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海浦東機場,一隊年輕皮膚整體顯得幾分黝黑的男女從國際到達層中走出,們之中一位身材高挑鼻樑極高的男子緩緩的摘下了太陽鏡,環顧了一下四周……

    “還以爲我們會落在被磚瓦、石巷、木屋的落後地方,原來中國也看上去很國際化,至少這個機場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差……”賽義德嘴角一勾,露出了很明顯的酒窩。

    一羣剛剛從國外回來的女留學生們正好經過,紛紛看了一眼這名宛如黑馬王子一樣俊俏又帶着幾分邪魅的男人,一個個激動的議論着,卻誰都沒有勇氣多看幾眼,只是在那裏嘰嘰喳喳!

    “好帥啊,像古天樂那樣雕塑臉!”

    “我覺得他眼睛好看,好乾淨的藍色,我還沒有見過一個男人眼睛跟藍寶石一樣,他們從哪個國家來的啊?”

    “不知道,說得語言有些奇怪……”

    姑娘們繼續往前行,走遠了之後纔敢偷偷的回頭,當發現這黑帥如王子的男子也在盯着她們時,她們立刻挺胸提臀,踩着高跟鞋,宛如驕傲的公舉一樣對這目光不屑一顧,繼續朝着機場出口走去。

    “這個國家的女孩真是虛假的有趣啊。”賽義德是聽見她們所說的了,畢竟他是一名法師,聽力比正常人強好幾倍。

    “走吧,拿完國館之章,我們在這裏還有比較重要的事情做。”另一名頭髮爆炸卷的女子說道。

    “只是空調而已。”

    “外面也很潮溼。”

    “這裏是海邊……你就應該永遠呆在金色的沙子裏,哪裏都不適合你。”賽義德大步往前走,跟上了這個由十人組成的隊伍。

    “又誰知道中國的實力如何?”米奧斯詢問道。

    “不需要在國館上浪費太多時間,你們去做你們的事情吧,我一個人到國館那裏就好了。”賽義德笑了笑道。

    “可別太小看他們。”

    “怎麼會小看他們呢,假如小看他們的話,我們就派史瑞夫去了。”賽義德看了一眼旁邊那位有些許齙牙的男子。

    齙牙男怒目相視,指着賽義德的鼻子。

    由於他個頭比較小,指人都需要稍微踮起腳尖,樣子看上去倒有些滑稽。

    “你什麼意思,要不要我們現在就來打一場!”史瑞夫惱怒的說道。

    “我可沒有怕過你。”

    “不許內鬥!”那名叫做米奧斯的麥黑色女學員說道。

    “賽義德,國館那邊就由你來解決了,我們在上海只逗留一天的時間,第二天會立刻飛往古都西安,那裏纔是我們真正目的!”米奧斯說道。

    “保證準時出發!”賽義德笑了起來。

    ……

    中國國館就設在東方明珠面黃浦江,介於東方明珠公園與國際********之間,國際友人一道這裏,基本上可以看到中國的那種國際範,否則由於國產劇無腦拍攝古裝片、槍戰片以至於很多外國人都以爲中國還是穿着旗袍,住在老宅院裏……

    賽義德操着一口古怪音的國際語,花了將近半天的時間才終於找到中國國館,這個過程也改變了他對中國的一些片面看法。

    不過,城市繁華燦爛,可不代表實力就強,作爲四大文明古國的埃及,他們的巫術魔法絕對是最純正,最至高無上的!

    唉,好像不對,中國也是文明古國之一……

    算了,反正沒他們埃及古,沒他們埃及純正!!

    “你好,請問這裏是中國世界學府之爭設下挑戰館嗎??”賽義德走到了那時尚感半球結構的建築物大門口,詢問起門口的一位軍裝守衛。

    “是,不過這裏不允許參觀,請離開吧。”軍裝男子看了一眼這個外國人,淡淡的說道。

    因爲這裏靠近東方明珠以及其他有名的摩天大樓,總會有外國遊客不小心穿插到這國館來,軍哥每天都要重複這句話,要是執勤允許帶錄音機,他會用按鈕來代替回答。

    “我不是來參觀的,我是來挑戰的。”賽義德?認真真的說道,臉上更帶着那獨有自信。

    “你?你一個人?”軍哥愣了一下,要求看證件。

    賽義德拿出了國際統一發放的身份勳章,臉上依然掛着迷之自信笑容。

    “能進去了嗎?”賽義德問道。

    “這個……怎麼就你一個人,不是應該你們埃及隊集體到來嗎?”軍哥一臉茫然的說道。

    “這種事情,我們派一個代表來就好了,我就是隊伍的代表,其他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賽義德如實說道。

    “那我先帶你進去吧。”

    軍哥喚來了另外一名執勤人員,帶着賽義德步入到了國館之中。

    國館大概有三個足球場合在一起的大小,地面上設置了叢林、沙礫、石地、草叢四種不同的地形,供給選手們在戰鬥時可以利用,而整個國館天頂就是那個半球,是懸浮在整個國館鬥場之上的巨大天頂半球!

    國館的恢弘大氣也是讓賽義德稱讚不已,在它們埃及可不一定會花那麼多錢弄出這樣的一個魔法決鬥場館來,只是花哨的東西並沒有太多意義。

    “怎麼這裏還挺多人的,不是說國館的戰鬥應該是不對外的嗎?”賽義德一眼掃去,發現國館內人有百來個吧,男男女女,多數都是年輕的。

    有些正在那場地中對練,有些則在外觀望,還有一些圍在某個看上去像教員的人身邊,聽他解析。

    “現在到中國國館來的國家還不多,國館選手也需要訓練,所以會從自己國家學府中挑選出一些出色的學員、隊伍過來,與國館選手們進行切磋,今天正好有一個小比試,你要不要先看完來?”軍哥解釋道。

    “不用,不用,我可沒有那個時間看他們的花拳繡腿,我想趕緊結束,趕緊歸隊,我們真的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的。”賽義德一臉認真的說道。

    他的這份一本正經的態度是一點都沒有考慮過這位軍哥作爲中國人的心情。

    尼瑪,這貨有點太裝了吧!

    一個人來踢館就算了,竟然說從各大學府中挑選出來的頂尖學員們是花拳繡腿,等等別被打得連自己是哪個國家的都不記得了!!

    軍哥心裏縱然不滿,還是很禮節的帶他到國館教員那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