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現在你們滿意了嗎?”楚嘉指著那一堆骸骨,冷諷道。

    人已經死了,要不是有這邪眼銅鏡又有誰會知道它埋在那連綿的骸骨堆中,它殺了再多又有誰知道,毫無意義!

    大家都在注視著邪眼銅鏡,他們看到了莫凡跌落,看到他被掩埋,看到那只統領級的血骷髏再一次朝著他邁去。

    很顯然血骷髏是不會讓莫凡那麼輕易長眠的,它要一腳將埋在白骨中的莫凡給踩扁!

    這就是頑抗的下場,這和一開始就被殺死沒有什麼區別!!

    逃,這是這座城唯一的命運,別在管可笑的信念,沒有什麼人會去憐憫這種信念,活下去才是真的,就算是拋棄那些民眾活下去,那總該有活的,道義在絕對的滅亡面前是最沒有必要的!

    “咚!!!”

    “咚!!!”

    骨堆在顫動,感覺腳步聲都已經從邪眼銅鏡之中傳出,祝蒙、獨蕭、妖男、左鋒、凌溪、韓寂等人目光都沒有移開,他們注視著邪眼銅鏡,目睹著那只五十米高的血骨臣狠狠的往莫凡所在的位置踩去!

    遍地的骨骸,可唯一一個有血有肉的就只有莫凡,所以下一秒必定是莫凡的鮮血從那些白色的骷髏堆中滲透出來,鮮艷無比,鮮艷得令人痛心與肅然起敬!

    “時間不多了……恩??”凌溪剛想說話,突然間看到邪眼銅鏡之中翻騰起了一堆白花花的骨浪!

    邪眼銅鏡內,白色的碎骨漫天飛舞了起來,大家俯視下去竟然有些看不清那里究竟生了什麼!

    隱約中,大家看到了巨大的光冕散射,照耀到了小小的天穹之中,將那片死門間的天空染成了一片妖異的血墨色,感覺像是有一輪統治了上空的邪月當空,預示著什麼即將降臨!

    “怎麼回事??”祝蒙急忙問道。

    “不知道,好像有什麼力量沖天而起,邪眼銅鏡都受到了震蕩。”一直盯著邪眼銅鏡的妖男說道。

    畫面劇烈的晃動著,連邪眼銅鏡都遭到了波及,當漫天的白骨如雪花一樣掉落之後,他們這才勉強看見之前那個血墨色光冕的來源,正是那只骨臣一腳踩下去的地方,也是莫凡躺下的葬地!

    “嗖嗖嗖嗖嗖~~~~~~~~~~~~~~”

    邪眼銅鏡就類似一個瞳孔,瞳孔映著死門間整片天地,讓眾人吃驚的是那個妖異的光冕正肆意的席卷出一股震天動地的氣息,威力強到連邪眼銅鏡都出現了裂痕!!

    “那……那是什麼!!”裂痕銅鏡內,一個渾身飛舞著烈焰的妖異之軀立在巨大的光冕之中!

    那只是一個人形,可卻穿著地獄烈焰之衣,朝著周圍涌出去的血墨色焰舌不斷的分化成一片片火羽,翩翩起舞。

    火羽並不聖潔,透著一股子邪性,更像是從魔鬼身上掉落的鱗羽,一旦飛離到很遠的地方,這邪性火羽就會自己融化成空氣里。

    巨大光冕踩在腳下,渾身邪羽飛散,四方又有玄紫的雷電在亂舞,像桎梏著一身龐大力量的鎖鏈披在身上,肩膀上、手臂上、腳下全部都有……

    “怎麼回事??那是什麼怪物???”

    “莫凡呢,為什麼看不見莫凡?”

    人形怪物頭倒擺,修長硬直,妖異的倒扣在他的背後,他的手頎長,有鋒利的爪子,整條手臂輪轉著之前那些鎖鏈一樣的雷電,劈啪作響。

    臉上、身上全是血墨色的祭紋,似乎還封印著一個更加可怕的靈魂,一旦釋放,遮天蔽日!

    “它……它好像……就是莫凡!”獨蕭忽然間響起了什麼,滿臉錯愕的說道。

    妖男與獨蕭互望了一眼,對于這種詭變他們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當初軍方一個試驗品逃脫,正是他們兩個負責將其捉拿回來的!

    “你說什麼,那是莫凡?”神秘會白人說道。

    “人怎麼可能變成那副樣子!”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