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嘩!!”

    “嘩!!!”&1t;p>

    “嘩!!!”

    鋸齒綠妖憑借著驚人的彈跳力,直接沖出了水面,它們一個個攀在那些樓房狹窄的陽台處,這些陽台本是給法師們落腳的,可現在全被這些雙手呈現鋸齒狀的凶殘妖物們給盤踞了,它們灰色的眼珠子瞪著死光,滿是對廝殺的渴望!

    “成陣!”南玨見到海妖主動來襲,急忙高聲指揮道。

    隊員們立刻分散到其他幾棟樓樓頂上,相互又不會相隔太遠,同時又有足夠的戰斗空間。

    寬街長度大概有五百米左右,同一排樓房與樓房之間的距離大概只有十米到三米不等,街對街的距離則有四十米左右,現在無論是同排樓房之間的窄道,還是成街道通行的寬道,都已經被海水給填滿了,淹沒到了八米左右的高度,並且海水還在往上蔓。

    鋸齒綠妖是水6兩棲的,它們甚至可以直接爬到樓頂上與人類廝殺。

    “鋸齒綠妖,擅長近戰,嗜好解肢,沒有毒性,但需要小心其頭部的扇形海膽刺,具有麻痹人神經的效果,一旦被扎中,身體會無法動彈……”江昱以最快的度將鋸齒綠妖的信息告訴給眾人。

    “有沒有明顯弱點?”艾江圖環顧四周,將爬上來的鋸齒綠妖數量大致記在腦海里。

    “沒有。”

    “有沒有妖術?”

    “會踏水,會吐水,無特別妖術。”江昱說道。

    南玨閉著眼楮,像是在專注的傾听。

    過了大概3秒鐘的時間,南玨睜開了雙目,對艾江圖說道︰“爬上來的一共有三十七只,水里的暫時數不清。”

    “你留在這里,守護南榮倪,並保持傾听,防止有白泣妖那種海妖再出現,並及時告知,接下去由你來指揮。”艾江圖對南玨說道。

    南玨點了點頭。

    “原來你是音系的法師。”趙滿延恍然大悟的對南玨說道。

    作為次元系魔法中最不常見的音系,絕大多數人都對其不是很了解,不過趙滿延怎麼也算是一個有見識的人,他至少知道音系魔法師擁有一些什麼特殊的能力。

    魔法師擁有感知能力,說白了就是通過將自己的意念釋放出去,探知方圓幾十米、上百米的異動,修為越高,感知能力越強。

    而對于音系的法師來說,其他系法師所謂的感知就是渣渣。

    一切異動都離不開聲音,只要音系法師寂靜聆听,所有生物的動向都會被音系法師給完全掌控。

    據說暗影系法師都逃不過音系法師的耳朵,所以假如剛才不是南榮倪自己跳入到了白泣妖的偽裝陷阱里,白泣妖是不可能有機會偷襲到有南玨在的隊伍的!

    “你六點鐘方向。”南玨沒有理會趙滿延的套近乎,而是淡淡的對他說道。

    趙滿延還沒明白過來,帶著疑惑轉過身去,結果下一秒一只鋸齒綠妖從牆下面爬了上來,正好就撞到了趙滿延的目光上。

    趙滿延對南玨豎起了大拇指,也不再閑聊,隨手捏出了一團金色的光團來,直接朝著鋸齒綠妖的面門上扔去。

    光團立刻在鋸齒綠妖的面前爆開刺眼的強光,那鋸齒綠妖攀在邊緣,出了沙啞難听的叫聲。

    這海妖多半是被這金光閃閃的技能給嚇著了,過了幾秒鐘等它冷靜下來後,它猛的一躍,落在了趙滿延十米不到的位置上,一雙有些灼傷的瞳孔還在那里轉動著。

    “它們是海洋生物,眼楮多半退化,你用光耀失明不起作用的!”南玨提醒了趙滿延一句。

    趙滿延一臉日了狗。

    他一個主修光系、輔修水系的法師,掰斷手指數,比較有效的進攻魔法就這光耀失明了,假如這玩意兒不管用,他真就沒什麼招了。

    別提水系中階魔法暴浪!別人是海妖,一個暴浪打過去,沒準被它反打回來,那更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南玨都看得都有些傻眼了,這趙滿延敢再逗比點嗎,光耀失明也能叫進攻魔法??

    “讓開!”

    南玨覺得不能指望這男人了,厲聲喝道!

    趙滿延也不矯情,果斷退到了一旁。

    “殺樂-弓!”

    南玨眉黛一鎖,紅唇微微張開,吐出了一個常人難以出的音符來。

    “嗡~~~~~~~~~~~~~!”

    宛如長弓震弦之聲毫無征兆的顫響在這樓頂,就看見南玨吐出的那個音符正帶動了空氣,產生一個如弓弦一樣音波,然後以極快的度打向了那只鋸齒綠妖!

    鋸齒綠妖什麼反應都老不及做,就看見這家伙被音符所化的弓弦音波給狠狠的彈射了出去。

    彈射威力極猛,甚至能夠听見弓弦音波打碎了其肋骨的聲音,在那一身長鳴之中猛的倒撞在了街對面的樓中……

    更驚人的是,街對面的那棟樓上赫然出現了一條弓弧深痕,從樓的這頭劃到另一頭,長度達過了二十米,觸目驚心!

    “牛|逼!”趙滿延這是第一次見到音系的魔法,整個思緒還停留在南玨吐出音波弓弦的那份暢快淋灕之中。

    “你保護我和南榮倪。”南玨沒有心思跟趙滿延打趣,她已經听到了不少鋸齒綠妖往這棟樓爬上來的聲音。

    “有我在,這些海妖別想動你們一根頭!”趙滿延自信滿滿的說道。

    論保護,這個隊伍里絕對沒有人可以越自己,講真,他趙滿延和這些海妖還屬同宗呢,因為他趙滿延號稱龜殼法師!!

    南榮倪情況不是很樂觀,她臉上的痛苦之色並沒有半點褪去,那白泣妖的觸墜恐怕還有其他可怕的能力,不僅會令人持續劇痛,更是壓制了治愈系魔法的愈合。

    “要不先讓人送你到安全的街區?”南玨現南榮倪情況沒有一點好轉,不由的問道。

    “不……不用,海妖已經遍布……遍布了這里,送我到安全街區的話,又要分出幾個人來,我……我沒事,休息一會就好了。”南榮倪展現出了她柔中堅毅的一面。

    南玨也不勉強,畢竟這里的戰斗確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輕松。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