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骨刀呈現黑色,卻閃爍着寒芒,光?的刀面甚至可以反射出笑容邪異無比的賽義德!

    黑色大刀先出現,隨後纔是這隻亡靈的身軀,和灰布鐵屍那均勻充滿力量感的身軀不太相同,這是一隻體型肥碩彪悍到了極點的生物,渾身纏着白色的屍布條,一層接着一層……

    白色纏布可以說是埃及木乃伊的象徵,可木乃伊大多是乾屍,屬於那種瘦骨如柴的類型,這隻木乃伊則完全是肥壯到了極點,將軍之肚都挺了出來。

    屍貪婪無比,肥碩的不在少數,事實上這隻巨胖木乃伊並沒有帶給人笨重、滑稽之感,因爲它所舉着那柄黑色充滿了戾氣的長刀實在讓人輕鬆不起來!

    這白碩木乃伊體型有五米,本身就是一個****戰車,而其黑骨刀更是有六米之長,一旦站在鬥場上與人那小體型對比起來,就極具衝擊性!!

    “牟~~~~~~~~~~~~!!!”

    該木乃伊咆哮聲如牛,可聲音卻根本不是食草之牛那般溫柔,隆隆之音震得人耳膜都顫了起來。

    “這是我的死刀木乃伊,好好享受戰鬥的樂趣吧。”賽義德大笑了起來。

    死刀木乃伊的氣勢駭人無比,還未等嶽棠心分析出這種亡靈生物究竟是哪種類型的時候,那死刀木乃伊竟然直接揮舞起了六米黑色大刀……

    這怪物臂力驚人,那麼厚重的大骨刀被它直接掄了一個滿月!

    “騙人的吧……還隔着這麼遠。”衆學員一個個都拉長了下巴。

    死刀木乃伊和嶽棠心相隔至少有100米,這種距離其實等於安全距離了,不是說魔法無法攻擊到,而是魔法師在這種情況下絕對有足夠的時間閃躲。

    “譁!!!!!”

    黑色大刀猛的斬下,可以看到死刀木乃伊一身的橫肉都蕩了起來。

    那刀飛落,不僅是破開空氣,連地面也一起斬開……

    “撕啦~~~~~~~”

    空氣中可以看到一條明顯的黑色刀氣一閃而逝,緊接着地震來襲一般的地裂豁然出現,生猛的撕開了場地上的泥石之地!

    裂痕達到驚人的百米之長,中間的那些魔藤、坤之林一樣是被斬開,並被緊隨其後的凌亂氣流給攪成了漫天飛舞的殘枝木屑……

    狂猛、霸道!

    這一刀直接劈得嶽棠心之前所有的佈局化爲烏有,那還在飛逝的黑色刀氣更直指嶽棠心,將嶽棠心身上的鎧魔具給撕開了一條深深的口子,僅僅只差一點就可以撕開肌膚了!

    嶽棠心愣在那裏,前方是肆意飛舞的藤屑,還有一條觸目驚心的地裂,明明是相隔百米的斬擊,卻感覺那柄黑色的骨刀之刃就從自己面前落下,心臟在狂跳!!

    “嘶嗚~~~~~”

    嶽棠心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隻死刀木乃伊的身上,卻忘記了那隻灰布鐵屍已經掙脫了她的束縛,並且離她相當近。

    嶽棠心已經被震撼到了,隨着那隻灰布鐵屍接近,她知道自己輸了。

    “我認……啊!!!!”

    嶽棠心舉起手來,直接向裁判白東威示意,也向賽義德示意。

    她不想受傷,那樣就不能參加接下去的特訓,她知道自己躲不過灰布鐵屍的攻擊了,這才認輸。

    可嶽棠心怎麼都不會想到攻擊來得這麼快,她連最後一個字沒有來得及吐,便感覺到一股巨力撞到了她的身上,身上那件薄薄的魔鎧並沒有起到完全的防禦作用,嶽棠心身體骨骼都有些變形了!!

    “咯吱~~~~~~”

    衆多骨頭碎斷的聲音是那麼的清晰,清晰到一百來人的國館寂靜了。

    嶽棠心身體在空中變形相當嚴重,那些坐在觀看席位上的學員們彷彿能夠感受到那種撲面而來的痛苦……

    “混蛋,你沒看見她認輸了嗎!!”白東威頓時大怒的罵道。

    賽義德看到這種情形,本來還想道一下歉,可聽到裁判白東威的罵聲,臉一下子就拉了下來,冷冷淡淡的道:“首先,她應該認輸得再快點,因爲她沒有說完整。其次,我的亡靈生物是聽我命令沒錯,但那畢竟不是我,它們本身就帶着一股子暴性,哪怕我叫了停,那也不一定能夠止住它們的攻擊。”

    白東威更是氣得要親自收拾這個傲慢至極的埃及佬,可想到嶽棠心那慘狀,哪裏還敢在這裏和這傢伙廢話,急急忙忙跑過去,查看嶽棠心的狀況。

    “怎麼樣,怎麼樣??”

    “下手好很啊,再重上一些,嶽棠心命就沒了。”那名治癒系男法師咬着牙說道。

    “先保住她性命。”

    “幫個忙,扶住她的肩骨和大腿骨,它們徹底折斷了……”

    “老師,您到明珠塔魔法協會,找高階的治癒法師,我……我不能夠保證能讓她復原。”治癒男法師一臉凝重的說道。

    “我帶她過去。”白東威說道。

    “不行,現在我們得固定她,不能讓她任何一塊骨頭再錯位、散碎了,它的很多碎骨甚至扎到血管、內臟裏了,挪動她,稍有一點顛簸,我怕出更大的事。”男治癒法師說道。

    “這……這……”

    學員們聽到這位治癒法師的話,全部都呆住了。

    這埃及佬到底是有多兇殘啊,難不成把人打死了才罷休,這不過是比試,嶽棠心再技不如人,也不至於把她傷成這樣。

    看着有些不成人形的嶽棠心,衆人心寒到了極點。

    ……

    白東威急忙給撥打電話,也還好這裏離東方明珠魔法協會極近,那裏一般會有高階的治癒系法師坐鎮。

    沒多久,便有一位穿着便衣的高階法師前來,也是一名男子,他一眼就看到了身負重傷的嶽棠心,半句話也不多說,直接施展出了高階的治癒魔法來,乳白色的星座在他周圍閃耀……

    “你協助我。”便衣法師看了一眼那名男學員,嚴肅的說道。

    “好。”

    “碎骨必須馬上取出來,已經堵住她的血管了。”便衣治癒法師說道。

    “我……我……”那名男學員嚇了一跳,他可沒有想到事情比他想象得還嚴重!

    “別說話,你疏通她的血脈,我來取骨,記住一定要順着我取骨的位置來疏通。”

    “是!”男治癒學員說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