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聯者聯盟的規矩大部分法師都懂?沒有哪個法師敢說自己非常有錢的。

    缺錢的時候,也沒有哪個法師沒去接過懸賞,無論是出去獵妖、護送、採集、勘測、救援、巡查,什麼來錢多幹什麼。

    顯然這個東海城的規矩非常的簡單粗暴,拿種田來類比的話,那就是先由一位德高望重的地主先承包下一片田地,然後再僱傭一些專治老鼠、野豬、害蟲的農民來耕種、保護,一次漲潮算一收成,收成都歸地主,結算後再發工資給這些農民!

    不過,即便是在這東海城當農民工,那收入應該也是非常可觀的,否則賴恆寶不會一副愛收不收的態度。

    ……

    屢清楚情況之後,賴恆寶便離開了,走前特意提醒大家,後天就會有一次大漲潮,穿好戰鬥服準備迎戰。

    “日本人還真會玩,他們建造了這座大東海戰場,自己當海場主,把各個區又承包給比較信得過的個體戶,讓他們自主經營。日本政府收租金,還廉價徵收所有豐富的‘海產品’,軍隊和魔法協會直接退居二線。死的都是那些想發戰爭橫財的,賣身殺妖的法師們,錢和資源源源不斷的進他們腰包。”趙滿延對這種玩弄權術和商道的事情最爲敏感,立刻冷笑的說道。

    聽了趙滿延的這番話,其他人也重重的點着頭。

    殺妖守衛、衝鋒陷陣基本上變成了那些法師個體了,並且爲了能夠分到更多的錢,想必其他法師也會更加拼命,日本政府負責維持一下持續,制定一下規則,便躲在高堤後面數錢就可以了。

    “這些不是我們可以關心的,我們被分配在了第二十街區,離我們當時遇到藍谷兇離獸所在的十九街區非常近,區主你們猜猜是誰?”南珏說道。

    “是誰?”艾江圖問道。

    “你們自己來看。”南珏將電腦屏幕轉了過來。

    電腦上是一張圖片,區主是一位頭髮嚴重捲曲的中年大叔,身寬體胖,眼小鼻肥,典型的那種年輕時候實力出衆,到了中年就開始作威作福的法師。

    這種人一般修爲不低,但已經沒有那個心思繼續修煉下去了,憑藉着自己的威望與當年積累的人脈,坐擁一片資源,要麼掌管其他法師,要麼爲別的法師提供他們想要的東西。

    很多法師都是如此,年輕的時候做獵人,哪裏都敢去,過了三十五歲,基本上開始經營了,一身的魔法都快要生鏽了,肥胖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人我們認識嗎?”江昱滿臉不解的問道。

    “我們不認識,但旁邊這個橙色頭髮的,你們不覺得眼熟嗎?”南珏說道。

    蔣少絮湊過去仔細一看,小嘴立刻張了開,急忙道:“是那個沒事獻殷勤救穆寧雪的那個,他是好像是二十街區區主的兒子?”

    “啊哈,那讓穆寧雪去跟他聊一聊,讓他爹送我們個四星評級,我們就算完成任務啦……”江昱立刻小興奮的說道。

    很快幾道冰冷的目光就射了過來,分別是官魚、蔣少絮、趙滿延。

    江昱那股興奮勁一下子萎蔫了下去,乾乾的笑道:“我開個玩笑的……話說穆寧雪不要緊吧,那一箭好像把她身體給抽空了,不知道後天的漲潮,她能不能趕上。”

    “趕上又有什麼用,就算是她戰死了,所分配的資源也和她一分錢關係也沒有,沒準她不願意醒,就是不想參加戰鬥了。”穆婷穎立刻說道。

    ……

    ……

    高堤、矮堤之間全是灰白色的石樓,當橙色的旭日出現在天邊的時候,光輝灑落在整座東海城上,那也是半點顏色都染不上,該灰色還是死氣沉沉的灰色……

    日本人在建造這座戰場城市的時候就沒打算讓它看上去有多唯美,即便是一座半填海之城,即便外面就是一片湛藍唯美的海域,無時無刻會出現的戰爭是殘酷的,城市的基調也應該是沉重的灰,吊唸的白!

    一縷斜光透過沒有玻璃的窗子,正好泄落過黑布簾子的縫隙,明亮的照耀在了一片漆黑的房間裏,射落在了一張蒼白卻美麗的側臉上,凌亂耷拉在臉頰旁邊的銀色髮絲立刻變得繽紛了起來。

    “嗯嚀~”

    穆寧雪感覺到熱光,睜開了眼睛,光束正好打在她眸子上,她下意識的用右手去遮擋。

    這一遮擋,她很快發現自己的手掌上全是冰霜,那股子冷意都透到了臉頰上。

    她驚慌的將手藏入到被子裏,也不知是不想看到,還是想借助被窩溫度讓它暖和起來,結果整張牀都一片冰涼。

    “會有那麼一天,我連醒都醒不過來嗎?”穆寧雪微微蜷縮起了起來,修長的身子一下子變得嬌小玲瓏。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只要一入睡就宛如墜入到一片黑色無窮的冰窟裏,無論蓋多少牀被褥,無論生多少暖火,都感覺不到半點熱量,肌膚是冷的,骨髓是冰的,連血液都是寒的……

    不知道的人都認爲這是完美的天賦,是上天給予的魔法恩賜,可只有她知道,這是什麼。

    洗漱了一番,********,清晨纔剛剛到來,誰都沒有醒,穆寧雪自己離開了屋子,朝着海洋的方向走去。

    ……

    矮堤之外,海水正有規律的衝擊着長灘,浪花離十幾米高的矮堤還有三十米左右的距離。

    矮堤上有人巡邏,都是一些日本軍法師,穿着綠黃色的大衣,厚厚的那種,風是吹拂不起來的。

    穆寧雪自己找了一個沒有什麼人的地方,只想安靜的呆一會。

    可事實上她很難一個人,因爲沒多久便有人鼓足勇氣的上來和她說話。

    穆寧雪也看得出來,這是一個比較靦腆的男子,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還比較緊張和結巴,又故意裝作出能夠談笑風生的那種。

    這是一個從沒有搭訕過別人的大男孩,興許是第一次鼓起這樣的勇氣,但這並沒有什麼好值得尊重的。

    不是誰都喜歡孤單,但不代表孤單的人會孤單到選擇這種想說什麼都表達不清楚的人去攀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