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死一生橋開始崩塌,一段段古老的玉石化作了無數段墜落到了那黑色的萬丈深淵之中,又被那黑色的風給切成碎片。

    真正的橋只剩下一座,那就是通往陵墓的祭壇。

    祭壇藏在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像是一個不知道停浮在冰冷、亙古、黑暗宇宙中多少年的石臺山。

    祭壇呈現冰冠的形狀,下面的石階巨大無比,比人還高處了好幾倍,階梯也根本不是給人攀爬的,更像是給天神巨人登用。

    遠遠看去的時候,這個祭壇上還有紅色的絲綢垂落,一束一束,分佈在每一級巨型階梯的棱角位置,等走近了之後才知道紅色垂落的根本不是絲綢,而是黏稠到了一定程度正灌溉而下的血瀑布。

    棱角位置,修成龍之顱,瀑布之血從龍口中吐出,高高的垂落下來,還可以聽到跟瀑布一樣的隆隆響聲。

    張小侯倒是記得在內城的博物館屋檐上,似乎也有這種相同的吐水之龍,但博物館那的分明就是飛檐排水,一到下雨天便美麗壯觀,但這個祭壇的龍之吐水就看得令人毛骨悚然,不知道那究竟是紅色的液體,還是真正的鮮血……兩千多年還能夠流淌的鮮血。

    順着石長梯往上走,整個祭壇也開始層次收縮,越往上階梯就越窄,漸漸的已經到人可以一步跨開的程度了。

    “可以看見祭壇頂了,上面應該就是方谷說的血王座。”蘇小洛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蒼白的小臉上露出了幾分欣喜之色。

    千辛萬苦,終於抵達了這裏!

    但願還來得及!

    那麼多人的性命,雖然這個祭壇看上去實在可怕,又漂浮在無盡的黑暗之中,但一想到百萬之人困在死城內即將成爲黑教廷撒朗的盛典葬品,上面是刀山火海也得闖一闖。

    “我們到了,我們到了。”蘇小洛第一個攀上了最後的階梯,激動的對身後的張小侯說道。

    張小侯疲倦的邁了上去,他目光朝着這個滿是白色玉石的祭壇頂部看去,果然最中央的位置上有一塊巨大的翡翠!

    翡翠呈現紅色,晶瑩剔透,它棱角飛揚,看上去就像是無數柄劍倒插着組成一個氣勢凜然的王之寶座……

    這就是血王座了!

    那麼血王座上的人,必定是古老王-嬴政!

    張小侯深呼吸了一口氣,邁開步子往前走去。

    血王座上確實有一人,不知是死是活,他穿着黑色的鎧袍,這鎧袍明顯就是歷史悠久之物,但依然反射着寒光,甚至能夠看到鎧甲上面映着正怯生生靠近的有些卑微的自己!

    血王座上的人就坐在那裏,一隻手撐着自己的臉頰,身體微微傾斜,帽盔的邊沿落下的陰影正好藏住了他的面孔,能借助祭壇火光看到的唯有他凌厲的下巴和邪性勾起的脣角!

    像是小憩,又像是在思考,總之絕不像是一個死人!!

    張小侯額頭上全是汗水,他從沒有想到一個已經死亡兩千多年的君王會帶給自己如此巨大的壓迫感,在張小侯腦子裏,這個傢伙隨時都會站起來,然後用那雙足以令人魂飛魄散的眼睛直勾勾的凝視着自己,到那時自己恐怕會連站都站不穩!

    “我很詫異……”

    忽然,坐在那裏的人說話了!

    張小侯、柳茹、蘇小洛全部嚇了一跳,頭皮都要炸裂開了。

    “你們是怎麼走出死門間的?”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並且緩緩的擡起了下巴。

    火光緩緩的驅散了他臉上的陰影,一個兩鬢花白的熟悉面孔露了出來,其寬厚的嘴脣呈現絕對的暗紫色,紫紋還延伸到了側臉頰,使得這張嘴看上去更加鬼邪!

    “怎……怎麼是你!”柳茹第一個發出了驚聲。

    這張臉,他們幾個並不陌生,因爲那正是獨自走了其中一個橋樑的方谷!

    張小侯也驚呆了。

    他現在有些分不清這究竟是古老王-嬴政,還是走對了生死橋的方谷,因爲他整個人氣質都不一樣了!

    “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你會坐在這裏??”張小侯不可置信的說道。

    “我爲什麼不能坐在這裏??”方谷笑了起來。

    “古老王呢?”蘇小洛急忙問道。

    “我就是。”

    “你是方谷。”

    “現在不是了。一切和我猜測的一樣,真正的古老王早已經在歲月之中消逝,留下的不過是一具和他皮囊粘在一起的鎧袍以及這個號令亡靈國度的血王座。”方谷站了起來,身上的鎧袍立刻發出了尖銳的金屬聲音。

    “什麼意思?”張小侯質問道。

    “誰最先抵達了這裏,誰就繼承古老王的一切,他的這座白色宮殿,他一手創造的亡靈國度,他無窮無盡的魔力,他無與倫比的智慧……”方谷聲音也透出了一絲奇怪的金屬之音,正迴盪在這個空蕩蕩的祭壇頂部。

    “那你還坐在這裏幹什麼,快讓亡靈大軍退去,讓山峯之屍離開,停止煞淵的空間漂移。”蘇小洛急急忙忙說道。

    方谷聽到蘇小洛這番話,立刻大笑了起來。

    他的笑聲非常的奇怪,明明是從喉嚨裏發出,卻感覺有別的東西躲藏在其皮囊裏,代替他發出這個聲音。

    “你笑什麼?”蘇小洛有些氣急敗壞的道。

    這個時候,張小侯卻拉了拉蘇小洛,示意她到自己的身後。

    蘇小洛看到張小侯無比嚴肅的表情,似乎也明白了什麼,漸漸的往後退了幾步。

    “可笑,我的士兵、我的將臣、我的君侯要幫我拿回屬於我的都城,我爲什麼要阻止??”方谷笑聲隆隆,聽上去更加的駭人。

    張小侯、柳茹、蘇小洛都在慢慢的往後退。

    現在他們已經分不清究竟是穿上鎧袍的方谷,還是藉着方谷之身復活古來的古老王-嬴政,無論是他那面目全非的屍鬼模樣,還是他發出的變幻詭異的聲音,都表明這絕不是什麼善類!

    “他到底是不是方谷??”蘇小洛低聲問道。

    “恐怕不是了!”柳茹說道。

    若是絕對的活人,柳茹是可以嗅到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活人氣息,事實上柳茹根本感覺不到這個穿着鎧袍的方谷的氣息。

    方谷或許覺得古老王已經死去,自己穿上鎧袍就坐擁一切,但從他那扭曲的人格來看,方谷纔是被取代的那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