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為什麼……為什麼還堅持著……”女長老凌溪目光劇烈的晃動著,她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這一個小小的青年法師還活在死門間里,他所面臨的困境比古都內城還要悲慘。

    古都內城至少是一個即將被黑色汪洋吞沒的孤島,而它連一葉扁舟都算不上!!

    “我們……真的應該逃嗎??”祝蒙緩緩的吐出了這句話來。

    逃,真的有意義嗎??

    逃避得掉這場浩劫嗎!

    大家所面臨的就是一個死門,假如一個青年法師他想活下去的決心就可以壘成一座骨骸之山,那麼敵人想要摧毀這座城市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絕望,絕望,一直都在絕望,那就在絕望中繼續廝殺,廝不開一片黎明,就戰死在無盡的黑暗!

    祝蒙不想逃,尤其是看到這一幕!

    “可這座城終究得留下什麼,否則就徹底滅亡了。”楚嘉說道。

    “假如真要留下什麼的話,那該下的是這個!”祝蒙用手指了指邪眼銅鏡,指著莫凡腳下高傲的骨山。

    這座城真的會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那要留下的絕對不是幾個苟延殘喘的法師、領袖和決策者,而應該是他們從沒有屈服過的心!

    無論是黑教廷,還是那個滅亡了兩千年再度腥風血雨的國度,要讓這座城滅亡,可以,但他們必定付出百倍、千倍、萬倍的代價!!

    不能就這樣讓黑教廷得逞,讓他們精心謀劃的浩劫留給整個世界一個恐懼的魔鬼陰影,令更多懦弱者臣服于這些喪心病狂的畜生,要讓全世界明白這座城即便被抹去了,活下去的決心足以堆砌成山,鋪滿成海!

    這才是要留下的!!

    高層有些人想逃,祝蒙明白。

    以他們超階法師的實力,若真的聯合起來的話要逃還是有活下去的可能。

    祝蒙不想逃,他本就不想逃,在看到莫凡面對這樣的死境還活著,祝蒙就更沒有一點逃的心思了!

    “我也會留下來。”一個聲音從階梯處傳了過來。

    獨蕭渾身是血污,身上披著一件皮斗篷,他的一只手垂落下來,手掌上全是鮮血,而他的另一只手……空蕩蕩,他的另一只手什麼都沒有。

    “頭兒!”妖男看到獨蕭回來,渾身不由的一顫。

    他人是回來了,可他一條手臂似乎留在了外面,頭發上都全是鮮血,若不是他自己先開口,恐怕都未必認得出來他是獵王獨蕭!

    “別自欺欺人,就剩下我們這些殘兵敗將,連山峰之尸我們都滅不掉,談什麼戰下去!!”長老楚嘉有些氣惱的罵道。

    楚嘉是主張逃,帶著少數人逃走。

    而少數人名單,無非是他們這些高層和其他領域的領袖,至于還在雨中祈求老天爺保佑的民眾們,他們是不可能列到名單上的!

    “你們也真是可笑,就因為這小子還活著,就要放棄制定好的逃亡計劃,哼,這小子到頭來還是死,誰會知道他在死門間做了什麼,幾千只骷髏而已,殺再多又有什麼意義,我們的敵人是黑教廷,是山峰之尸,是煞淵……你們自己看看他,他還能夠活幾分鐘!”楚嘉見眾人竟然動搖了逃跑念頭,頓時憤怒的罵道。

    “他沒死,至少現在沒死。”祝蒙堅持道。

    “好,好,好……”楚嘉已經氣得冷笑了起來,“我在給你們幾分鐘思考又有什麼關系,我就親眼看他怎麼死的,就因為這小子……你們這群人究竟是得有多可笑??”

    “哈哈哈,楚嘉長老,我很認同你的看法啊,他不過是一個靠吃灰塵養活自己的拉貨司機的兒子,你們把自己作為高層、領袖的抉擇押在他身上,真是最最可笑的事情了……依我看,你們還是乘早跪拜在我們撒朗大人的腳下,等你們都死了,到了永生廷里,你們興許可以繼續作為上位者,幫撒朗大人統治永生廷!”刺耳的笑聲從上方傳來,那個被捆綁在鐘樓上的瘋子穆賀怪聲叫了起來。

    “你給我閉嘴!”楚嘉極不耐煩的罵道,手掌一揮,更是掃出了幾道冰錐,狠狠的朝著穆賀的身上刺去。

    穆賀身上被冰錐扎出了血窟窿,可這家伙根本感覺不到疼痛一樣,竟然還在那里瘋狂的大笑。

    “你們知道嗎,這小子能進魔法高中,還是因為我的施舍……可笑的你們,竟然把賭注押在一個被我施舍才成為法師的小子身上,哈哈,哈哈哈哈~~~~~~~~”穆賀已經笑得癲瘋了起來。

    正如他說的,莫凡能進魔法高中還確實是他當年的施舍。他如今的修為可以到達這種境界,穆賀其實也很驚訝,但這場浩劫里他扮演的也不過是一個蟑螂螻蟻的角色,在撒朗大人主教大衣之下,沒有誰不會死!

    “瘋子,這個瘋子,為什麼不讓我殺了他!”

    “他巴不得死!”

    “會長,到底要怎麼做,您決定吧!”

    “是啊,會長,您來做決定吧。”

    會長韓寂站在那里,疲憊的瞳孔已經深陷在眼眶中。

    他此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做決定,或者說做任何決定其實都沒有什麼意義,影響不了什麼。

    韓寂只能夠將目光無可奈何的放在邪眼銅鏡那里,邪焰銅鏡之中,莫凡看上去精疲力竭了,就和大家現在的處境一模一樣。

    依舊有骷髏在往上爬,那只一直在旁邊觀望的血骷骨臣也像極了大家難以抵擋的山峰之尸……

    逃,還是戰?

    留下少部分人,還是留下那不屈的信念??

    ……

    韓寂不知道怎麼做抉擇,但莫凡的抉擇卻一直都是明確的!

    骨堆嘩啦啦作響,時不時就滾落下一大片,它聳立得實在有些高了,莫凡稍稍一挪動就會有無數骸骨滾落。

    “咚!!!!”

    骨山一陣搖晃。

    “咚!!!!!”

    骨毯一片震顫。

    體型達到?十米的血色骨臣終于按耐不住了,這家伙目光射出殺戮之芒,正朝著莫凡所在的這座骨山走來。

    莫凡手在狂顫,不是因為害怕,而是他已經戰得超出身體的極限了,全身都在疲憊至極得痙攣、抽搐。

    握拳都變得艱難,抹一抹臉上的血,結果成了血涂得滿面……

    ……

    “現在,是你要抬著頭看老子!!”

    破音回蕩,莫凡像只野獸!

    他抽調出身體最後的力氣,拳頭在狂攣中握緊,狠狠的朝著那只血骷骨臣的腦門上砸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