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望月千燻坐在這九個人的後一排,看上去該是國館隊的隊長之類的。

    再往後便是望月名劍、日本軍司、藤方信子等人了,屬于導師、西守閣領袖一類的人物了。

    再在這群人坐席兩邊,還有許多穿著比較統一的人群,他們有西守閣的學員、學者、軍人、軍官、守衛長、客卿,人不多,大概三十幾個。

    國館切磋不對外開放的,所以挑選一些見證人便可以了,也不允許有任何攝像一類的出現。

    官魚這人一上場,基本禮儀是會做的。

    他一眼掃過面前的九名守館學員,隨後又看了一眼坐後一些的望月千燻。

    很明顯,望月千燻是這群人的隊長,也應該是實力最強的一個,官魚也比較有傲氣,他在思考自己是不是直接挑戰他們最強的人。

    不過,他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他最想收拾的還是金的岡本嵩,更何況在西守閣門口的時候,望月千燻就展現出了她強大的植物系氣場,官魚這種人對付植物系法師是特別費勁的。

    “愣著干什麼,上來受揍吧。”官魚指了指岡本嵩,不屑的一笑。

    “別太自以為是了。”岡本嵩也站了起來,向身後的眾位領導、老師、同學、見證人們鞠了一躬,隨後走向了比賽場。

    ……

    兩人劍拔弩張,等藤方信子一宣讀開始後,便看見這兩人身形一晃,紛紛化作了殘影在這個寬闊的比賽場上以極快的度在移動!

    虛影亂竄,步伐亂閃,感覺這個菱斗場上有很多個人在奔跑一般,一些修為較低的法師甚至都看不見他們兩個人何時交鋒,何時出現了魔法踫撞……

    “竟然兩個都是度型的法師,這有意思了。”導師藤方信子笑了起來。

    “那個中國選手的臂鎧有些古怪。”日本軍司目光銳利,很快就識破了官魚殺手 。

    “如刺客一般刁鑽近身,以度化作撕開敵人的利刃,若風一般避開致命一擊,看來他們兩人之間的交鋒要麼會持續很長的時間,要麼會在一瞬間結束的。”望月名劍說道。

    “千燻,你覺得誰會贏?”導師藤方信子問道。

    “對方的度恐怕更快……他們開始動用魔具了。”

    就像兩個快劍手,若是同時向對方刺出劍去,度更快者必定會獲得勝利,這場度與度的對決其實並不會存在太大的懸念。

    金的岡本嵩現自己度竟然慢對方一籌後,果斷的幻出了履魔具來,讓自己的身法得到更高一層的提升。

    岡本嵩有履魔具,官魚同樣也有,有趣的是,官魚的履魔具似乎要遜色于岡本嵩一些,于是在兩個人都動用了魔具的情況下,他們在度上幾乎持平了!

    想來也是,官魚的那特殊鎧刺是花費了不少銀兩的,這里花得資源多了,其他地方的行頭自然沒法配備到頂尖程度。

    整個斗場遍布了這兩人布置的風軌,它們就像是無數條青色的履帶,縱橫交錯在這個比賽場中,這兩人對風的駕馭都非常的老道,不單單可以踩著自己的風軌進行飄行,更可以駕馭對方的風軌……

    先是在地面上交鋒,很快便在半空中拼殺,官魚利用自己的臂鎧不斷的尋找以及必勝的時機和角度,而岡本嵩則以靈巧的身法和敏銳的意識在閃躲那利刃破曉,纏斗許久都不見分出勝負。

    果然如望月名劍說的,這場戰斗要麼高下立判,要麼持續良久,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更多的是在尋找時機,多次試探都沒有輕易的下狠手。

    他們兩個的戰斗更像是擊劍,如果進攻都是試探,那麼也易于防守,假如想要深入刺敵,反倒立刻露出破綻,被對手抓住了時機。

    官魚是在進攻,可他不敢輕易深入,他從對方那沒有慌亂的閃躲中看出了那份隨時等待反擊的狡詐!

    ……

    “好無聊的戰斗啊,看得人都打瞌睡了,換作是我,三兩個魔法就把那趙滿延弟弟給成渣了。”莫凡吃飽了,不免打起了瞌睡。

    這種晃來晃去的戰斗,看得人眼楮就是累,他索性懶得看了。

    可就在莫凡打瞌睡這會,一聲刺耳的金屬聲音響起,驚醒了正想要閉目養神的莫凡。

    定楮一看,原來官魚的臂鎧刺扎進了岡本嵩的鎧魔具之中,有鮮血從那件鎧甲上溢了出來。

    不過官魚自己也被一陣後續的狂風給卷了出去,整個人被打飛到了空中,重重的跌倒在堅硬的地板上。

    岡本嵩還想要施展魔法,給官魚一個重擊,可肩胸位置的疼痛讓他的中階魔法斷裂了,沒有抓住這寶貴的反擊機會。

    官魚落地後有些頭昏眼花,骨頭震痛的爬了起來。

    他看著岡本嵩,眼楮里帶著幾分驚愕和惱怒。

    官魚本以為自己贏定了,沒有想到岡本嵩設了一個風盤陷阱,還好自己在那風盤陷阱涌起來之前刺傷了他,讓他無法順利施展進攻魔法,否則自己被卷暈的那會是毫無防守之力的!

    “狡猾的東西。”官魚冷哼了一聲。

    “點到為止,中國國府隊代表官魚勝。”藤方信子立刻開口道。

    藤方信子不喜歡這群中國人是一回事,可比試就必須公平公正,這場確實是岡本嵩輸了,輸在低估了官魚爆出來的驚人度,輸在忽略了風盤陷阱的那些許延遲。

    很快,日本隊這邊就有人站出來為受傷的岡本嵩治療。

    官魚也被江昱給服了下來,由南榮倪為他檢查身體情況。

    “骨頭斷了幾根,你躺著別動。”南榮倪用手懸空一撫,便知道官魚的傷勢了。

    “這麼慘?”江昱有些詫異道。

    “哼,我差一點能刺他要塞,那家伙鐵定比我慘!”官魚嘴硬道。

    “最後的交鋒好精彩啊,我差點以為你要輸了,沒有想到你那麼大膽,用度強穿風盤陷阱。”祖吉明說道。

    “接下去讓我上吧,打個日本守館學員都這麼狼狽,也是夠丟人的。”莫凡對官魚沒啥同情心,嘲諷了一句。

    “行,我壓軸……不過,你別輸了哦,輸了的話,我那場就沒意義了。”蔣少絮說道。

    “放心,我一定打得那個日本女人欲|仙欲|死”莫凡拍著胸膛道。

    “流氓。”蔣少絮罵道。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