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接下去是蔣少絮與小池翔子之間的戰鬥。

    很沒有意外,在單挑上心靈系的法師基本上沒有輸的理由,那持續的心靈衝擊讓對手根本沒有任何機會釋放出一個魔法來。

    想當初在明珠學府的時候,莫凡就領教心靈法師的噁心,要不是正好自己有一條專注項鍊,真的就被那丁雨眠完虐了!

    小池翔子實力應該還可以,奈何蔣少絮的心靈魔法有着絕對的優勢,沒多久小池翔子就不堪受辱的認輸了。

    蔣少絮頭擡得極高,眼神傲然,還不忘對輸了的小池翔子說一句:“這就是國府選手和守館選手的差距,別拿一些其他國家輸的情況來衡量我們。”

    三場全勝,並沒有辜負之前的那份囂張。

    比試結束,大家各自回到房屋裏休息,想來中國國府成員的實力應該給予了西守閣的人不小的震撼。

    ……

    深夜,之前那位日本軍司緩慢的走在木頭的迴廊之間,他的手中拿着手機,正小心翼翼的和電話那頭的人說話。

    “錄下來了,今晚就會把戰鬥的信息發給你們。很可惜,這次他們只派出了三名選手出戰,要是能夠再多收集到一些情報,對將來的對戰會更加有利。”日本軍師說道。

    “高木將軍,你們西守閣的學員們真是令人失望啊,比賽的情況我已經大致從另外一名部下那裏瞭解了,你們的守館人並沒有真正獲取太多的東西就敗下陣來。”那個有些渾濁的聲音傳了出來。

    “那也不至於,如果您看了第二場的比試,相信會有不錯的收穫,那名中國選手是和望月千薰切磋,但他許久沒有敗下陣來,甚至施展出了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火系力量,我重新看了一遍錄像,不出意外的話,這名中國學府選手應該還是一名召喚系的法師,他擁有比較罕見的火元素契約獸,是那特殊的契約獸賜予了他強大的火系之力。”高木將軍說道。

    “哦,我有聽說些許……先不說這些事了,那個該死的鶴田還不肯說嗎?”那位聲音渾濁的男子問道。

    “沒有說的意思。”高木將軍回答道。

    “那就讓他在東守閣多呆一陣子,我倒要看看是他的骨頭硬,還是東守閣的刑罰更硬!”

    “假如他還是不願意說呢?”

    “你真以爲他會用自己的性命來保守這個祕密?”

    “我想……啊,千薰,這麼遲了這麼還不睡啊。”高木將軍話說到一半,忽然間發現望月千薰,急急忙忙說道。

    望月千薰站在一座拱橋走廊之中,高木將軍是自己走上去的,並沒有留意到被陰影遮住的望月千薰。

    望月千薰轉過頭,身上穿着一套畫着花扇的腰帶和服,********的身段在皎潔的月光下顯得格外誘人,掩藏的那份性感總會在不經意間撩人的心。

    “這麼晚了,您在和誰說話呢?”望月千薰見高木將軍手機亮着,微微一笑詢問道。

    “哦……哦,一個不懂事的部下,犯了一些錯誤,我正批評他呢。松本,第二天早上你最好把我想要的計劃交到我的辦公室裏,否則我把你發配到最邊境去守孤島!”高木將軍對着手機裏的那人嚴厲的說道。

    遠在東京,海戰城上的老將軍臉一黑,卻還要配合高木將軍演下去,低聲下氣道:“好的,高木將軍,我會連夜修改的。”

    “那就這樣。”高木將軍不耐煩的掛斷了手機,將手機往兜裏一塞,臉上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目光凝視着有幾分迷人的望月千薰。

    高木將軍大概四十歲左右,個子不高,臉上的肉很鬆垮,微微耷拉下去,一雙小眼睛在笑起來之後就眯成了縫,也不知道這窄窄的眼眶裏究竟藏着什麼心思。

    “睡不着嗎,不如到我閣屋裏喝點清酒吧,我的老朋友在東京那裏給我帶回了一盅,我知道你也喜歡梵的味道。”高木將軍走到了望月千薰的身旁,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

    “我有點困了。”望月千薰生硬的回答道。

    “哦,那就去吧。”高木將軍也不強求,平和的說道。

    “東守閣該換防了,您不過去嗎,高木將軍?”望月千薰往東面的那座山上看了一眼。

    “我拿樣東西就過去……哦,對了,你大哥鶴田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們已經派出很多人去找他了,可依舊沒有半點線索。”高木將軍說道。

    望月千薰沒有說話,只是站在那裏。

    高木將軍緩緩的往前走,經過望月千薰的時候,眼珠子斜下的瞄了一眼她的背影,嘴角輕輕一揚,目光中也有邪光閃耀。

    高木將軍離開之後,望月千薰還站在原地,她所謂的困明顯只是擺脫高木將軍的糾纏,她擡起了頭,注視着那個黑漆漆的聳立在東山上的東守閣,神情複雜。

    “你真的在裏面嗎,他們爲什麼要囚禁你?”望月千薰喃喃自語着。

    ……

    “嗚嗚嗚~~~~~~”

    “嗚嗚嗚嗚~~~~~~~~~~”

    上閣,一縷警戒紅光忽然間灑落了下來,緊隨而來的便是一陣接着一陣的境聲,如同防空警報一樣響徹在這片安靜的夜裏。

    望月千薰聽到了聲音,立刻跳到了高處,詢問那名上閣樓的哨者道:“發生了什麼事!”

    紅光讓整個沉睡的西守閣一下子沸騰躁動了起來,一隊又一隊的守衛者在階梯、迴廊中走動着,紛紛到了哨樓的高處。

    西守閣其實就是一個山上要塞,東面就是一片不屬於大阪地界的妖魔之海。

    “海中有東西!”一名哨崗軍法師回答道。

    “是什麼東西,看清楚了嗎?”望月千薰問道。

    “在海里,看不清是什麼東西,但我們放在海陸架中的警標器被撞毀了上百個。”那名哨崗法師說道。

    “上百個??難道有一大羣妖魔進犯??”

    “不,好像就只有一個!”

    望月千薰聽到這句話,那雙眼睛裏頓時充滿了驚愕和恐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