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script>

    “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吧,別在這里逗留太久,讓他們看出我們是中國那邊偷渡過來的,那就麻煩了。超快穩定更新小說,本文由  首發”艾江圖說道。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艾江圖話剛說完,幾位警官模樣的日本人就走了過來,他們先是看了一眼停靠在港口的游輪,隨後就過來詢了起來。

    蔣少絮意識到不妙,急忙囑咐所有人都別說話,自己便主動與警官攀談了起來。

    蔣少絮日語非常流利,並且語調、語氣、氣質都宛如變成了一個性感美麗的日本姑娘,那眼楮里更是閃爍著半分清純,半分勾人的光澤。

    “我們是林氏集團的游輪,有登陸許可。”蔣少絮對那名留著一字胡須的警官說道。

    一字胡警官目光有些懷疑的看著他們,走到了其他人面前盤問了起來。

    他問的人是江昱,江昱只是在那里一個勁的微笑,一句話不說。

    一說話就露餡了,盡管他們這些人基本上都懂國際通用語,可在他們都是偽裝日本人的,說英語的話就直接暴露你是外國人了,當然,江昱事實上內心已經涌起了無數個︰死鬼子,問你妹的問!

    一字胡警官更加懷疑了,于是又盤問起了南玨,南玨同樣不說話。

    其他警官更加覺得這群人有問題,大家暗暗使眼色,似乎準備要動粗了!

    “哎呀,你們問他們做什麼,我不是跟你們說過了,我是聾啞學院的老師,他們都是一群有錢人但天生聾啞的,他們根本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要用手語!”蔣少絮小狐狸眼楮一轉,馬上對那幾位警官說道。

    說著這些話,蔣少絮已經給南玨打起了手語,他的手語多半是軍法師用的,南玨反應也很快,立刻用手語打了起來。

    這幾個警官自然不懂手語,蔣少絮這麼一說,他們懷疑也消除了大半。

    沒多久,駕駛員就送上了一些登陸的許可,這幾個警官便沒有再糾纏下去。

    ……

    “****的,真想揍他們一頓!”莫凡心里暗暗不爽道。

    整個碼頭那麼多人進進出出,憑什麼這幾個警官就查他們,無非是看到隊伍里有幾個姿色出眾的妹紙了,色胚!

    “好了好了,我們剛登陸,全是黑戶,最好還是別惹日本的警察,驚動了日本的魔法協會審判會的人,我們日子就不好過了。”南玨說道。

    “是啊,我們還是盡快抵達導師所說的地方吧,不知道這里離東京還有多遠。”

    莫凡和他們的想法就不太一樣,好不容易來到國外,不搞一點事情出來哪還有臉回去見祖國人民啊。

    離開了碼頭,過了檢查,進入到了西熊市之後,大家基本上就安全了,日本的巡邏警察也不可能吃飽了撐著就逮人要身份證看啊,在其他人眼里,他們也不過是一群年輕人而已。

    賓館、酒店住不了,他們和國內一樣是需要證件登記的,黑旅館基本上在這座靠近太平洋的城市里是沒有的。

    無奈之下,這群落魄的天之驕子們只能夠找到了一家在半山上的寺廟,寺廟看在他們出了不少香油錢的份上收留了他們。

    寺廟叫做閆明寺,很標準的日本寺廟風格,石架子門在山腳下,大理石階梯筆直的通向了山廟,寺廟也不算特別大,到這里的信徒也不多,除了幾個日本和尚之外,就全是他們這些偷渡者了!

    寺廟前有兩只石頭雕刻的烏龜,體型和看門的獅子有得一拼,大家相繼休息,要好好的睡上舒服踏實的床鋪時,莫凡卻坐在大烏龜龜甲上,從這里往下望正好可以看見西熊市的全貌,還有齒狀的海岸線,以及延伸到遠處的太平洋,通俗點說,這里就是一個半山海景寺廟!

    在國內,這種寺廟往往都是香客絡繹不絕,和尚們一個個肥頭油耳,也不知為啥這閆明寺卻如此的冷靜,現在的城里人不是都很講究這種清幽之地嗎,難不成這個寺廟的和尚們不老實,把這個寺廟的名聲給搞臭了?

    “你……你干什麼呢,快下來,不能坐在聖鬼的上面,怎麼會有如此沒有規矩的香客!”一個長相還算清秀的和尚走了過來,指著莫凡就是一頓數落。

    對方說的是日語,莫凡沒听懂,但看他比劃和激動的樣子,就知道對方多半是在夸贊自己為何如此英俊瀟灑了!

    “听不懂人話嗎?”年輕和尚還特別不客氣,言語已經帶著怒意了。

    莫凡這才明白他在生氣什麼,急忙從老石頭烏龜上跳了下來,直接用國際通用語來交談︰“你們寺廟為什麼人很少啊,感覺你們裝修得也蠻有調調,選址也特別講究,面朝大海,wifi穩定……”

    “你不是日本人?”年輕和尚也用起了國際通用語,講得還很流利,看來在出家剃度前是一個外語成績很不錯的學生。

    “我來自中國,到你們這里領略你們日本文化。”莫凡也不避諱的說道。

    反正對方不是警察,誰管你偷渡來的,還是正經飛來的。

    “你確定不是來糟蹋我們文化的嗎,你剛才坐在聖龜上,就是極其過分的行為,像你這種人若是出海,必定會遭到海洋的懲罰!!”年輕和尚義正言辭的說道。

    莫凡眯著眼楮打量著這日本和尚,見他其實和自己年輕相差不多,二十來歲的樣子,模樣倒很清秀俊俏,只是眉宇間帶著幾分嚴肅與一本正經,老氣橫秋,卻其實心高氣傲!

    “一個擺在門前雕像而已,用不著那麼認真,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你們寺廟為什麼這麼冷清啊,我們之前到你們這里來借宿的時候,還听山底下一些居民們說了一些不中听的話。”莫凡有些好奇的說道。

    “哼,那般蠢人跟你一樣,不听我們的告誡,胡亂的詆毀、踐踏、侮辱聖龜,不相信有來自海洋的懲罰,等真的發生了不好的事情,便將責任推到我們寺廟身上,說我們是在詛咒他們,說我們是一群邪惡用心的和尚,真是太愚昧了!!”年輕和尚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