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怎麼這脾氣幾年了還改不掉,你也不問問他們便隨便下逐客令?”一名絡腮鬍子的硬朗老者走了出來,榮光滿面,要不是鬍鬚頭髮都是花白,這精氣神比起年輕人也查不到哪去。

    “有什麼好問的!這小子,就是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竟然說要拆了我們的雙守閣,這種大逆不道的話,還當着我這個望月家族的長女說出口,你覺得我能容忍嗎!”和服女子望月千薰說道。

    “那也是你先出口傷人在先,好了,別再胡鬧了。他們應該是我們的貴客。”絡腮鬍子的老者走到了和服女子的身旁,瞪了她一眼。

    “貴客?”望月千薰已經呵呵了起來。

    “老頭,你這閨女真不懂事,還好你出現的早,不然她那漂亮的臉蛋就要被我打成相撲選手了!”莫凡說道。

    絡腮鬍子老者微微愣了一下,估計沒想到莫凡會這麼不按套路說話。

    望月千薰氣得木屐都要蹬碎了!

    要不是長輩望月名劍長輩即制止,她已經把這個口無遮攔的小子給收拾了,這傢伙倒好,說出這種話來,找死中的找死!

    “衆位應該是中國國府成員來此歷練的吧,算算時間,應該是要到了。”望月名劍也不去激化矛盾了,直奔主題上去了。

    聽到這句話,艾江圖作爲隊長也走了上去,將自己的身份徽章交給了這位硬朗的老者。

    老者並沒有去看徽章,這讓艾江圖很疑惑,開口道:“不檢查一下嗎,不怕我們冒充?”

    “冒充也得有那個本事,我想沒有什麼人會愚蠢到去冒充國府選手前來挑戰我們雙守閣的強者。”老者笑着回答道。

    “你對你們的人倒蠻有自信的啊。”艾江圖說道。

    艾江圖這句話剛說完,大門內又走出了一名染着一頭金色頭髮的男子走了出來,他顯然聽到了剛纔的談話,笑容無比自信的對艾江圖道:“放眼整個日本,能跟我們雙守閣隊伍一較高下的也沒有幾個,怎麼可能沒有這個自信。你們是真是假,跟我們打一場,看看你們能堅持多少個回合便知道了。”

    “堅持多少個回合?”官魚嘴角一抽,有些不爽的說道,“朋友,我聽你的口氣是我們堂堂中國國府之隊還敵不過你們這些守館人呢?”

    “你要這樣理解也可以。”這名金色頭髮的日本男子說道。

    “行吧,等我把你和你的同伴們撂倒,你們躺在地上爬不起來的時候別忘了回味一下自己說過的這句話,順便說一句,我真討厭你的髮型。”官魚傲氣十足的說道。

    官魚話剛說完,一旁的趙滿延就不開心了!

    本來和一個日本人******撞髮型,他就很不爽了,還被官魚這麼賤了一句。

    “還別說,你們兩個長得都有點像,趙滿延,我們兩還沒有播種世界,你爸倒是提前到日本耍了一番,可以啊。”莫凡對比了一下趙滿延和這個金髮日本人,馬上開始落井下石了。

    “給我們的客人先休息休息吧,比試之事我會安排妥當,在此之前你們就做好主人的禮數,帶他們到我們的雙守閣走一走。”望月名劍也不一一檢查,直接招呼他們這羣人進守閣。

    “對了,我們還有幾個女同伴,他們遲些會到,你在這裏恭候着吧,她們來了的話就帶她們進來哈。”莫凡對望月千薰說道。

    望月千薰滿額頭的黑線,聲音都帶着怒火之焰道:“你當我是看門女僕的嗎!”

    “你要這樣理解也可以。”莫凡將那個金髮日本男的話原封不動的送給瞭望月千薰。

    金髮日本男轉過頭,很不友善的掃了一眼莫凡。

    ……

    進入到了西守閣,整個守閣城堡座基便開始壘高了起來,而圍牆和座基之間凹陷的地方就變成了河湖,呈現不規則狀分佈在西守閣周圍,除了往懸崖的那一面沒有這河湖之外,另外三面都有。

    河湖之水相當清η,可以看見上面飄着的一些落葉,可以看到水下的石頭,甚至可以看見葉子倒影在石頭上的影子。

    這水應該很深,只是過於清澈纔看上去如溪水一般清淺。

    水上有木廊,直接在水面上蜿蜒的鋪開,繞繞轉轉,小亭衆多,要走上一陣子才能夠直接進入到西守閣的下閣!

    守閣分上中下三梯座,下閣中廳堂衆多、穿來穿去,繁雜如迷宮,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全是對稱和接近的堡屋,沒有人帶還真分不清哪裏是哪裏。

    順着那些在堡屋之間的臺階,便可以走入到中閣。

    中閣中什麼都有,博物館、圖書館、試煉場、冥修室、教學堂、大殿、行宮、器具屋、鑄造室、藥劑室……統統都是高檔次的!

    而上閣是軍事會議廳、瞭望樓、守衛廊、法陣塔之類的,除大阪一些重量級的巨頭以及守閣法師,其他人都不允許進入上閣。

    最震撼的依舊是中閣,裏面真的是什麼奢侈的設施都有,絕對是法師修煉的完美之地,基本上想要的都有。

    金髮男和望月千薰帶他們粗略的參觀了一番,沒多久大家便走到了靠近懸崖的那個方向上。

    讓莫凡有些意外的是,那座懸空在兩座山之間的空中之道竟然是從上閣的一座大瞭望閣直通過去的。

    如果上閣是不允許人進入,這就意味着在這座山對面的那座東守閣也是禁制入內的。

    最重要的是,兩座姊妹守閣之間的並非是走廊,而是左右吊橋!

    也就是說,必須西守閣這邊放吊橋,東守閣那邊也放吊橋,整個橫跨山澗懸崖的走廊纔可以完整通行。

    “對面的那座守閣不開放的嗎?”莫凡就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立刻詢問道。

    “那裏是禁地。”金髮日本男應了一句。

    “好好的一個城堡,設成不讓人涉足的地方,這不是資源浪費嗎?”莫凡說道。

    “誰說那裏沒人涉足,總之不允許踏入!”金髮日本男說道。

    “哦。”莫凡點了點頭。

    一旁的望月千薰火眼晶晶,一下子就看出了莫凡正盤算什麼,不食人間煙火的冷淡道:“勸你不要有什麼念動,吊橋飛廊是唯一通往東守閣的道路,無論是懸崖、東山、包括山的凌空,都不滿了強大的禁制,別怪我沒提醒你,靠近東守閣者,再強的人都會灰飛煙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