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房間的門是鎖住的,不過這點小門根本就攔不住莫凡這種深夜闖入孤婦、寡女手的人,只要稍稍找一個有窗子的地方,一個遁影便可以輕輕松松的闖入。

    一團清晰的人影,正悄然的貼著角落,無聲無息的滑入到了半掩著的窗戶里,這個窗子比較復古,小小的簾子盡管是給莫凡的潛行帶來了一些阻礙,但這些都是小事情,莫凡早已經擁有各種克服的辦法。

    “哼哼,果然沒有在屋子里。”莫凡環顧了一圈,現這間寬敞的房間除了點著明亮的燈之外,根本就沒有望月千燻的影子。

    屋子是復古與現代的結合,里面一塵不染,東西也擺放得分外整齊,連床鋪都看不到一點點的褶皺,看著那擺放著香水、手霜、液等等精致瓶子的梳妝台,看著桌架上放著的琳瑯滿目的掛飾、帶、腰綢,看著那獨立衣架上掛著的一件柔軟和服……

    恩?

    這件和服好熟悉,貌似是她今天穿著的,上面還散著一股子熟女撩人心魄的芬芳,重重的一嗅,似乎腦子里就能夠浮現出望月千燻那和服袍子里裹著的凹凸胴|體。

    “好香啊,人在,屋子里怎麼會有這麼香的氣味……”莫凡很快又嗅到了一種香而不膩的味道,似乎是從旁邊的浴室那里飄出來的。

    “嘎吱!”

    忽然,浴室的門緩緩打開了,一個牛奶光滑、光澤的長腿邁了出來,那筆挺與美縴,讓人腎上腺素一下子就涌了起來!

    莫凡一開始是盯著下方的,情不自禁的將目光往上抬,也順著那一截性感的****再往上滑去!

    一抹紫色的浴巾,正好遮掩住了那最重要的位置,但浴巾明顯不是包裹住的,而是由于****的主人正在擦拭著身子的姿勢垂了下來,很不巧擋在了那里,莫凡甚至可以看到光滑消瘦的骨盆……

    莫凡生吞了一口空氣,再猛的往上看去,果然不出所料,那小小的浴巾完全遮擋不住她胸前那波瀾壯闊,這大而不垂的彈性,那白且玉潤的色澤,那完美的球狀!

    “巴嘎!!!”

    望月千燻正擦拭身體,哪知道屋子里多出一個人來,她的反應非常快,迅的用浴巾將自己身體完全包了起來,並操控著魔藤將她那件掛在衣架上的和服給扯到自己面前!

    和服迅的往自己身上一批,濕漉漉的頭也甩動了起來。

    這個過程不到一秒鐘時間,莫凡再也沒有機會欣賞到她那火辣辣的身材了。

    “給你五秒鐘,不夠合理的話,就給我去死!”望月千燻整張臉漲得粉紅粉紅,但目光卻冰冷到了極點。

    “這……這……誤會,我不知道你在……”

    “2秒!”望月千燻冷冷的吐道。

    “臥槽,你冷靜點。”

    “3秒!”望月千燻目光凌厲,可以看到有黑色的鬼木正在房間中生長出來,這些鬼木也迅的封死了房間所有可能的出口,也就是說2秒鐘之後,莫凡再不能說出一個理由來的話,她就不會給莫凡活路!!

    “鬼木!!我在通往東守閣的吊橋飛廊處看到了跟你相似的鬼木,我以為是你,所以來你這里證實,我哪里知道你就在房間里,還正好在洗澡……我真不是你想的那種人!”莫凡語極快的說道。

    “7秒!”望月千燻等莫凡說完才吐出了這個數字。

    “你相信我,我剛從上閣下來,我真的看見了跟你一樣的鬼木,否則我怎麼會無緣無故到你房間來!!我真不是那種人!!”莫凡說道。

    望月千燻一直冷冷的注視著他,眼楮里早已經閃爍著殺人的寒光。

    濕漉漉的頭耷拉在她的背後,水正一滴一滴的打落在地板上,屋子里的氣氛怪異到了極點。

    “你說你看到了我使用的鬼木?”望月千燻一字一句的問道。

    “千真萬確!你的鬼木是比較靈種,呈現的是灰藍色,並且帶有桔梗花狀……這種鬼木出現在東守閣,並且一下子抓了三個東守閣的守衛,將他們拋到了吊橋外,那三個守衛立刻灰飛煙滅。”莫凡急忙說道。

    “你把事情從頭到尾說一遍。”望月千燻面無表情的說道。

    莫凡見一切有緩和的余地,這才送了一口氣。

    可還沒等他心放下來,就看見背後分別出現了兩個灰藍色的桔梗花,桔梗花的花蕾處有尖尖的花刺伸了出來,就卡在莫凡的面前!

    “有半句假話……哼!”望月千燻說道。

    莫凡冷汗都滑了下來,真是好奇心害死貓啊,自己無非是來確認一下誰知道正好撞見別人在洗澡,未免來得太是時候了……呃,這女人身材真辣,看得人血脈膨脹啊!!

    莫凡沒敢再胡思亂想下去,急忙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吐了一遍。

    海洋處出現了巨型生物的事情,望月千燻是知道的,再加上莫凡描述的有關上閣的情況、軍官小澤、吊橋飛廊守衛著裝的符合,望月千燻不得不相信莫凡的這些描述了。

    “我確實沒騙你,那個鬼木一下子殺了三個守衛,而且我在吊橋飛廊的另一邊听到了很多次慘叫聲和求救聲。肯定有什麼人在東守閣大開殺戒,可望月名劍卻急著趕我走!”莫凡說道。

    東守閣到底藏著什麼,這是莫凡實在無法理解的地方,那三個守衛在那強大的禁制中灰飛煙滅的那一幕現在還印在莫凡的腦海里,心有余悸!

    望月千燻低著頭,神情復雜到了極點。

    屋子里一下子寂靜了,那美人出浴的香氣仍舊撲鼻而來,莫凡偷偷的打量著望月千燻,腦子里的畫面從那三個守衛慘烈的死狀一下子到了比較不堪描述的邪惡畫面上,身體又難免燥熱了起來。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你闖到我房間,污了我清白也是事實,我會讓人來處置你,你也不需要在參加什麼世界學府大賽了,等著被遣送回自己國家,接受應有的懲罰吧!”望月千燻冷言冷語道。

    “姐……我真不是故意的,咱們私了行不行?”莫凡一個頭兩個大。

    “可以!”

    莫凡愣了一下。

    我草,要不要這麼干脆的答應。

    真可以私了?

    可是,莫凡並不覺得望月千燻是那麼好說話的女人,莫非有什麼更坑爹的事情在等著自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