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漁村離得並不遠,穿過那形如虛設的小草欄,一眼就看到了十幾棟平矮的木頭與石頭混合在一起的老房子,長年累月被海風侵蝕,使得它們看上去有幾分陰溼。

    一行十三人,就那麼浩浩蕩蕩的進漁村了,結果在漁村裏看到的人還沒有他們這一羣人來得多,門邊蹲着泥巴的褲襠小孩多半也沒有見過這麼多年輕漂亮的大哥哥大姐姐,眼睛眨巴着,等大家一走近,就一溜煙跑回屋子了,在窗戶那裏探頭探腦。

    “又是你們,別以爲我們這裏窮、沒文化就好欺負,告訴你本老漢也不是吃素的!”一名穿着木屐的老漢一身黝黑的衝了出來,手頭上拿着平日裏用來划船的大槳。

    老漁漢扎着馬步,雙眼炯炯有神,幹練有力的手緊緊的握着大槳,一副要和他們這羣人拼命的樣子。

    似乎受到了老漁漢的鼓舞,另又幾個年輕人也舉着東西出來了。

    結果他們也就七八個人,陣容還沒有他們這羣入侵者龐大,更有趣的是,那幾個年輕村男們似乎從沒有見到那麼標誌的姑娘們,眼睛都看直了。

    他們村那個嫁的村花,那也算是他們沒日沒夜幻想的對象了,皮膚柔軟細嫩,但與眼前這幾個仙女一比,他們都忘了村花是啥樣的,那皮膚白得跟玉一樣,腿那個叫美啊,那腰細的,那臉蛋……

    “大叔,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們是第一次到這裏,只是想問點事情。”艾江圖開口說道。

    “別裝模作樣了,蓋幾個跟安置房一樣的水泥屋子,還讓那些心性不堅定的村人蠱惑我們都搬到那裏去住,還說什麼是對我們好,不就是貪圖這塊地嗎!”老漁漢罵道。

    大家着裝確實都很不錯,畢竟能夠成爲國府選手,非富即貴,就算家庭一般,以自己的實力要弄到一筆錢也都是小事情。

    老漁漢自然看出這些人身份不一般,他可不覺得除了那無良的地產商,還會有什麼人特意跑到他們漁村來。

    幾個人一下子還真解釋不清了,他們總不能說他們被人從直升飛機上踹下來的吧,事實上那五個導師真就這樣做了。

    “我們是野遊社團的,沿着這條海岸線到北頭,到這裏就是想問問路,想問問哪裏有比較大的港口。”南珏反應倒是很快,馬上解釋了起來。

    “野遊社團?這是什麼東東?”漁老漢不解的問道。

    “阿叔,就是一羣喜歡冒險的男男女女湊在一起去人跡罕至的地方玩,現在城裏人就愛玩這個,說是刺激。”一名乾瘦的大男孩說道。

    “哦哦,你們真不是地產的?”老漁漢問道。

    “當然不是,我們看上去有那麼土粗嗎?”美人痣蔣少絮笑了起來,並且特意朝那幾個壯丁拋了個媚眼。

    幾位壯丁狂咽口水,眼珠子都好像要飛到蔣少絮故意暴露在空氣中的低胸乳|溝處。

    “那……那很不好意思啊,你們是要問大港口是吧,沿着海礁走個**十里地,過了大海灣,就會看見飛鳥港口咯。”老漁漢說道。

    “謝謝。乘天沒黑,我們快點到大港口去吧。”南珏說道。

    衆人點了點頭,直接順着漁老漢指的地方前行。

    村人看到這一行人離開,更是忍不住跟出去看,壯丁們對彈啊彈的嬌|臀更是愛不釋眼……

    “阿叔,我們忘了告訴他們了。”那名乾瘦大男孩想起了什麼。

    “對對對,你趕緊上去,提醒他們一聲。”漁老漢說道。

    “我去,我去!”

    “我去,我跑得快,我去……”

    ……

    衆人沒走出多遠,那名乾瘦的大男孩氣喘吁吁的往這裏跑來。

    他好不容易追上了走在隊伍最後頭的莫凡、趙滿延,停在那裏大口的呼吸。

    “你們這些人步子還真快啊,我這樣跑都追……追了半天。”乾瘦大男孩說道。

    莫凡笑了笑,並不覺得這有多奇怪,他們這些人可都是法師,別看是普通耡步行,其實前行的速度都要比正常人快很多。

    “怎麼了?”莫凡詢問道。

    “是這樣的,最近其他地方傳來消息說海邊有海妖,不少地方都受損了,所以你們在趕路的時候,最好是離海岸線稍微遠一些,見到海妖了也好跑。”乾瘦大男孩說道。

    “這裏不是安界嗎,怎麼會有海妖呢?”蔣少絮撫摸着嘴邊的美人痣,一副故意戲弄乾瘦大男孩的樣子,朝他吐了吐脣。

    這大男孩還是有些定力的,認真的說道:“有陣子事了,但不知道爲什麼上頭總沒有派人來除妖,聽說隔壁有幾個漁村人去打魚都沒有回來。”

    “海妖我們倒不是很怕,小哥不如你給我們帶帶路吧,送我們到港口,姐姐我會犒勞你的喲。”蔣少絮用手指點了點大男孩的肩膀,笑盈盈的說着。

    “這個……”大男孩猶豫了一會,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道,“好吧,反正村長已經不讓我們出海捕魚了,在村子裏也沒事做。”

    “不捕魚,你們吃什麼?”莫凡倒是問了一個重點。

    “吃存貨唄,但估計也頂不住幾個月,所以這次到飛鳥市,我也好去問問,上頭什麼時候去把這沿海流竄的海妖給除了,海妖不解決,我們根本不敢出海打漁啊。”乾瘦大男孩說道。

    “還要上頭做什麼呀,你幫姐姐帶好路,姐姐幫你把海妖除咯,揮揮手的事情,咯咯。”蔣少絮說道。

    “路我給你們帶,但海妖,還是算了……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對付的,我聽隔壁村大虎說,那海妖長得有四五高,能一口把我們漁船給吃掉一半,很可怕的!”乾瘦大男孩一臉認真的說道。

    蔣少絮只是笑,沒有說話。

    乾瘦大男孩名叫劉孟,典型的並不經常出村子的質樸大男孩,似乎也沒有上過幾年學就開始跟着家裏人學打魚了。

    其實沿海一帶也不是都很富饒,貧窮的漁村不少,並且交通與海路不便,導致他們也很封閉。

    蔣少絮很不高興,因爲她覺得以自己的紫色,絕對可以輕易的讓這種鄉下土小子神魂顛倒,奈何劉孟定力超出了她的想象。事實上莫凡早注意到了,劉孟的眼睛儘管老實,卻還是會往一身黑衣黑靴的穆寧雪那裏看去。

    像劉孟這種純粹對美的欣賞,莫凡就不計較了,官魚那種狗眼亂瞟的,遲早得挖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