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監獄裏,犯了錯誤的刑人會被關到小黑屋之中面壁思過,那種連一點陽光都沒有h甚至連空氣都不通暢的狹窄空間裏,在那裏,時間會變得格外的漫長,在那裏,人的精神會因爲黑暗、狹窄而變得崩潰。

    同樣的,在東守閣這裏,造成騷亂的煩人一樣會被關押到一個充斥着詛咒的牢房裏,被稱之爲噩夢間。

    詛咒間會讓犯人昏昏欲睡,而睡着後的人將會被噩夢給纏繞,人沉浸在噩夢中無法甦醒,而甦醒過來便發現自己其實也就深處在一個噩夢裏,精神遭受着巨大的折磨,這就是東守閣對擾亂犯人的懲罰,即便是那些邪惡魔頭,他們也有他們內心最爲恐懼的東西,噩夢間都會將其從心靈深處挖掘出來,並且在夢境中真實的呈現,那種滋味絕對沒有人敢嘗試第二次!

    望月千薰確定自己哥哥若是在剛纔殺了三名守衛的話,那一定是會被拋到這個噩夢間的,只要去那裏就一定可以將事情查一個水落石出。

    莫凡自然是捨命陪美人了,誰讓自己污了別人的清白。

    穿過了那些狹窄的道路,整個過程莫凡沒有看見一個牢房,更沒有看見一個門,這座城堡讓莫凡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

    “噩夢間裏應該有人把守着吧?”莫凡詢問道。

    “不然我叫你來做什麼?”望月千薰說道。

    “臥槽,你是要我去對付那些守衛?”莫凡臉馬上就黑了下來。

    “放心,那些守衛的實力你對付起來並不難,尤其是你擁有暗影系能力,在這個漆黑一片的城堡裏會更加得心應手。”望月千薰說道。

    莫凡還能說什麼,他甚至有些懷疑望月千薰其實一開始就發現了自己闖入她的房間,然後故意把衣服脫了給自己看,好讓自己上了她這個賊船。

    走道兩旁點着幽幽的燭火,火光將兩個人鬼鬼祟祟的身影映在牆壁上。

    兩人步子已經很輕了,可依舊感覺腳步聲大得可以傳到很遠的地方。

    前面的路開始往下沉,變成了螺旋式的階梯,很明顯這是通往東守閣的地下層了。

    不知走了多久,整個空間纔開始漸漸的寬敞起來,莫凡和望月千薰躲在了階梯下方的轉角,望月千薰稍稍探出腦袋,目光注視着前面的一個大地廳。

    地廳呈現花瓶狀,現在莫凡和望月千薰就在瓶口這個比較狹窄的位置,長長的地廳裏面一共有四名穿着靛藍色守衛服的男子,從他們的氣息來判斷,應該都是中階法師。

    WWW▪ ttκan▪ co

    “東守閣裏大部分犯人都被禁制壓制了實力,所以中階法師在他們眼中已經是很強的存在了。”望月千薰低聲給莫凡解釋道。

    “我可以一口氣搞定三個,另外一個你來想辦法。”莫凡看了一下那四個守衛的站位,對望月千薰說道。

    “行,我對付最遠端的那個。”

    ……

    地廳的照明便只有牆壁上那些微弱的火光,這個城堡的擁有者明顯對現在的科技不是很放心,幾乎不接入任何電設備。

    這樣古舊的環境倒是給莫凡行了方便,光線微弱的情況下遁影施展起來是最舒服的,幾乎沒有死角……

    莫凡整個人化成了一個影子,倒貼着地廳昏暗無比的天花頂慢慢的往那三個守衛靠近,一雙賊溜溜的眼睛還在那裏轉動着。

    他一點點靠近,防止這些人裏面有光系的法師。

    光法師對這種暗影蠕動是非常敏感的,靠近其一百米範圍,就很容易被發現,莫凡現在自然是在離其一百米左右的位置進行試探,看看對方有沒有擡起頭觀察天花板的那種意圖。

    望月千薰告訴莫凡,必須在瞬間將他們全部制服,他們每個人手上都拿着一個儀器,只要他們按照某種頻率連續按動三次,就會向外面發送出警報,所以莫凡此刻心裏也很緊張。

    靠近了一百米,莫凡的影子稍稍往前蠕了一下。

    “我草,要不要這麼衰?”

    莫凡在心裏暗罵了一句,因爲他發現那個守衛中間的那個人忽然間擡了一下頭,往這個方向看來。

    莫凡不敢動,整個人完全貼在昏暗中,就連眼睛也不敢隨便亂看了。

    “山治,你看什麼呢?”其中一個顯得幾分慵懶的守衛問道。

    “那裏黑暗氣息有點濃。”那名叫做山治的守衛說道。

    “整個東守閣都佈置着一個黑暗大陣,黑暗氣息會出現一些波動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你不要因爲剛纔發生了那點暴亂就大驚小怪,鬧事的傢伙在裏面享受美夢呢!”另一名守衛說道。

    “我覺得還是檢查一下比較好。”山治說道。

    “是不是因爲那邊的壁燈滅了的原故啊。”慵懶的守衛指了指其中一個暗掉的壁燈。

    “哦,恐怕是吧。”

    “哈哈哈,我當初來這裏當班,也是像你這樣疑神疑鬼,不要……咦,怎麼又暗了一盞!”

    “我看看……又暗了,不對勁!!”

    四名守衛發現壁燈暗了好幾盞,神色立刻就變了。

    可就在他們目光凝視着暗掉的地方時,天花頂上一下子閃耀起了詭異的光芒,六柄梨刺悄無聲息的飛了下來,準確無誤的釘在了這三人的身上。

    一釘定身,雙釘鎖神!

    莫凡出手乾淨利落,在他們分心的那瞬間直接出手,將他們的身體和心神一起給禁錮住了,讓他們不僅不能動彈,就連魔法也施展不出來!

    “敵襲!!”

    離得這裏最遠的那名守衛發現了不對勁,怪叫了一聲,立刻拿出放在一旁的警報器。

    他剛要摁下去,忽然間旁邊的牆壁之中生長出了一根長長的灰藍色桔梗鬼木手,鬼木手相當靈活,在守衛暗下第二個鍵的時候便將警報器從這名守衛中奪了過來!

    守衛大叫了起來,結果鬼木攀爬的速度極快,從雙腳到腰部,又從腰部一直纏裹到他的嘴。

    沒幾秒鐘,這守衛被裹成了一個木蠶繭,規模沒有莫凡之前那個大就是了,但也是被徹徹底底制服,動一根手指都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