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墓宮

    雕像,裏面全是個個栩栩如生的雕像,加之所有的雕像都是由白色的玉石構成,看上去與女子白皙玉滑的肌膚也極其相似。

    最重要的是,這些雕塑也全部是身材婀娜、纖纖玉足的女子,她們姿態各不相同,或低頭、或行禮、或跪拜、或微笑,從她們身邊走過的時候便感覺真的像一位帝王有後宮佳麗排成長長的龍隊恭迎。

    而爲了更表現出這些女子都是王的寵們,她們在雕刻的過程中並沒有衣裳,一絲不|掛,那千嬌百媚,那玉|峯****,真的很難將她們僅僅看做是玉潤光滑的雕塑……

    這壯觀之景讓柳茹和蘇小洛都臉頰通紅,莫凡、張小侯、方谷三個大男人也是面露尷尬,只能說這位秦王有着強烈的收集癖好,包括女人,這麼多的雕塑竟然看不到重複,每一個都有着獨特的韻味與嫵媚。

    “猴子,你喜歡哪個?”莫凡推了推旁邊張小侯的胳膊,低聲問了一句。

    “凡哥,我現在腦子裏沒這些,只是想着儘快抵達古老王那裏,畢竟還有那麼多人等着我們……”張小侯一本正經的說道。

    “所以,你喜歡哪個?”莫凡喜歡苦中作樂,就算做再正經的事情也不能阻止人類最原始的幻想。

    “這個……”張小侯臉紅了起來,小聲的說了一句,“我喜歡旁邊這個活的。”

    莫凡看了一眼旁邊的蘇小洛,不由的笑了笑。

    再美的雕塑,再完美的身段,再絕倫的容顏,終究都是一堆死物,好不過一顰一笑都能夠牽動心絃的鮮活妹紙。

    “這裏不會跟畫廊一樣,一直走不到盡頭吧?”蘇小洛終於忍不住發出了這個質疑。

    兩排玉滑雕塑實在太多了,每一尊又似乎各不相同,有一種踏入到那個無盡畫廊裏一樣……

    “呃……應該只是太多。”莫凡指了指前面,示意前面已經沒有了。

    ……

    果然接着往前走,雕塑已經沒有了,莫凡和張小侯的心態不太一樣,他全程是看過來的,跟在她身邊的柳茹沒少給他白眼,可莫凡覺得這沒啥不好意思的,這是對藝術的追求,人類無論是在死境還是絕境都不能停止對美好事物的嚮往,否則又和鹹魚有何分別?

    “前面怎麼黑了?”張小侯走的比較靠前,他忽然開口說話了。

    “沒路了???”方谷也愣了一下。

    接着往前走,前方出現的卻是一個漸漸狹窄的玉石平臺,兩邊竟然化作了空無黑暗,有一種正逐漸順着坡道走向懸崖的感覺。

    “唿唿唿唿唿~~~~~~~~~~~~”

    黑色的狂風發出了嗚咽,不停的在石臺懸崖兩側盤旋着,似乎人只要稍稍不踩住地面就會將其刮到萬丈深淵裏。

    張小侯是風系法師,他將自己的意念往周圍探去,卻又很快驚慌失措的縮了回來,一臉駭然的說道:“這是一種非常高品的風種,連我的意念都傳遞不出去,估計君主級的那種彪悍之物都會被直接撕成粉碎!”

    黑風凜冽,看上去就像是有數萬把黑色的鐮刀在頭頂和兩側狂舞,如果真的按照張小侯說得那麼可怕的話,除了石臺懸崖可以落腳之外,其他一片空曠的黑暗都是死絕地帶!

    “前面真的沒……咦,好像有橋!”柳茹視覺比較好,立刻驚喜的說道。

    沒有路,周圍又是死絕之風,倘若沒有橋出現還真是讓他們束手無策了,還好石臺懸崖的盡頭出現了拱橋,也不知道爲什麼剛纔走過來的時候就是看不到這些白色飛揚的拱橋!

    拱橋並非是那種流水小橋,而是建造磅礴恢弘的飛天拱橋,那灰白色的橋身簡直就是蛟龍飛掠,沒入到更深的黑暗裏。

    蛟龍拱橋一共有十座,一眼望過去都見不到盡頭,張小侯之前說的那些死絕之風雖然鐮刀狂舞,但蛟龍拱橋上似乎不受這種力量的摧殘……

    也就是說,大家要想繼續往前行就定要過這蛟龍拱橋了。

    “走吧,橋上沒有那種黑色的風,應該可以相安無事的抵達祭壇血王座。”張小侯說道。

    “等等!”蘇小洛急忙拉住了要走過去的張小侯,神色緊張。

    方谷臉色也不太好看,他聲音低沉的道:“這恐怕是九死一生橋了。”

    “九……九死一生橋???”柳茹一聽到這個名字都感覺不寒而慄。

    九死一生!!

    這裏一共就有十座橋,也就是說十座裏面唯有一座是真正通往祭壇血王座的,其他九座全部都是死地!!

    張小侯也驚訝的有些說不出話來,他將期望放在了方谷和蘇小洛那裏,但願他們能夠通過古訓來找尋到那條通往血王座的橋來!

    “九座死門橋,一座生門橋,我們古訓中是有提到過,可裏面並沒有提到哪一座橋纔是生門橋。”方谷很確定的說道。

    “那怎麼辦啊,十選一,這概率也太低了吧??”柳茹心急如焚的說道。

    “也不算十選一,我們這裏有五個人,真要做出抉擇的話,概率大概是二分之一吧。”莫凡倒是很理智的說道。

    方谷點了點頭道:“沒錯,我們五個人選不同的橋走,概率會大大提升,只是……你們真的要這麼做嗎?”

    方谷自己倒是無所謂,他本就是救贖名義而來,在去審判會受刑之前能夠來到老祖宗的陵墓他已經死而無憾了,可莫凡、柳茹、張小侯、蘇小洛不一樣,先不說莫凡和張小侯之間的兄弟情誼,單單是柳茹和莫凡、張小侯和蘇小洛之間多半也是共同進退。

    這橋,究竟要如何過?

    一起走,大家共生共死,那整座百萬之城能夠見到黎明的概率只有十分之一。

    分開走,就意味着感情深厚的這幾人就此陰陽分隔,古都浩劫化解的概率變成了二分之一。

    九死一生橋,這考驗的真是闖入者最難以做出的抉擇,更可恨的是,哪怕分開走都死的概率還有50%!

    “你們自己做選擇吧。”方谷往地上一坐,顯然知道這一次選擇是有多艱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