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江昱在听了這番警告之後,順手撿起了一塊石頭。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他猛的一揮,直接朝著吊橋飛廊的地方重重的拋了過去,就看見那塊拳頭大的石頭沒有一點弧度的飛向吊橋飛廊……

    起初還在西守閣領空一帶都還沒有任何的事,可就要闖入到吊橋飛廊另一端時,忽然間一道道蒼白的疾電在空氣中閃耀。

    疾電蜿蜒粗壯,比莫凡平常釋放的霹靂都還要大了好幾倍,任何一道劃破空氣都極具視覺沖擊,可吊橋飛廊外的那片懸崖處一下子出現了數十道這種粗壯狂電,亂舞之間赫然編織成一個雷之天牆!

    石頭直接化為烏有,雷牆依舊存在了幾秒鐘的時間,遍布了前方目所能及的視野,感覺要將整個西守閣都籠罩進去了,何止是視覺沖擊,簡直是心靈震撼,壯觀到令人心生渺小,瑰麗到死亡將至!

    “臥槽!!!”

    所有人被這電光照耀得臉色慘白,誰能想到這一個小小的石頭飛過去會驚起這樣恐怖的一幕。

    “真是一點禮數都不懂,你們這樣會給我們帶來麻煩的。”金發男子有些惱怒的叫了起來。

    “我們也沒想到會這樣,這個西守閣明明看上去正正常常,你們東守閣封閉就算了,弄這麼強的禁制做什麼,這里好歹是城市地界啊。”江昱滿臉的愕然。

    “這用不著你們來管,已經帶你們參觀的差不多了,晚宴的時候我會來叫你們,接下去時間你們自便吧!”金發男氣呼呼的走了。

    望月千燻本來心情就不好,自然更不奉陪,她明顯對莫凡還有怨氣,瞪了一眼莫凡之後才離開。

    看著她那被和服裹得滾圓的蜜|臀,莫凡也就呵呵一笑。

    這女人除了身材和臉蛋不錯之外,那傲慢實在讓受不了,日本女人該有的溫柔、賢惠、體貼、能干,和她一毛錢關系都沒有。

    “我跟你們說,到切磋的時候誰都別跟我搶這驕傲蹄子,這女人欠管教,我學魔法就是為了讓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外國女人跪著唱征服的!”莫凡說道。

    “你火車上不是才說學魔法是為了斬妖除魔的嗎?”江昱說道。

    “不耽誤!”

    “你們別和搶那個傻|逼金頭就行,正愁沒有一個合適的沙包代替,導師們規定的不許內斗可真心煩。”官魚說道。

    “官魚,我現在就能把你打成傻叉!”趙滿延怒道。

    “我是不會對你出手的,我可不想因為你這種替補掉了寶貴的名額,我官魚還要在威尼斯上大展拳腳,所以在維斯尼之前,我對你有的是耐心。”官魚說道。

    “耐你大爺。”趙滿延罵道。

    ……

    ……

    晚宴在下閣,那里有著媲美城堡殿堂一樣的大晚宴餐廳,為了迎接中國國府成員,西守閣的不少重要人物都出席了。

    當然,自然少不了作為守館人的那群一樣心高氣傲、年輕氣盛的學府強者們。

    這群人一樣是從各大學府中挑選出來的頂尖法師,並且經過了長達數個月的特訓,就是為了阻擋各大國家國府選手歷練之路的。

    每個國家的國府選手來此,都必須得到國館的認可,足夠多國館的認可,才有資格進入威尼斯榮譽決戰,所以大阪的西守閣可以說是中國國府之隊的第一個認可之地,導師們對他們撒手不管,不代表他們可以在面對國館之斗上應付了事!

    每個國家的國館守館隊,戰斗力都不會遜色于國府隊太多,甚至一些守館隊在配合和系搭配上更完美的話,實力會比國府隊還強!

    上百個國家,最後能踏入威尼斯水都的也就那些,國館的挑戰是唯一通往決戰的道路,要是國館實力不強,豈不是所有國家的國府隊伍都可以通過?

    晚宴時分,姑娘們也都到了這里,由于是壓軸到的,她們手上還提著在大阪買的大包小包東西。

    尤其是蔣少絮,她的桌子旁都堆滿了她買的奢侈品,衣服、鞋子、包包、首飾……

    “很有閑情嘛,記得韓國國府隊到我們這里的時候,一個個沉浸在修訓中,結果還是被我們打得體無完膚,你們這些姑娘倒好,來大阪第一件事是購物……和世俗普通女孩有何分別。”主座上,日本大阪國館老師終于還是開口了。

    這位國館老師大概有四五十歲,發髻很高,目光凌厲,一看就是一位嚴厲的更年期女人,看不慣年輕女子奢靡,也看不慣除認真苦修之外別的事情。

    “我是一個法師,也是一個女人。更何況,你們守館人好像看上去也就一般般吧,一點也沒辜負我這份散漫。”蔣少絮不是個善茬,來的時候就听其他人說過西守閣的日本人很不友好,所以她也沒有必要那麼客客氣氣。

    蔣少絮這話一出,那可是直接把晚宴上的日本人全給得罪了。

    無論是老師、軍頭、族老、青年法師、守館選手,全都皺起眉頭來,氣氛都徹底變了。

    “嘴倒挺厲的啊,可那又有什麼用??”其中一個妖艷的女守館人開口說道。

    女人掐著很重的鼻音,也絲毫不掩飾蔣少絮的那份不滿和不屑。

    “其實晚宴什麼的,我們下午在大阪吃了不少美食。說來也是怪,食物這麼美妙的城市,人倒是相反,總給人不舒服的感覺,今晚就直接切磋吧,在你們臉上蓋上我們到此一行的腳印,我們還得去下一站呢。”蔣少絮緩緩的站了起來,話語里全是火藥味!

    這話一出,整個西守閣的日本人都氣炸毛了!!

    把獲取認可徽章說成在他們臉上蓋腳印,赤|裸裸的侮辱啊!

    晚宴一下子都安靜了,可這絕不是平靜,是隨時都會卷起暴風雨的那種氣氛!

    “蔣少絮,你別這樣……”莫凡拉了拉蔣少絮。

    望月千燻都已經坐席上站了起來,見莫凡正在勸阻囂張至極的蔣少絮,稍稍將氣給壓下去一些。

    “你們女的是一個個在大阪吃飽了,我們這些人還餓著肚子呢。要打,等我們吃飽了再打嘛。”莫凡接著把後面的話吐了出來。

    西守閣的日本人一個個臉都抽搐了起來,內心至少有一萬個巴嘎雅奴在狂刷。

    望月千燻都還沒來得及下去的氣怒差一點化作一口怒血噴出咽喉來,但手中的銀勺卻是發出了生生擰斷的聲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