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听說你們城里人體質都差,走個三四里路就喊累了,沒想到你們這麼厲,我都走得氣喘吁吁了,你們跟沒有事一樣,一滴汗都沒流。”劉孟算是服了。

    就別說那幾個年輕的男子了,就是隊伍里幾個嬌嫩的都要出水的姑娘,那也是大氣都不喘一下,也不知道村里人為什麼總說城里人嬌貴,這群人比自己體力都好!

    “你沒听說過法師嗎?”蔣少絮真是一個倔性子,擺明了要讓這個年輕人神魂顛倒,于是很樂意和他說話,和戲弄他。

    “法師,當然听過,幾年前我們大村就有人考上了魔法高中,那可了不得了,張燈結彩的,還把我們所有人覺得最好看的蘭花給娶走了。我阿叔也說了,要是成為了法師,看上鎮上哪個姑娘,基本都可以娶得走。”劉孟說得眉飛色舞,顯然對法師是非常崇拜的。

    “你說的那蘭花,有我好看嗎?”蔣少絮嘴唇一撅,露出了一副迷人的模樣。

    劉孟哪里見過燙著一頭如此漂亮頭的女人離這麼近和自己說話,黝黑的臉上不由的一紅,小小聲的道︰“差……差遠了。”

    “我不如她?”蔣少絮又靠近了一些,吐氣如蘭的明知故問。

    “她……她不如你。”劉孟有些結巴的說道。

    “劉孟啊,那我問你,加入姐姐我也是一個法師,還是很厲害的法師,你們鎮村的男人,我豈不是可以隨便挑?”蔣少絮繼續調戲著這名憨厚的老實人。

    “這個……”劉孟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劉孟蒙的時候,蔣少絮狐狸精一樣的笑聲又傳了過來,劉孟更是緊張的抬不起頭,但又想偷瞄幾眼……

    ……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聖女敵不過****,這劉孟算是徹底被吃住了,太年輕啊,太年輕。”趙滿延在莫凡耳邊感慨了起來。

    莫凡也點了點頭。

    事實確實如此,一開始劉孟只偷看穆寧雪,但隨著蔣少絮這樣連番挑逗,劉孟那小小的防線就被撕毀了,並且多半很快就要臣服在那只狐狸的尾下。

    ……

    七八十里地,其實光用走的話也得些時間。

    劉孟根本不知道這群人都是實力高強的法師,哪怕普普通通的步伐里面也暗藏著不同屬性的魔法,所以步子特別的快。

    一路走來,劉孟已經累得不成樣了,而艾江圖還覺得大家這樣有些耽擱時間。

    得虧路不好走,需要劉孟來帶路,不然劉孟早就被甩到很後面。

    走了大半天,總算看到了那個老漁漢說的海灣了。

    這海灣倒是很漂亮,就是由于規劃問題,出現了許多雜草叢生的地方。

    海灣深處已經有一些樓房了,都是那種拔地而起的高樓,呈現與海灣一樣的弧度建造,完美的詮釋了地產商經常宣揚的海景套房……

    這些樓房應該是剛蓋沒多久,周圍顯得幾分雜亂無章,偶爾能看見一些工程隊,正在做著一些處理,但從位置與這開的趨勢來看,將來會被抄到一個很高的價格!

    再接著往前走,躍過一個矮山,便可以看到一座臨近海洋的城市,飛鳥市!

    飛鳥市應該是那種二線三線城市吧,比博城那種城規模大上許多,卻又和杭州、上海、廣州這些大都市沒法比的。

    “那就是你們要找的比較大的港口。”劉孟指著一片海延伸到城市里面的海河說道。

    港口一般不直接建造在面海處,畢竟大6架上升,海水不夠深,容易出事故。

    這個飛鳥港口明顯也是貿易的重要樞紐,可以看到不少大噸位的輪船在行駛,海河也非常寬,直通廣袤無垠的大海,再往海河另一端望去,似乎更是直插內6……

    “這海河,規模不小啊,按理說這座城市也應該直逼大城市的規模,但看起來有些局促。”趙滿延說道。

    身為趙氏財團的男人,這種關系到展,關系到財路的,趙滿延往往能夠一眼就看破。編/p>

    這個港口其實非常完美,無論是通向內6的江河之道,還是通往海洋的這段海河,都是海上運輸最需要的,無論什麼級別的輪船也都能夠停靠。

    按理說,有這樣的港口在,這方圓一兩百公里都不太可能貧窮,為什麼一路走來無論是看到的村子、小鎮還是這個核心的飛鳥市,都遠沒有他蓋有的繁榮!

    “估計市政很一般吧。”莫凡說道。

    “不可能,這樣好的港口,再爛的市政也不能爛成現在這副樣子。我手頭上要是有資金,就沖著這個港口,我也會立刻投資下去,而且是大投資,把地皮買下來,別說十年了,給個三五年,絕對賺翻,甚至,這個城市其實完全可以買下來。”趙滿延一本正經的說道。

    “嘖嘖嘖,不愧是趙氏財團的,直接買一座城市。”那名野獸男出了聲音。

    野獸男別看他四大五粗的,心倒是很窄很小,似乎總有令他看不順眼的地方,尤其是趙滿延這個用錢塞進來的。

    “商機,懂不懂?”趙滿延冷哼一聲,滿眼的不屑。

    “別說那麼多了,到港口去問問,有沒有去日本的船。”艾江圖打斷了眾人的話語,走在了隊伍的最前面。

    “有船也沒有用,別人不可能不查我們身份的。”野獸男祖吉明說道。

    “祖澤步,很多事情是要動腦子的。”莫凡笑了笑,倒不覺得這是什麼大問題。

    “我叫祖吉明!!”野獸男祖吉明一頭的黑線,帶著幾分咆哮道。

    “莫凡,你有什麼辦法解決我們身份的問題?”艾江圖轉過頭來問道。

    “每個人總是有解決不了的麻煩,而我們作為法師,很多時候就能夠幫別人解決,我想這麼大的一座港口城市,沒有理由每個人都順心順暢吧……我們幫人辦事,那人負責送我們到日本,就這麼簡單!”莫凡是獵人,他懂得一座城市最稀缺的一定是有實力的獵人法師或者雇佣法師。

    他們手頭上沒錢,空有一身武力,最好的辦法就是幫人解決麻煩,獵人也好,雇佣法師也好。

    “你倒說得輕松,誰會那麼好心將我們這些連身份都沒有的人送到日本,偷渡那可是犯罪。”祖吉明說道。

    “所以啊,我們得辦一般人辦不了的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