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西守閣的日本人是多半沒有吃多少,氣都被飽了。

    他們大日本怎麼說也是人才輩出之地,論法師的綜合實力,整個世界都是排的上號,哪一個國家到他們西守閣切磋,那不是畢恭畢敬,規規矩矩,說話都細聲細語。

    這羣中國來的倒好,狂妄之極,沒見過在別人地盤上還敢這般欺人太甚的!

    “既然你們這麼心急的求教育,就別怪我們沒招待周全了,來人,現在就去佈置鬥場,務必在晚宴茶點之後讓這場切磋能夠順利進行!”那位女國館老師說道。

    “是,信子老師!”

    幾名徒弟立刻就跑出了晚宴,並開始憤怒西守閣的那些管理人員,開始佈置場地。

    望月名劍還想說話,見事情已經到了非打不可的程度了,不由的嘆了口氣。

    真是一羣火氣大的年輕人啊,這麼重要的事情就不能多等上一些時間嗎?

    信子應該就是守館人的導師了,守館學員們一聽到今晚就能打,眼睛都閃亮了起來。

    那個金色頭髮的岡本嵩臉上更滿是笑容,他是一個沒什麼耐心的人,今天在帶那這些傲慢無禮的中國人時他就想出手了,正好他們自己急着作死,那怪不得他們西守閣了!

    如果真的以爲他們西守閣成員只是普通的守館人,那就大錯特錯了。

    他們這羣人與日本國府之隊是同一批的,論實力也未必會輸給日本國府之隊。

    國館選手和國府選手是可以交替的,若是國館守館人表現出色,歷練期間取代掉國府選手的可能性很大。

    誰不想到威尼斯的戰場上世界聞名,所以每一次國館挑戰,他們都會用盡全力,好讓自己有絕對晉升的機會。

    “一邊吃一邊商量吧,是打羣架呢,還是一對一,我個人是喜歡一對一,不排除國府隊伍裏也有不少濫竽充數的傢伙。”官魚瞄準了金色頭髮的岡本嵩,已經直接切入正題了。

    “一對一就一對一,兩隊挑選出五名選手進行一對一決鬥。”信子國館老師說道。

    “老師,讓我來吧,地大物博也難免出一些井底之蛙,這種有教育意義的事情,我想由我來出面是最合適了。”金髮的岡本嵩第一個報名了。

    信子搖了搖頭道:“來者是客,由他們來挑選對手。”

    官魚聽到這句話,眼睛立刻就鎖定了岡本嵩道:“那我就選他了。”

    “老師,鬥場已經準備完畢,保護結界正常運轉。”一名弟子上前來,畢恭畢敬的對藤方信子說道。

    藤方信子點了點頭,開口對衆人道:“那就不耽誤時間了,大家轉到鬥場吧!”

    ……

    西守閣鬥場是在面向海洋的南面,那似乎是人工往山外懸空的區域鋪出的一個碩大的菱臺,沒有比試的時候,這裏似乎還能夠做直升飛機升降場,衆人剛剛進入到鬥場的時候,就看見一架黑色的直升飛機飛離這個場地,正往海戰城的方向飛去。

    方臺比想象中的要大,估計作爲一些客機的加速跑道都不成問題。

    鬥場菱形,有三個角面都是露在七八百米的高空中,除了看不見的結界之外,連半點護欄都沒有,菱形鬥場並不厚,整體看上去更接近片狀,下方有從山體中延伸出來的石體託着。

    這樣薄又寬敞的戰鬥場地,要場地地表的材質不夠堅硬的話,很容易就被魔法的力量給摧毀的。

    “這菱鬥臺是由灰晶構成,不要擔心它會承受不了你們的魔法打擊,能讓它徹底破碎的力量,你們還遠遠施展不出來。”之前那個和蔣少絮掐鼻音的女日本學員說道。

    這位女學員名叫小池翔子,骨子裏透出來的妖氣早已經在餐桌上就與蔣少絮的氣息撞在了一起,想來蔣少絮是非她不揍的!

    當然,小池翔子也對蔣少絮在餐廳說得那番話極其在意,就沒有見過這麼囂張不要臉的中國女人!

    “我們不打石頭,只打人臉。”蔣少絮知道這小池翔子在陰陽怪氣,順口就達了一句。

    小池翔子呵呵一笑,眼睛往旁邊一瞟,笑容很快就凝固成面無表情。

    ……

    “你們商量一下吧。”國館老師藤方信子說道。

    艾江圖把衆人帶到了另一邊坐席,本來還想商量一下這場切磋究竟是由誰來,可發現有幾個人火氣早已經燒到了別人那邊了,也是一臉無奈。

    人選基本上直接就定好了。

    “我們人已經挑選好了,就由他們三個來與你們國館成員切磋。”艾江圖說道。

    這三人正是早已經鎖定了對手的蔣少絮、官魚、莫凡。

    “之前在宴會廳的時候不是說過了嗎,是你們選出五個人來,然後由你們五個人任意挑選我們這裏的五個來進行五場單人對決,不識數嗎?”金髮的岡本嵩說道。

    “五場比試,勝了三場不就算是我們贏了?”艾江圖回答道。

    “所以你們選三個人?”一名穿着軍方之衣的日本軍司挑起了濃密的眉毛,眼睛裏已經閃爍起了幾分惱怒之意。

    說真的,要再年輕個三四十歲,他就直接跳起來修理這些狂妄的中國選手了!

    這般傢伙一點也沒把他們日本國館選手放在眼裏啊!!

    “還是隊長霸氣!”江昱在一旁暗暗給艾江圖豎起了大拇指來。

    “這b裝得,我給十分!”趙滿延笑着說道。

    “不過,這就代表無論是蔣少絮、官魚還是莫凡,他們都不能輸了。”南珏說道。

    “別人我是不知道,但我這場沒可能會輸。”官魚第一個站出來,顯然這傢伙是要打頭陣了!

    官魚緩緩的走到日本國館選手的面前,國館選手一共有十名,其中見過的就是岡本嵩、望月千薰。

    他們中九個人是跪坐在前面一排,投上帶着白色的絲帶,這在日本是代表着不屈的鬥志,在中國那是戴孝。

    ——————————————————

    (—請—叫—我—月—票——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