就有蘇小洛說的那種被人盯着的感覺傳來,一時間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確實像個眼睛……對了,蘇小洛,你有沒有覺得從這裏看下去,這白色的階梯有點像我們井水畫?”方谷想到了什麼,認真的對蘇小洛說道。

    “井水畫??”蘇小洛愣了一下,立刻轉過身去從這裏俯視着整個漫長的白色階梯,臉上的表情也從疑惑漸漸變成了驚訝,“你說的對,真的是井水畫,我剛纔走這白色階梯的時候就一直覺得有些熟悉!!”

    方谷和蘇小洛口中的井水畫令莫凡、張小侯、柳茹都一頭霧水,難不成他們危居村其實早就供奉着皇陵的畫卷了??

    “我們昆井非常神奇,每到夜幕的某個時分,你往井裏望去的話,便能夠看到一幅栩栩如生的畫,不不不,應該說像是井的底部是通透的,能夠通過深井看到另一個世界的景象。我的印象中其中有一幅景象便是一片玉石白色,呈現階梯的一級一級狀,那不就是我們剛爬上來的這些石階嗎??”蘇小洛說道。

    莫凡驚得好半天說不出話來,難不成危居村世世代代守護的昆井其實就是這白色墓宮?

    他們從井裏能夠窺到的詭異畫卷其實就是這片皇陵!!

    “是那個邪眼銅鏡,我想我們通過昆井所看到的畫面其實就是這個邪眼銅鏡所映着的,你說它像一個眼睛,其實確實就是眼!”方谷猛然間想到了什麼,立刻指着那個邪魅的銅鏡說道。

    蘇小洛也恍然大悟,目光頻繁的閃爍着:“也就是說,我們看到的那些井水畫全是真的,就是老祖宗的陵墓裏的景!”

    聽到兩個人悟出古訓,莫凡和張小侯都相互望了一眼,分別看出了對方眼睛裏的不敢置信!

    兩千多年前的遠程監控攝像頭嗎!!

    古老王讓危居村世世代代守護的其實也就是他的陵墓啊。

    這位君王估計在人世間統一六國所花的精力都不一定比死後建造的這個陵墓多吧,否則又怎麼會在那個落後的文明中創造出這樣一個死亡國度來,長眠於此兩千多年不曾受到半點打擾??

    “雖然不在知道管不管用,但試一試吧。”方谷自言自語着,也不知從哪裏取出了一面非常古舊的銅鏡來。

    這個銅鏡大概只有手掌大小,形狀和掛在墓宮正門的那個邪眼銅鏡有那麼一些類似,只見方谷舉起了他自己手上的小銅鏡朝着邪眼銅鏡內照了照……

    邪眼銅鏡眨動了一下,完全就是一隻碩大的眼,目光中映着方谷、莫凡、張小侯、柳茹、蘇小洛五人!

    “嗡~~~~~~~~~~~”

    忽然,白色的四方門緩緩的打開了,簡直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將那厚重的白色石門給拉開了一樣,敞開的那瞬間便有一股無比恐怖的陰風從裏面狂嘯而出,險些將五人給直接打落到階梯那裏。

    這門顯然從關閉之後就再也沒有開啓過了,裏面的氣壓與外界相差極大!

    “快走,我們剛纔看到的那些石傭確實是活的。”方谷開口說道。

    屢清楚了有關井水畫的事情後,方谷便好像通曉了一些事情。

    莫凡忍不住轉過頭去,果然聽到了階梯那裏傳來了一陣陣聲響,往下一看,石傭統統甦醒了過來,它們也不知沉睡了多少年,竟然連怎麼走路都有些遺忘了,看上去蹣跚如嬰孩。

    然而這並不滑稽,莫凡可以感覺到這些復活的石傭身上散發出極其可怕的氣息,每一隻實力都要比當初在沙惘河遇到的白沙巨人強很多!

    “它們很強,假如我們無法打開這扇門,就會被它們殺死。”方谷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以自己的實力最多對付兩到三隻這種石傭,可階梯處那是一大羣的涌過來,堪比屍羣了!

    五人不敢耽擱,快步踏入到了白色的墓宮之中。

    大家都跟着方谷前行,幾乎每往前走一段距離方谷都會停下來回憶和沉思一番,很顯然他們世世代代守護的東西都與這座白色墓宮有關,憑藉着這些線索他們應該可以比較順利的找到古老王。

    穿過了一個漫長畫廊,兩邊掛着的貌似都是古老王個人收藏的一些石版畫。

    “記住,別去看那些畫,那裏面有心靈系的陷阱,一旦誤入了某幅畫的陷阱,就等於遁入到幻境、夢境裏,難以自拔。”方谷宛如曾經到過這裏一般,竟然事先提醒衆人。

    柳茹是血族,自身也懂得心靈蠱惑與夢境製造,她自己都險些被石畫給勾住了魂魄,方谷提醒了之後她頓時渾身冷汗淋漓。

    “好強的勾魂圖,這麼多幅佈滿了石壁,超階法師要是不留神都會徹底沒了魂魄,永生永世困在幻境裏面……”柳茹心有餘悸的說道。

    越是懂得蠱惑與夢境之術,便越能夠體會到其中蘊藏着的可怕力量,這一定是秦王-嬴政阻止外人打擾他的機關。

    他沉睡兩千多年,除非是像門口那些永不凋零的石傭能夠存活至今,其他生物多半是無法爲他守護陵墓,所以他的陵墓內必定會有各種機關陷阱,讓闖入者迷失、死亡……

    “話說我們走了這麼久,這畫廊怎麼還沒有到頭啊?”張小侯提出了一個讓大家忽然間意識到不對勁的疑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