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和望月千薰都沒有再去碰這個凝華珠。?/p>

    然而這凝華邪珠好像察覺到自己馬上會被收回到東守閣了,竟然自己開始滾動了起來。

    路邊有一個排水口,這凝華邪珠往排水口滾了過去,竟然妄想從下水道逃脫。

    這玩意兒是珠子形態的時候,顯然行動能力極大程度的受到限制,需要寄生在別的生物上才能夠大顯神通。

    若是讓它滾到下水道,隨便依託在一隻老鼠身上,估計也可以變成一隻恐怖至極的鼠妖!

    莫凡可不會讓這東西禍害人間,他目光鎖定了這顆珠子,直接催動了意念,強行將這珠子給挪了回來!!

    “隔空移物?”望月千薰微微愣了一下,瞪圓了眼睛看着莫凡。

    “什麼隔空移物,你看錯了。”莫凡笑了笑,掩飾了起來。

    望月千薰精神還處在恍惚狀,她也覺得自己應該是看錯了,莫凡只是一個高階法師,怎麼可能擁有那麼多個系……

    那顆回到原位的凝華邪珠顯得異常憤怒,不斷的顫動了起來。

    但這東西再晃也沒有用,望月名劍已經從西守閣那裏趕了過來。

    這滿臉鬍鬚的老頭走到了莫凡和望月千薰的面前,他注視着地上的凝華邪珠許久,眼睛裏閃過一絲銳利之色!

    那凝華邪珠似乎很懼怕望月名劍,呆在那裏一動不動了,徹徹底底變成了一顆沒有一點生氣的黑色珠子。

    這個時候,望月名劍才走過去,用一層銀色的布將這凝華邪珠給包裹了起來。

    望月名劍自然是大阪極有名望的法師,他遣散了警方和城市獵妖隊,將望月千薰和莫凡帶回到了西守閣。

    很顯然,望月名劍並沒有對這件事進行宣揚,甚至封鎖了消息,沒讓事情擴散出去,尤其是擴散到高木將軍那裏。

    ……

    望月名劍將莫凡和望月千薰帶到了一間天頂是敞開的冥室裏,月光與星光可以灑落到這間屋子,並通過牆壁上的那些夜光之飾,將整個冥室都照耀到,讓人感覺像是坐在浩瀚的宇宙星空當中,沐浴着星月光華。

    望月千薰跪坐在木質的地板上,頭髮垂落下來,深埋着頭,像一個做錯事但並不害怕接受懲罰的女孩。

    莫凡則是席地而坐,環視着周圍的裝飾。

    望月名劍背對着他們兩個,和望月千薰那樣跪坐在月光泄落的地方,整個人顯得靜穆莊重。

    “千薰,你很讓我失望。”望月名劍說道。

    “弟子知錯了。”望月千薰不敢大聲說話。

    “即便你知道鶴田就在東守閣,你也應該先將所有的事情屢清楚來,這樣魯莽的行事,哪怕一切真如你看到、想的那樣,一樣只會將事情變得更加複雜。”望月名劍說道。

    “我不知道該詢問誰。連忠心耿耿的鶴田都被囚禁在東守閣……”望月千薰低着頭說道。

    “那你就選擇相信他嗎?”名劍老頭說道。

    望月千薰看了一眼莫凡,頓時沉默不言。

    “我是外人,自然不會蹚到你們之間的勢力相爭、利益角逐裏面。我說名劍老頭,你先說說這珠子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吧。你明顯是知道這玩意兒的存在……”莫凡說道。

    “人有靈魂,法師的修行,便是修魂,靈魂越強大,代表着該法師越強。但每個人的靈魂都不是完全純淨的,即便整個東守閣籠罩在詛咒之陣下,它會汲取那些邪惡法師的魂魄,但卻消除不掉那些邪惡法師們靈魂中的怨、邪、婪、恨、殺、憤、欲……東守閣又還存在着黑暗大陣,這黑暗的環境,便讓這種原本零碎不堪的殘念滋長、壯大,也就是變成了你們現在看到的這個珠子。”望月名劍說道。

    “你們日本果然多妖孽,器皿有妖,就連監獄邪念也能夠滋妖!”莫凡嘀咕了一句。

    “也多虧你及時阻攔了千薰,否則一個新的紅魔將在不久之後降臨日本。”望月名劍說道。

    “魔?”莫凡感到幾分不解。

    “這東西稱之爲紅魔,其魂魄與絕大多數靈魂形態的生物不太相同,是呈現暗紅色的。並且,一切被其寄生操縱了的生物,死後靈魂也會有暗紅色的邪惡印記!”望月名劍說道。

    一旁的望月千薰也點了點頭,她在向那些路人出手的時候,眼睛可以直接看到他們的靈魂,而他們在被自己的植物給寄生的過程,靈魂似乎正是被烙印上一種邪異的暗紅色,像是與邪魔簽訂了一個可怕的契約一般!

    暗紅色靈魂印記!!!

    莫凡猛的從地板上站了起來,身體莫名的發冷。

    無論是活物的靈魂,還是邪靈、妖魔、幽靈,只要徹底死亡,都是呈現藍色或者青色,絕對沒有暗紅色!

    但是,莫凡清楚的記得,冷青與自己談起靈靈父親的事情時,正是靈魂中出現了暗紅色的詭異印記,包括那隻吸血鬼聶東,死亡後也出現了這種狀況!!

    “老頭,你們這東守閣是不是很久以前就跑出去一隻紅魔!!!”莫凡臉色都變了,重重的質問道。

    望月名劍身子輕輕一顫,有些愕然的轉過頭來,目光注視着突然間如此質問的莫凡。

    望月千薰也站了起來,不知道莫凡爲何這般激動。

    名劍老頭臉上表情僵硬,那雙深褐色的眼睛因爲對往事的恐懼而劇烈的晃動着。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望月名劍緊緊的盯着莫凡。

    上一代紅魔,那是望月名劍一輩子的噩夢,即便過了那麼多年,望月名劍在夜裏也會因爲那一年那一夜發生的事而驚醒,一身冷汗!

    是的,他們東守閣在多年以前確實跑出去了一隻紅魔,時至今日他們這些老一輩的守望者們也沒有敢將這件事透露半點!

    他怎麼都不會想到,一個來自中國的學員,竟然一語道出了他們堅守了這麼多年的祕密。

    一旁的望月千薰也愣住了,這紅魔究竟有多可怕她是親身體驗過的,讓她不敢相信的是,東守閣曾經放出過這樣一個令人感到極度危險,可怕到了骨髓裏的東西!!

    ——————————

    (敢求票纔是男人的浪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