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四人全部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正在做着思想掙扎他們並沒有注到他們身後的一塊高聳而起的石碑上其實有一塊邪眼銅鏡。

    有邪眼銅鏡的地方,危居村的人便可以看見,所以他們此刻的艱難處境也落入到了鐘樓那羣人的眼裏。

    不得不說莫凡等人遇到的難題連銅鏡之外的高層們都沉寂了,替他們萬分着急,更爲這座城市心急如焚!

    “這還有什麼好考慮的,每人走一座橋,二分之一的概率不小了!!”獵者聯盟的長老楚嘉打破了安靜,恨不得將自己的聲音傳到那幾個人的耳朵裏。

    “你說的輕鬆,他們願意跳入到煞淵已經是做出了很大的抉擇,現在要他們選的是死,以及身邊的人一起死……”獨蕭終究更講人情味一些,忍不住開口了。

    “可他們不想想肩膀上擔着什麼!”楚嘉說道。

    “那是我們無能,最後卻將這樣的重任別無選擇的壓在了他們幾個年輕人身上。不管他們做什麼選擇,我覺得我們都應該尊重。我相信支撐他們走到現在這一步的並非是個人信念和偉大救世之心,而是對身邊之人堅定不移的情誼。共同進退,無所畏懼;孑然一身,舉步艱難。”獨蕭用厚重的聲音說道。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種感受,在他成爲獵王的那一刻,便是孑然一身,再多的榮耀,再豪情壯志,再多的決心,都化作了烏有,都變得毫無意義。

    獨蕭能夠理解他們四人此刻的心情,也希望在場的所有高層不要以任何沉重的道義去綁架他們的選擇,他們在跳下煞淵那一刻已經爲所有人做出了犧牲,究竟是共同進退,還是各走生死橋,他們都沒有資格指責!

    “莫凡是爲張小侯來古都的,我聽說他本應該在爭取提名票的比賽上……”妖男緩緩的開口說道。

    “蘇小洛救過張小侯的命。”

    “那個女孩好像是因爲莫凡才一起跳到煞淵的。”

    “換作是我,已經精神崩潰了……”

    “是,這個包袱太重了,讓人根本喘不過氣來。”

    ……

    死門橋!

    生門橋!

    十座飛揚的恢弘拱橋飛掠過黑色狂風的空崖,宛如每一座都抵達的是死亡,也如無盡的黑暗那樣根本看不到頭。

    怎麼選,都心如刀絞。

    張小侯看着莫凡,他根本拿不定任何的主意。

    要他做出犧牲,他可以做到,可要他選擇一條橋,然後眼睜睜的看着莫凡、蘇小洛踏上另外一座無論是生是死都永遠相別的橋,那跟直接殺了他沒有什麼區別,他會跳入這裏,便是不希望失去這兩位最重要的人。

    失去的感覺,他體會過了,真的不願意再經歷一次!!

    “凡哥……我聽你的。”張小侯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口對莫凡說道。

    張小侯沒有了主意,他只是想選擇莫凡,選擇絕絕對對的相信他。

    莫凡很久都沒有說話,他注視着這十座飛揚的蛟龍拱橋,好像要從這些拱橋中的不同中看出一些線索來,可事實上這些拱橋都是一模一樣的,好像選擇哪條道路通向的地方也是一樣。

    “方谷,這所謂的死門是絕對的嗎?”莫凡嚴肅的詢問道。

    到了此時此刻,莫凡已經樂觀不起來了,接下去的抉擇關係的有些太重,無論是背後一座城的人,還是就此徹底永別,都不是莫凡能夠輕易下的決定。

    “或許是相對而言吧,我想就算是連君主級生物都會滅殺的煞淵其實也不是絕對的死亡禁地,強如禁咒級別的法師興許可以穿……而生門橋,那也不一定就是安然無恙的活着,誰又知道血王座上的那個老祖宗是不是更加殘暴。”方谷說道。

    方谷的這句話讓莫凡目光有東西在閃爍,似乎已經有了決定。

    莫凡看着柳茹,柳茹目光有些閃躲,沒等莫凡詢問她,她已經先開口說道:“我聽從你的,你要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莫凡點了點頭,指着一座橋道:“我們走這條橋吧,一起走。”

    方谷見到莫凡的選擇,臉上倒有了一些疑惑,他不明白爲什麼莫凡要這樣選,明明五個人走不同的橋會增加概率,難道莫凡對那百萬人城就真的那麼冷漠?

    “你確定?”方谷認真的問道。

    “我只是不明白,爲什麼要按照他的規則來做,一個已經死了兩千多年的人縱然他有通天的本領,那也有掩埋和被擊垮的時候,就算是死門,那也不一定就是死!”莫凡回答道。

    方谷聽到他這番話不由的愣了愣,苦笑道:“你想法很不錯,只是到時候是否有那個能力解決又是另外一回事。”

    莫凡聳了聳肩:“無所謂了,我不想遵循一個死人的規則,要就一起闖,一起活下來,要就一起死。

    莫凡已經邁開了步子,與其浪費那個時間,還不如早點往前行,哪怕是死門也會有更多的時間想方設法去解決。

    “行,那我就不跟你們同行了,祝你們好運。”方谷說道。

    ……

    銅鏡外,衆高層神色變得越發的難堪。

    他們並不希望莫凡等人一起走一座橋,那樣確實將概率降到最低,唯一慶幸的是方谷自己走了其中一條橋,讓十分之一變成了五分之一。

    五分之一,也不算渺茫,唯有祈禱天佑古都。

    ……

    順着白色的恢弘拱橋前行,不知不覺四人已經深入到了黑暗裏。

    回頭看去,懸崖石臺已經不見了,前方道路漆黑一片,身後又是黑風四起,宛如走在一個架空的橋樑上,隨時都可能直接墜入萬丈深淵裏……

    “怎麼什麼都沒有啊?”蘇小洛最開始有些慌了。

    她是危居村的人,對九死一生橋多半是有耳聞,她沒有莫凡那種敢於打破規則的魄力,她只是覺得若是選的真是死門橋,他們必死無疑!

    “我們現在倒回去有用嗎?”柳茹弱弱的問了一句。

    “應該沒有用吧,古老王對空間系魔法的運用登峯造極,想來我們踏入橋樑之後便無法回頭了。”張小侯說道。

    “我早就試過了,回頭沒用……”莫凡說道。

    “凡哥,我以爲你是很堅定的往前走的。”張小侯說道。

    “堅定個雞毛。現在還沒有到祭壇,我們多半是走死門橋了,打起十二分精神來,不管發生什麼都要冷靜應對,那死鬼搞的什麼玄玄乎乎的東西我根本不信,我就信團結就是力量!”莫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