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一陣頭疼,到頭來自己只知道了紅魔的來歷,卻根本不知道那傢伙究竟在哪裏,又做了什麼。

    這樣的話,又怎麼幫靈靈報仇呢?

    “莫凡同學,正好老朽有一事請你幫忙。”名劍老頭說道。

    “老人家,我很忙的。”莫凡直接拒絕道。

    “凝華邪珠是一個不祥的東西,說實話,交到自己人手上我都未必能夠放心,我知道你們隊伍即將前往東京,我希望你將凝華邪珠交給我在東京的一位舊友,他是唯一一個能夠將邪珠那股子怨氣給淨化的。”名劍老頭說道。

    “喂喂,我沒答應,你別就這麼順理成章的把這個委託給說出來!”莫凡說道。

    現在西守閣是高木將軍在統攬大權,凝華邪珠這東西遲早會被他給找到,一旦讓他獲得,後果便會更加嚴重,名劍老頭其實更希望將這珠子給送走,送得越遠越好!

    “這凝華邪珠中確實是蘊藏着能量,並且由召喚獸來吸納的話,副作用也會大大的降低,若是你能夠幫助我們解決這次困難,凝華邪珠內的一部分塑魂之力你可以取走。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應該也是一個召喚系法師,比其他人更需要這種能夠給召喚獸塑魂的寶物……唉,爲一箇中國國府選手提供這樣的資源,上頭要是知道,應該會怪罪我的吧。可現在也別無辦法,凝華邪珠剛剛成型,魔性還沒有那麼強,乘早將其淨化是最好的選擇。”名劍老頭說道。

    聽到名劍老頭提出的條件,莫凡不由的有些心動了。

    疾星狼的進階一直都是個問題,它停留在那個實力太久了,再下去的話就有點跟不上自己的戰鬥要求。

    這疾星狼一直對自己忠心耿耿,莫凡自然是不想更換的。有條件還是要將它實力提升上去。

    可一想到這玩意兒有些邪乎,莫凡心裏還是有些許排斥。

    “你爲什麼不找別人。”莫凡覺得這名劍老頭未免也太相信自己了。

    “你覺得這東西適合被更多人接觸到嗎?”名劍反問了一句。

    確實,從望月名劍對陳年舊事的描述來看,至親至愛的人都會反目成仇,這東西真不是隨便可以交出去的。

    “老師,您讓他來護送,是不是有些……”望月千薰說道。

    “莫凡同學和一秋一樣,是少數能夠在這凝華邪珠的蠱惑下還能夠保持清醒的人,這次你護送邪珠,我不會告訴任何人,莫凡你也絕不要和你的隊友們提起,銀紗包裹情況下的邪珠與一個普通珠子沒有什麼區別,你只要抵達東京,將東西交給我的老友,你就可以獲得一個優越的戰魂,爲你召喚獸進行一次強化。”名劍老頭說道。

    “聽起來是和很不錯,但我更關心的是上一代紅魔的蹤跡,我的獵人搭檔,一直都在尋找暗紅色靈魂印記,想不到會是你們日本東守閣這裏流出來的禍端,她對我很重要,所以我希望你們也不要對我有什麼隱瞞。”莫凡認真的說道。

    “若是這樣,你更應該將它送到東京我的那位舊友那了。”名劍老頭說道。

    “爲什麼?”

    “在高木將軍之前,是由他來掌控東守閣的一切,我想這個世界上也只有他知道紅魔的下落,迄今爲止他也都在與上一代紅魔做着抗爭。”名劍老頭說道。

    “既然你這麼說,那好,這珠子我來送。”莫凡點了點頭。

    “千薰會隨你而去。”名劍說道。

    “我?”望月千薰愣了一下。

    讓她一個教員跟着中國國府隊伍前往東京,這有些不太合適吧,以什麼理由,以什麼身份?

    “鶴田的事情,就交給我吧。將這個珠子送走,相信鶴田也會恢復原來的樣子,高木更不可能無緣無故的關押他那麼長時間。”名劍老頭說道。

    ……

    ……

    夜裏發生了許多的事,但對於熟睡的人來說,一切都好像那麼平靜。

    回到自己的房間,莫凡手裏已經多了一顆包裹在銀色紗布中的珠子,可以感覺到它裏面涌出來的一股邪異的能量,滲透到人的肌膚時,便一陣發冷。

    “莫凡,莫凡,快起來!”趙滿延的聲音從屋子外面傳了進來。

    莫凡打開房門,整個人還算精神,法師嘛,精神力比常人強很多,隔個幾天沒睡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怎麼了?”莫凡不解的問道。

    “那個女人,就是和你切磋的那個胸大無腦的望月千薰,竟然要跟我們一同去東京!”趙滿延顯得幾分興奮道。

    “哦。”莫凡應了一聲。

    “哦??”你這反應也太冷淡了吧,那女人說話是難聽了一些,不過身材是貨真價實的,乘着前往東京的路途漫長,爭取推倒啊!”趙滿延那股子蕩氣一下子就散發了出來。

    “我不是那樣的人。”

    “說得也是,以你的尿性,怎麼可能單單只是推倒呢,什麼皮鞭啊,蠟燭啊,鐐銬啊,老虎凳啊……嘖嘖嘖。”趙滿延說個沒完,腦子裏似乎已經在浮想聯翩了。

    “媽的智障。”

    “喂喂喂,幹嘛這麼一本正經,不知道男人在早晨荷爾蒙分泌是最旺盛的嗎,意|淫一下都不行,自從歷練開始,本少爺就沒碰過女人了,再這樣苦修下去,我都要瘋掉。”趙滿延抱怨道。

    “你還有沒有事,沒事老子還要去睡會,困死了。”莫凡不耐煩道。

    “困?你昨晚沒睡嗎!”

    “遇到點麻煩事。”莫凡自己對凝華邪珠還搞不太清楚,所以也沒打算拉趙滿延下水。

    這東西極度危險,否則當初獵王級別的靈靈父親也不至於殞命,莫凡覺得在沒有絕對安全保證前,還是不要告訴其他人爲妙。

    “我來呢,是想跟你說件事的,最近不知道怎麼的,我總會夢見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我靠,我跟你說正事啊,你推我出去做什麼。”趙滿延說道。

    “以後再說,先給老子睡一會。”

    “禽獸,昨晚肯定去做畜生不如的事情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