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script>“不會吧,千燻小姐真的動怒了,那些植物是可以往人體內生長的,無孔不入,什麼眼楮啊、鼻子啊、咽喉啊,還有那里啊,想到有植物往這些地方生長進去,我就渾身雞皮疙瘩。”雞冠發日本男說道。

    “隊長,你說得這麼詳細,難道你被千燻小姐這招折磨過?”紋臉日本學員說道。

    “我可沒有,我是听東守閣的人說的,這人何止是要倒大霉了!”

    “是啊,惹誰不好,惹千尋小姐。”

    望月名劍是有些坐不住了,他擺明要終止比賽。

    旁邊的藤方信子卻不希望比賽結束,因為那中國學員確實太過分了,什麼話都罵得出來,和一個流氓地痞有什麼分別,該狠狠的教訓一番。

    “如果是讓其他人來做這種事,那我們也不理虧,可讓千燻這樣,傳出去不太好。”望月名劍說道。

    “我說你們兩個在爭執這種東西的時候,就沒有感覺到有一股很濃烈的火元素在涌動嗎?”坐在中間的那位日本軍司說道。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釋放自己的感知。

    正如日本軍司所說,賽場上確實有不尋常的火能量。

    ……

    “就憑這些破條破藤也想困住我?”莫凡的聲音從植物蠶繭中傳了出來。

    炙熱,再炙熱,莫凡身體都已經化成了烈焰,那些妄想朝著自己身體里生長的植物頃刻間被燒成了灰燼。

    “小炎姬,燒光它們!”

    莫凡知道光憑自己的力量未必掙脫得開,當下不再保存實力,召喚出了小炎姬來。

    小炎姬一看到這種情況,也不多想,立刻釋放出強大的劫炎來。

    玫炎和劫炎同時燃燒,同時朝著周圍擴散出火浪,即便是厚實的植物蠶繭也抵擋不住。

    一層接著一層的植物被火焰給焚燒,不久之後就看見碩大的植物蠶繭中有火苗溢出,沒多久這些火苗燒得劇烈,迅速的吞沒了所有……

    “喝!!!”

    莫凡猛的將烈焰散出,火舌狂舞,厚厚的植物被燒裂,被燒碎,被燒成了無數的粉末。

    站在烈焰中,火勢引燃了那麼一堆植物而變得更旺盛,小炎姬的附體更讓莫凡變成了一個從烈火中誕生的狂魔,霸氣而充滿隨時都會爆炸的野性!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坤之林……夠不夠我的火焚的!”

    “天焰葬禮!!”

    不立刻掙脫,那是莫凡正在醞釀高階魔法。

    他的高階魔法釋放速度太慢了,要當著別人的面釋放,百分之百被中斷!

    正好植物蠶繭給自己裹出了一片完美的保護層,望月千燻也不知道自己在里面做什麼……

    “高……高階魔法!!!”

    那坐在前排的九名守館學員一個個瞪大了眼楮,瞳孔中映著渾身烈焰狂燃的莫凡。

    望月名劍、藤方信子都有些動容了,他們也很詫異,這個跟個痞子一樣的家伙竟然是一位火系高階法師,並且利用望月千燻的一點松懈完成了那復雜無比的星之火座!

    火系星座璀璨無比,三百六十度環繞的星圖立刻賜予莫凡無窮無盡的火焰力量。

    火雲成型,焰雨滴落,一片刺目的通紅統治了上空,更在墜落到這塊菱斗場上之後,徹底統治了比賽場地。

    每一滴焰雨都可以燃成一片,焰雨密集,全部相連之後,便是燒成通紅的一灘火海。

    望月千燻之前布置的坤之林在火焰之雨的襲卷下立刻化成烏有,火海範圍里,哪怕千燻彈出再多的種子,也會被一下子燒得精光。

    火海統治了斗場,望月千燻站在這片被莫凡掌控的烈焰之中,身上不知何時已經覆蓋上了藍色的法鎧。

    火浪一層一層往望月千燻身上撲去,望月千燻則迅速的避開,一直退到了菱斗場的邊緣位置。

    她的藍色法鎧抵抗力十足,如此凶猛的火勢竟然也無法將其燒毀……

    望月千燻眼楮里閃爍著詫異,卻沒有一絲絲的慌張。

    高階魔法已經非常可怕了,看天焰葬禮這近乎籠罩了整個菱斗場的熊熊烈焰便知,外層的保護結界都受到了強烈的沖擊,可望月千燻並沒有因此落敗,她面無表情的躲開那些席卷過來的火海狂瀾,更靈敏的與天空中不斷砸落下來的焰雨錯開。

    “水花天幕!”

    最後,望月千燻沒有再隱藏實力了,看到更強的一波天焰葬禮漫天落下後,她迅速的完成了水系的星座,纏結出了一個水幕結界,抵擋著這最強勢的一波火雨狂襲!

    “臥槽,這女人也是高階的!”趙滿延瞪直了眼楮。

    “早該猜到,她的植物系掌控力也只有高階法師的意念可以做到。”南玨說道。

    “不對勁,不對勁。”艾江圖眉頭緊鎖。

    “是啊,太不對勁了,這女人強得離譜,莫凡都動大招了,竟然沒把她干掉。”江昱說道。

    天焰葬禮一出,基本上什麼鬼都會被燒得面目全非,莫凡動用了這麼強的魔法了,換作是任何人都得敗下來,可那個日本女人竟然一開始還不施展高階魔法,直到最強的一波襲卷下來後,她才施展出水花天幕。

    她抵擋得雖然談不上很從容,但也談不上狼狽啊。

    “呼呼呼呼~~~~~~~~~~”

    烈焰遍地燃燒,幾乎沒有一寸土地是平靜的。

    望月千燻被逼到了角落,迫不得已施展出了水花天幕來,否則她會被天焰葬禮的焰雨給轟到斗場外。

    “真是小看你了。”莫凡踩著火海朝著望月千燻走去,臉上沒有了半點隨意。

    “彼此彼此。”望月千燻深呼吸一口。

    ……

    那般日本學員們看得眼珠子都瞪了出來,好半天沒回過神。

    他們不敢相信望月千燻竟然被逼到了賽場邊界,若水花天幕施展的速度再慢一些,她便是輸了這場啊!

    望月千燻差點輸掉,這在他們西守閣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隊長,你有沒有把千燻小姐逼到這種程度啊?”紋臉日本學員忍不住問了一句。

    “只在她大意的一次對練中有過,但很快我就被完虐了。”雞冠發日本男子神色凝重道。

    (要票,就是這麼坦蕩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