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統領級精魄!!!

    這玩意?價值高的驚人啊,貌似要比戰將級的精魄高出五六倍的價格。

    戰將級精魄一個就要兩千萬上下,高出四五倍的話,這玩意兒豈不是值1個億!!

    莫凡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胸口上的傷尼瑪都不疼了!

    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1個億,自己也是身價過億的男人了……

    國府隊裏的人,不是戰鬥力爆表,就是裝備豪華至極,趙滿延這畜生都已經翼魔具在手了,自己沒有一點承受的武器、防具怎麼可以,還真是老天開眼,送自己這麼一份大禮,不枉自己費勁一切將赤色裂妖給宰了!

    “咦,小炎姬,你幹嘛?”莫凡正激動得生活不能自理時,卻發現小炎姬發出了趾高氣昂的聲音,好像在唆使什麼。

    莫凡艱難的轉動腦袋,這才發現長得極醜極醜的海猴怪在自己身旁,像個被束縛了雙手的奴隸,正小心翼翼的將一種奇怪的海草放在小炎姬的面前。

    莫凡倒認得這隻海猴怪,就是給它們帶路的那個傢伙。

    原來小炎姬看不了莫凡一直流血,把那隻鬼鬼祟祟的海猴怪給揪了出來,讓它去給莫凡爸爸找止血藥。

    這海猴怪之前一直躲在很遠的地方觀戰,當它看到莫凡將它們的大王給殺了之後更是驚爲天人啊,於是急急忙忙去給莫凡找藥。

    見小炎姬對海猴怪指手畫腳的,如同一個傲嬌的小公舉,莫凡也暗暗覺得好笑。

    莫凡聞了一下那些海草,確定是韻草後,這才讓小炎姬將它們敷在自己傷口上。

    大學也不是白讀的,莫凡還是能夠認得一些比較常見的藥用植物,這種韻草生長在海洋中,其中有一座海城正是有大量的優質韻草生長,於是變得格外繁榮……

    韻草還有一些麻醉的效果,止血的同時減少疼痛,敷上藥之後莫凡已經感覺到睏意來襲了。

    “嚶嚶~~~”小炎姬真是爸爸貼心小棉襖,拍着小胸脯表示會在這裏守着。

    莫凡點了點頭,他確實很累了,有小炎姬守着也不用擔心什麼,安然入睡……

    ……

    ……

    廣袤的大海湛藍得那麼壯麗唯美,從高空俯視下去,卻可以見到這片海域中有一條銀絲,從中央劃開了這藍色的鏡子……

    仔細看的話,便會發現那是一條正在不斷延伸出去的冰道,海水正在不停的凝結,但凝結的範圍只限於窄窄的道路,若是冰體隆起的話,會更像是一條白色的長堤!

    艾江圖、南珏、官魚、祖吉明等人跟在穆寧雪身後,順着這在海洋上鋪開的冰之長堤衝向了礁石島……

    “看到了,就在前面!”艾江圖說道。

    艾江圖見離礁石島嶼的距離不遠了,所幸直接使用瞬息移動,從這冰堤直接抵達礁石島嶼。

    而沒多久,穆寧雪也趕到了,她不喜歡莫凡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但她打心底不希望莫凡有什麼意外。

    穆寧雪跳入礁島,發現艾江圖正站在一塊平巖上,臉色異常的凝重。

    而穆寧雪走過去,並沒有看見赤色裂妖,看到莫凡躺在那裏,一動不動……

    這恐怕是她最不想看到的畫面,但事實就在眼前,這讓穆寧雪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目光劇烈的晃動了起來。

    “來遲了。”艾江圖嘆了一口氣。

    穆寧雪沒敢走過去,一時間心亂如麻。

    博城災難沒死,金林荒城沒死,古都浩劫他也沒死,怎麼就偏偏死在了這裏,不是說壞人都是貽害千年的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正義感,爲了一個嬰孩把命賠上了!

    其他人陸續登島,看見莫凡渾身是傷,胸膛大開,一個個都沉默了。

    “話說,就我一個人覺得他在喘氣嗎?”黎凱風弱弱的問了一句。

    “有嗎,我看看。”南珏在莫凡旁邊半蹲了下來,把手放莫凡鼻尖。

    很快,一呼熱氣就涌了出來,南珏滿臉驚喜的看着莫凡。

    莫凡在這個時候也睜開眼睛,正好看到南珏把那纖纖之手放在自己鼻前,再往周圍看去,發現衆人跟開追悼會一樣圍着自己,讓莫凡有一種隨時會被他們一把火火化了的驚悚感覺!

    “你們……你們幹嘛!”莫凡爬了起來。

    衆人被莫凡嚇了一跳。

    莫凡胸膛受傷了,所以他呼吸很輕很輕,艾江圖過來時看到這副情景,第一反應自然是死了。

    其他人也是如此,事實上他們已經猜到莫凡必死無疑,他所面對的可是一個統領,即便莫凡是一個高階法師,可剛剛邁入高階的法師也不過比中階強一些,赤色裂妖基本上不會給莫凡施展出高階魔法的機會……

    所以,他們其實不用多看也肯定莫凡是死的,甚至能見到屍首都是值得慶幸了。

    結果莫凡猛的活了過來,大家一個個呆若木雞!

    沒死??

    這貨沒死??

    怎麼可能啊,難道赤色裂妖跑掉了?

    “你沒死,你躺這裏做什麼,一動不動的!”南珏驚喜過後又是來氣,惱羞成怒的罵道。

    “我睡着了啊。”莫凡如實回答。

    “……”所有人無語。

    “你也真是的,在這呼呼大睡,看你把穆寧雪嚇得……”南珏說道。

    莫凡這才發現站得更遠一些,一直沒敢走過來的穆寧雪。

    這姑娘平日對自己很冷淡,嘴上說着不喜歡,可身體還是蠻誠實的嘛!

    “赤色裂妖呢,以它兇殘的習性怎麼會饒你了一命?”官魚心情複雜的問了一句。

    “你腳踩着那塊黑炭石就是赤色裂妖了。”莫凡回答道。

    官魚愣了一下,急急忙忙把腳挪開,仔細看去他才發現自己踩着的根本不是黑炭石,而是一具徹底焦黑了的屍體!

    赤色裂妖死後,身體很快硬化了,看上去真的跟岩石沒有什麼區別,所以大家走過來都沒有注意到。

    “這是赤色裂妖,死了??”祖吉明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確實是它。”艾江圖檢查了一遍,確認無疑。

    一時間,衆人的目光又齊刷刷的落到了莫凡的身上。

    神……神馬情況??

    莫凡活着,赤色裂妖死了!!

    這統領死了!!

    莫凡殺的?

    他一個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