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西山盤山路段,還有一個車輛無法途徑的小路。

    名劍老頭帶著莫凡和望月千燻往里面走去,令人驚奇的是那小小的山裂谷之中竟然還掩藏著一個小小的祀靈,上面有一些還沒有完全枯萎的鮮花,顯然不久前還有人到這里祭拜過。

    “那個時候我和你們一樣,莽莽撞撞,做任何事情都沒有考慮過後果。東守閣日復一日的枯燥生活使得我們對任何新鮮事物都非常好奇,當他發現了一顆凝華邪珠後,便激動不已的要將它帶出去。”名劍老頭舉起了一壺酒,緩緩的將這燒酒倒在了這個靈位上。

    莫凡湊過去看,發現這靈位上刻著一個人的名字。

    “一秋?”望月千燻有些出神的看著靈位,好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是的,他其實就是你大哥鶴田的生父。也是我的摯友。”名劍老頭說道。

    “當年你們也把凝華邪珠給帶了出去?”莫凡問道。

    “這件事說來也復雜,千燻母親雅子是當年雙手閣人人追求的……呃,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女神吧,鶴田的父親一秋可謂是殺出重圍,獲得了他的芳心,不久之後就有了鶴田……”名劍老頭說道。

    “停停停,你們這些陳年舊愛就別說了,我想知道上一代紅魔的事情。”莫凡顯得很沒有耐心。

    這件事關系到靈靈父親的離奇死亡,莫凡現在急切想知道那個紅魔的情況。跟靈靈相處那麼久,讓這個小丫頭成天老氣橫秋、郁郁寡歡的心結正是這個暗紅色靈魂印記,要是能夠查清楚這件事,相信是對靈靈最大的心靈治愈。

    在上海,靈靈可是不計任何報酬的協助自己,幫助自己,莫凡覺得自己能為她做的,恐怕也只有這件事了。

    也是自己這次誤打誤撞,發現了這特殊的暗紅色靈魂印記,無論如何莫凡都得弄個水落石出,給靈靈一個大大的交代。

    “當時是這樣,我和一秋最先發現了凝華邪珠,我告知了雅子和信子,雅子的意思是通知族里的人,信子卻建議我們將里面的能量給煉化,好提升實力,從族內脫穎而出。我們吸納偷取他的能量,由于是四個人一起均分,短時間內並沒有發現其異常,甚至修為大幅度的提升。但後來,我、雅子、信子開始性情大變,起初以虐殺妖魔為樂,後來甚至開始對關押在東守閣的犯人進行殘殺……”名劍老頭說道。

    “你們這是被凝華邪珠迷了心智啊。”莫凡說道。

    “是的,我們越陷越深,信子更是提議,將更多的犯人關押到東守閣來,好讓凝華邪珠吸納足夠多的靈魂之力,為我們提供更加強大的力量。”名劍老頭顯得有些不想往事重提。

    那段時間,心智迷失的他真的做了很多他現在想起來都有些後怕的事情,那種殘忍,那份邪念,無限的滋長,無限的強大,在他們內心深處生根發芽……

    “那你們是怎麼擺脫的?”莫凡問道。

    看得出來,這名劍老頭也是因為當年的這件事才變得整個人比較溫和、慈善。

    “是一秋。他是我們所有人中最理智的一個,在意識到這邪珠其實就是所有犯人靈魂中的死怨凝結物後,他開始阻止我們繼續用凝華邪珠修煉……唉,我們當時確實徹徹底底的迷失了。”名劍老頭這一聲長嘆,嘆出了無盡的悲傷與悔恨。

    “所以你們殺了他??”莫凡說道。

    “你別瞎說!”望月千燻瞪了一眼莫凡。

    “事實上我們確實那樣做了,我們三個人一起謀劃,將阻止我們的一秋給殺死……”名劍老頭聲音變得極低,連望月千燻的眼楮都不敢去看了。

    “什麼……你們殺了鶴田的父親,包括我母親也同意嗎!!”望月千燻頓時驚呼了起來。

    那個時候一秋和雅子可是夫妻啊,望月千燻印象中的母親是全天下最善良溫和的女人,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做出這種極其殘忍扭曲的事情。

    名劍老頭知道望月千燻很難接受這個事實,卻也不得不道出真相來︰“事實上,是她提議的……哦,你不需要對你母親存在太大的芥蒂,她迷失得比我們更深。我想你應該知道那種感覺。”

    望月千燻回憶起自己對普通人出手的那一幕,的確那根本就不是自己。

    “細思極恐啊,枕邊人想殺你……”莫凡嘆了一句。

    “所幸,一秋是一個極為聰明的人,他察覺到了我們的意圖。原本我們以為他會就此離我們而去,但他沒有。他偷走了凝華邪珠,將那可怕至極的東西遠遠的帶離了我們。當年,我們對他進行了追殺,因為我們都覺得他想獨吞這件寶物,我們很憤怒很憤怒。原本他已經被我們逼得走投無路了,後來不知為何消失了。從那之後,我們也再也沒有見過一秋,隨著時間過逝,我們心智漸漸清醒,你的母親雅子也因為此事自責內疚,早早離開人世,我和雅子,也不敢提起這件事,可對一秋的那份愧疚,不知該如何去償還。”名劍老頭說道。

    都已經過去了不知多少年了,從青年變成了老者,可當初發生的事情歷歷在目,現在回想起來,望月名劍也不禁眼角濕潤。

    “所以你們對鶴田才格外關愛?”望月千燻說道。

    名劍老頭點了點頭,深呼吸一口氣道︰“是啊,我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關照他的孩子,可惜我們醒悟的太晚,當初的怨氣還撒在他的孩子身上,鶴田小時候也受了不受苦,雅子更是很討厭他……等雅子明白過來一秋當年的犧牲與苦難時,鶴田已經長大了,覺得我們對他的好,是虛情假意,他也根本不需要。”

    “鶴田……”望月千燻一想到自己大哥的遭遇,鼻子就開始泛酸了。

    “鶴田的事,我會想辦法從高木將軍那里將他解救出來,這凝華珠決不能讓高木知道,高木貪念太重,他更不知道這東西的可怕,一旦落在他手中,後果不堪設想啊。”名劍老頭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