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靈隱審判會

    清泉緩緩的流淌過傾斜的小石壁,滋潤了上面刻着文字,它們在夕陽下熠熠生光。

    一小片竹林,泄落下金色的光芒,一張簡陋的石桌與幾張石墩,儼然成爲了靈隱審判會經常和別人談事情的會議桌。

    “飛機,還要賠嗎?”莫凡用手敲打着石桌,認真的質問這兩名帕特農神廟教職人員。

    “不……不用,我們有買保險,小事情,小事情。”格洛肯滿臉友善的笑容。

    這次他的笑容是真誠的,不再是那種目中無人的彬彬有禮,說實話坐圖騰玄蛇這趟飛機回來的可怕經歷還在他腦子裏揮之不去。

    難怪那些老祭司都特別提醒自己,不要在中國惹是生非,尼瑪城市裏有一頭這樣大的蛇,市政府都不管一下的嗎,民風何其彪悍!

    “人還帶走嗎?”莫凡指了指旁邊的心夏,完全變成了一個拿着教鞭的班主任。

    “這個……莫凡兄弟。”

    “以後叫我老師!”

    “莫老師,葉心夏小姐確實非常適合在我們神廟學院,我們其實也只是執行命令,真正看中葉心夏小姐天賦的還大有來頭。”格洛肯有些沒臉沒皮的說道。

    葉心夏一旁也覺得暗暗好笑,這個格洛肯被打了一頓之後,格外的老實啊,和之前那副趾高氣昂的模樣判若兩人。

    “管你什麼大來頭,我家姑娘我說的算,你們自己坐飛機回印度去,告訴你們那個大來頭的,我們心夏國內呆得好好的,不需要去你們那!”莫凡說道。

    “是希臘……”格洛肯重新強調了一遍。

    “都一個樣!”莫凡說道。

    “這件事我們恐怕不能答應你,事實上我們在選擇學員這一塊上是非常嚴格的,要麼看不上全世界的學員,要麼選中了我們就不鬆口……”格洛肯挺着胸把這番話給說完來,但很快他又回過頭往西湖方向看了一眼。

    “態度這麼堅決?”莫凡反問了一句。

    “我們並沒有玩鬧,確實是誠心邀請葉心夏姐入神廟學院,我們若是沒有帶回大導師看中的學員,大導師不會讓我們好過的。”格洛肯說道。

    “那沒法談了,我讓圖騰玄蛇送你們回印……哦,希臘。”莫凡站起身來。

    格洛肯、狄凱厄斯哭喪着臉,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莫凡,你先別那麼衝動,聽他們把話說完吧。”唐忠勸說道。

    “是啊,莫老師,你也應該知道葉心夏小姐腿部是怪疾所致,我們帕特農神廟專治各種疑難雜症,葉心夏小姐在我們那裏求學期間,興許可以尋到治癒她自己的辦法呢,就算不能,我們的那位大導師也會想盡一切辦法。我們之所以這麼着急的將葉心夏小姐帶回去,正是希望她能夠早點獲得治癒,畢竟大導師極其繁忙,即便是她的學員,她也最多指導幾次。”格洛肯立馬說道。

    莫凡將目光落在了心夏身上,心夏也在看他。

    “你這話當真?”莫凡質問道。

    “我們已經和鹿平教授說過了啊,難道鹿平教授沒有告訴你們嗎?”格洛肯說道。

    莫凡搖了搖頭。

    格洛肯一陣苦笑。

    “莫老師,您要相信我們帕特農神廟,您還比較年輕,想必對世界各大勢力瞭解不是特別多,但您可以問問唐忠審判長,只要我們帕特農神廟願意治的人,就沒有治不好的,甚至復活之術也掌握在我們手上,只要條件足夠,死人亦能復活。”格洛肯說道。

    莫凡也不是不知道帕特農神廟,當初許昭霆變身詛咒畜妖,王小筠被粉碎了靈魂,便都聽聞只有帕特農神廟才能夠救他們。可莫凡終究對這個組織還不是太過了解,這需要唐忠來給自己一些意見。

    “莫凡,格洛肯說的並沒有錯,甚至帕特農神廟比他說的還要神奇。葉心夏她的怪病鹿平也是費了很多心思,都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而且我聽說你有讓鐘樓審判會會長韓寂來看過,他的答案也是一樣的。假如連韓寂都沒有一點辦法的話,我們國內恐怕再難找到什麼有效之策了。”唐忠說道。

    莫凡沉默了。

    韓寂是一名頂尖的治癒系法師,浩劫過後,韓寂爲了表示對莫凡的感謝,特意來了一趟杭州,那個時候莫凡在山上修煉了,但沒多久就得到了韓寂搖頭嘆息的聲音。

    “帕特農神廟的在治癒系魔法上比我們魔法協會優越太多,我想若是那裏尋不到治好這個頑疾的地方,這世界上便再沒有更好的去處了。”唐忠說道。

    “是啊,是啊,我們帕特農神廟是不會輕易給人治癒的,但如果葉心夏小姐是神廟學院成員,那就另說了。”格洛肯說道。

    “莫凡,我很合適去帕特農神廟,我知道你所擔心的無非是她一人在國外,無人照料。鹿平的擔保既然不能夠讓你放心,這樣我親自陪她到帕特農神廟一趟,我在那有一位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了,我將心夏安排到她的住處,相信孤單的她會很樂意有這樣一位女孩陪着她的。”唐忠認真的說道。

    作爲靈隱審判會的審判長,這件事他必須出面做調和了,畢竟格洛肯那邊代表的是帕特農神廟。

    帕特農神廟確實魯莽,不經過莫凡這個混世魔王的同意就把人帶走,其實坐下來好好說,也沒什麼大矛盾,無非是都爲了葉心夏。

    “心夏,你覺得呢?”莫凡一時間也不好決定了,還是問問心夏的意思。

    “大概多久?”心夏詢問起格洛肯。

    “快則一年,慢則兩年。表現一般,就是一年,送你回國,我們誠摯邀請歸誠摯邀請,但如果成績一般般,依然不會久留的,而如果傑出,時間就稍微長一些,這樣你才能夠學到更多的東西,不是嗎?”格洛肯回答道。

    “莫凡,安全方面你不用擔心了吧?”唐忠問道。

    “恩,我倒是相信你。”莫凡點了點頭。

    “你不是馬上要列國曆練了嗎,爲期一年多,這段時間你基本上不可能回國的,葉心夏正好在神廟學院靜修,你歸來,她也差不多完成學業了,興許腿也治好了,何樂不爲呢?”唐忠接着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