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現在怎麼辦??”蘇小洛低聲問道。

    好不容易抵達了這裏,誰知道方谷卻變成這個樣子,他根本就沒有阻止這場浩劫的心,或者說從一開始這傢伙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內心無比污濁!

    “血,還要更多的血。”方谷那雙眼眶忽然間變得空了,感覺像是被挖掉了瞳孔,裏面隨時都會鑽出一個鬼邪來!

    他站了起來,身子顯得幾分僵硬和遲鈍,但他渾身散發着一股子狂躁的血腥味,嘴張開完全是要生吃了他們幾個人。

    “他開始變屍了!”柳茹拉着兩人迅速的往後退去。

    一開始方谷身上還有那麼一點點生人氣息,從他的言語來看也保存着一絲原本的記憶,可這會他身上瀰漫出來的全部是腐屍之味。

    這根本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已經存放在這裏很多年已經腐化、變質了的怪物,甚至連靈魂都被死死的纏住化作了貪婪的厲鬼!

    方谷已經死了,連靈魂都被取替了,剩下的不過是一具跟外面屍物沒有什麼區別的空殼!!

    穿着鎧袍的方谷撲了上來,他的手變成了青色長毛的爪子,第一個目標就是蘇小洛。

    鮮血,需要更多的鮮血,要想讓這位古老王真正復甦過來,便需要更多他後裔的血液來祭獻,蘇小洛身上流淌着的正是古老王正統後裔之血……

    “他應該還沒有獲得古老王的真正力量,殺掉他!”柳茹說道。

    方谷身上的氣息很邪,但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強大,興許他根本就不是古老王真正想要的身軀和靈魂,所以纔會像現在這樣變成一具屍變傀儡、空殼!

    活人變屍,這是相當可怕的邪術了,柳茹見方谷發狂的朝着蘇小洛撲咬過去,於是一把抓住了他,將他重重的往地面上摔去。

    手幻化成爪,柳茹沒有手下留情,將自己鋒利的血族之爪刺入到了方谷的心臟位置。

    原本柳茹以爲那件鎧袍將擁有極強的防禦能力,自己這一爪很難對方谷造成傷害,但是她的爪子輕易的穿透過了鎧袍的胸甲,觸碰到了方谷已經明顯腐爛掉的肉,輕易的刺入了他的心臟。

    裏面的那顆心臟早已經不會跳動了,更有黑色的血水溢了出來,柳茹急急忙忙的收回自己的收,滿臉詫異的看着方谷。

    不堪一擊!

    這個方谷根本不堪一擊!

    他屍變的力量和防禦,也不過相當於一隻奴僕級的腐屍,看着倒在地上已經開始抽搐的方谷,見他面容扭曲的醜陋模樣,柳茹忽然覺得他有些可悲。

    繼承了古老王的魔法,掌控了亡靈國度?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早已經被這件鎧袍給抽得只剩下一具空殼了,連靈魂都沒有剩下。

    他不過是真正古老王復甦的祭品,這兩千多年來的某一個。

    方谷黑色的血溢出,身體漸漸的和那件鎧袍脫離,倒下的赫然是一具乾癟的皮囊,就連頭髮都變成了枯草。

    而那件黑色的鎧袍,吸食了方谷所有生命能量之後,它像一個幽靈一般飄回到了血王座上。

    明明鎧袍之中空空如也,卻可以像活人一樣支撐着坐在上面,鎧帽下宛如有一雙深紅鬼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們這裏每個人,透過身子看到靈魂深處,內心的一切都被輕易洞悉。

    “這件衣服不能穿。”柳茹倒吸了一口氣。

    原來可怕的根本不是穿着這件鎧袍的方谷,而是這件透着邪氣的鎧袍!!

    “嗡~~~~~~~~~~~”

    三人不知如何是好之時,整個祭壇忽然間發生了劇烈的晃動。

    黑色的空間出現了扭動,時而螺旋,時而彎折,時而出現莫名的斷層,一股凜冽的空間之風也從三人的頭頂上方緩緩的卷落下來。

    張小侯擡起頭,卻發現黑色的頭頂上漸漸出現了一大團狂屍組成的黑雲,一個個猙獰的頭顱如風一樣飛舞着,發出了尖銳痛苦的咆哮聲。

    “祭壇在轉贓…難道說煞淵要進行下一次空間漂移了??”柳茹說道。

    算算時間,黎明已經到來,那正是煞淵最後一次空間漂移的時候,古老王既然要復甦的話,那麼他最理想的地點必定是內城,他既然要成爲亡靈國度的至高無上統治者,那麼就一定不會讓他的國度裏出現活人!

    “血,剛纔方谷說需要更多的血,難不成古老王的復甦需要一個龐大的血池,也就是以內城那些人做祭品??”蘇小洛忽然間響起了什麼,急急忙忙說道。

    百萬之人,一旦墜入煞淵,何止是一個血池,完全是一座血海,那麼所有的活人就全部都是祭品!!

    黑教廷一定是通過什麼方式獲知了這一切,所以才能夠爲所欲爲的控制煞淵。

    與其說他們是爲他們自己慶祝一個死亡盛典,倒不如說是他們這一切就是爲了復活這個已經死亡了兩千多年的亡靈之祖!!

    祭壇劇烈晃動,他們已經有些站不穩了。

    “怎麼辦,我們麼有時間了!”柳茹此刻腦海一片空白。

    張小侯爬了起來,那雙眼睛死死的盯着古怪無比的鎧袍……

    嘴脣已經被咬破,張小侯從晃動的地面上爬了起來,施展出風軌朝着王座上空蕩蕩的鎧袍衝去。

    “別,別這樣做,你會變成下一個方谷的。”蘇小洛知道張小侯想做什麼,急忙叫了起來。

    “管不了那麼多了!”張小侯沒法去考慮,空間已經在變幻,多思考一秒的時間都沒有。

    ……

    衝到了鎧袍前,張小侯立刻感覺到一股無窮無盡的魔力在催促自己穿上它,似乎穿上這件鎧袍一切的災難都會迎刃而解!

    回頭看了一眼蘇小洛,像是爲了記住她的模樣,下一秒張小侯已經撞向了這件鎧袍。

    鎧袍擁有吸扯之力,一旦有人撞上來,這件鎧袍就會自己分解,然後迅速的依附在那個人的身上。

    張小侯在做出這個選擇的時候就有些後悔了,因爲他感覺到這件宛如一個張開大嘴的魔鬼,就等着自己這種人自己鑽進來……

    後悔也無用,張小侯閉上了眼睛,他只是希望自己真的變成方谷那樣乾癟之前,真的能夠號令亡靈大軍,哪怕只是一個念頭。

    然而,就在那些邪惡的鎧袍要裹住張小侯身體的時候,一雙有力的手卻抓住了他,並狠狠的將他往血王座之外拋去!

    張小侯直接被扔了出去,在半空中翻轉之時,他卻看到了一個剛毅的背影!

    這個背影無比熟悉,當初會加入軍法師,正是這位可以與翼蒼狼單打獨鬥的男子帶給自己內心巨大的衝擊……

    “總教官!”

    張小侯跌落在地上,那雙眼睛卻一下子溼潤了,竭盡全力的嘶喊了一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