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都好像要沖澎湃的血管中涌出來莫凡全身漲得一片血紅血紅,再加上渾身燃燒起的烈焰,使得它整個人處在一個火山噴的邊緣。

    “噢噢噢噢!!!!!!!”

    一聲狂吼,霎時鮮紅至極的烈焰形成了一個火鳳形態從莫凡身上飛出,一下子竄到了前殿的天頂,燒出了一片震撼的火雲!

    “成功了???”柳茹見到莫凡氣勢澎湃狂然,頓時欣喜無比的叫了一聲。

    方谷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他完全沒有料到莫凡這家伙真的火鳳沖天,從火系的中階巔峰邁入到了火系高階!!

    “星雲化星河,343顆星子!”莫凡激動的喃喃自語。

    整條火系星河就在莫凡的精神世界中流淌,比起之前拘謹的火系星雲更加恢弘壯麗,星光連成一片,唯美的在浩瀚的精神宇宙中流淌著……

    而343顆星子更是密集的在星河之中,它們一樣飛逝著、穿梭著……其中有49顆星子是要比其他294顆星子更加鮮艷明亮,更充滿活力,顯然它們就是莫凡已經強化過的那49顆星子了,其他294顆還處在雛形階段,光芒微微。

    睜開眼楮,莫凡感覺到周身飛揚起的火暈之中浮現出了一個星座的虛影,這個星座正是由343顆星子完全餃接在一起,完全描成圖而成,也就是說莫凡能夠將按照這個軌跡、圖案、星架完成星子與星子之間的聯系,星座孕育而生,充斥著毀滅之力的高階魔法-天焰葬禮也將形成!!

    然而,這個星座虛影只是一閃而逝,只看了一眼的莫凡根本無法記住它的整個軌跡與架廓,但掌握它將是時間的問題!!

    ……

    鐘樓,一群從戰場中疲憊歸來的強者們圍著銅鏡。

    這些人已經是盡全力了,現在能做的就只有祈禱莫凡等人這一路上順利。

    還好村長謝桑送來了一個神奇的銅鏡,可以讓大家看到他們所在,否則干等著一點消息都沒有,只會讓人更加崩潰。

    “怎麼樣了??”6虛臉色蒼白,身上還帶著傷都不願意去治療。

    “銅鏡能看到的範圍也有限,莫凡把妖蓮帶到了角落,不知道在干嘛,剛才有火焰卷起,感覺有點像突破火鳳。”左鋒說道。

    左鋒也修火系,他清楚的記得自己在踏入高階時身上就有火鳳出現,而剛才通過那光滑的地面的反射,大家確實看到了有火鳳火影竄起。

    “莫凡出現了,莫凡出現了,奇怪……妖蓮呢??”

    “是啊,妖蓮怎麼不見了!”

    “話說,你們沒覺得莫凡有什麼改變??”

    眾人七嘴八舌,加上他們每個人身上多半帶著傷,衣裳還有幾分襤褸,根本不像是一群掌控著城市生死的巨頭強者,而是一群乞討難民圍著什麼寶貝似的!

    “他們離開了,難道有出口出現了嗎?”左鋒說道。

    “好像是,可惜銅鏡看不到了,問題是那個需要禁咒才摧毀得了的妖蓮莫凡是怎麼將它弄死的??”

    “是啊,太不可思議了!!”

    可以很負責任的說,在場的這些高手們要是遇到了永生妖蓮,多半也無法將其摧毀,也就是說即便是他們闖入到了墓宮里,同樣會被困死在前殿內……

    然而莫凡也不知道用了什麼鬼法,一下子把妖蓮給變沒了,這讓一籌莫展的眾人疑惑不解的同時也異常的欣喜!

    他們順利過了前殿,按照謝桑這位村長所說,接下去就到九死一生橋了,過了橋便能夠看到古老祭壇上坐著的王!

    很近了,離古老王很近了,到了古老王那里一切就變得有可能,城不用葬,人不用死,甚至亡靈大軍也可能退潮……

    “我以為他們無法過前宮殿,畢竟永生妖蓮確實太過神奇,但接下去的九死一生橋……唉,希望他們可以平安無事。”謝桑有些良心現的說道。

    洪俊死後,謝桑也相通了,他想彌補這次犯下的罪孽,這才交出了銅鏡來,好讓魔法協會的法師們能夠知道陵墓中生的情況。

    事實上謝桑也是前不久才意識到銅鏡並非是簡單的古畫,畢竟他在銅鏡里看到了正在攀爬階梯的莫凡等人……

    “九死一生橋是什麼??”神秘會白人立刻詢問道。

    “要抵達祭壇血王座,就必須過這九死一生橋,這里恐怕是墓宮最詭秘之處,古老王是允許我們這些後裔進入他的陵墓,但他似乎不太容許他的血統里出現一群廢物庸才,所以用煞淵來阻隔外人的同時,還在陵墓里設了這些為我們後裔者準備的考驗,永生妖蓮杜絕掉了弱者,而九死一生橋多半是篩選出有資格的人見他。”謝桑說道。

    古訓一直都在傳承,若不揭開煞淵之謎,危居村的人始終不知道他們守護的是什麼,而聯系起煞淵,再聯系起現在莫凡等人的經歷,那一切就了然了。

    只是了然歸了然,要真正抵達血王座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謝桑的話語讓氣氛變得更加凝重,他們幾個的實力都算不上很出眾,能夠摧毀妖蓮多半也是僥幸,那麼到了九死一生橋,若是出現更加不可能的考驗,他們豈不是全部會慘死在那里??

    這恐怕是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為了這場戰役他們流血犧牲,他們不願屈服于黑教廷的葬禮盛典,可一想到險而又險的陵墓需要幾位年輕的法師和一位屠殺的村長去完成,便又感覺一切更加渺茫。

    已經是下半夜了,亡靈的咆哮越凶猛,金色的結界不斷的晃動著,強大的山峰之尸已經不是第一次沖擊著結界,而那些迎擊山峰之尸的人更是死傷過半。

    風雨飄搖的城,似乎已經很難見到下一個黎明了。

    ……

    “好消息是,莫凡突破到高階了。”沉寂的鐘樓里,神秘會白人突然開口說道。

    “高階……這遠遠不夠吧?”6虛說道。

    “別人高階那確實遠遠不夠,但他到達高階,一切還不好說。”神秘會白人沉吟了一聲。

    大家只覺得神秘會白人是在自我寬慰,並沒有覺得這算是什麼好的兆頭,聊勝于無吧,畢竟剛剛突破了高階的法師除了魔能會更加充盈之外,星座是構架不出來的……更不用說覺醒的問題了。

    “奇怪,你們剛才有沒有覺得銅鏡里有什麼東西閃過?”一直盯著銅鏡的獨蕭突然間開口了。

    “有嗎,我沒太注意。”

    “我也沒有看見。”

    獨蕭眉頭一鎖,臉色忽然間變得難看了許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