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步塔下,一名男子昂首闊步的走了出來,臉上的神氣感覺整個世界都是他的了。

    “哈哈哈,我關英終於把第二系修到了中階,可以和文婧一組歷練,可以完虐徐東強那賤人,更可以讓大舅刮目相看,真是爽……”自稱是關英的男子興奮的大笑了起來,旁若無人。

    這個時候,他的身後走出了一個穿着簡單,沒搞髮型的男學員,他臉上帶着同樣的欣喜若狂之色,同樣的昂首闊步。

    “哈哈哈哈哈,總算被老子突破了,我真尼瑪是個天才!”該男學員笑聲更神經,姿態更狂妄。

    關英是一個喜歡交友的人,見此人年齡與自己相若,不由的笑了一聲道:“同學,看來你也是下苦功夫的啊,我正好也突破,正愁沒人慶祝,馬上中午了肚子還餓着,不如我們兩喝幾杯慶祝一下,我帶你去一烤肉店,絕對好吃!”

    “好啊。”男學員也不見外,欣然同意了。

    “走走走,哈哈哈,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話說兄弟,你是哪個院的。”關英問道。

    “火院的。”男學員回答道。

    “火院,那可是一羣暴力狂啊。不過我剛纔看你走出來,身上還帶着一些電弧,我以爲你是雷系的呢。”關英感慨道。

    “恩,我第二系是雷系。”男學員回答道。

    “哇,雷火雙修,這據說是最暴力的系搭配,我叫關英,是光院的,兄弟這頓我請你,以後有啥事相互照應……話說你雷系也突破了,雷火交加好生猛的,恭喜恭喜,不過花了不少心思吧?”關英說道。

    “是啊,這次雷系衝擊星河,我差點失敗了。一想到失敗就大出血,我他媽直接拼了,差點把自己變成腦癱神經病,還好最後衝過壁壘,要壁壘再貞烈一些,我覺得我就要痿了。”莫凡說道。

    關英一聽,頓時笑了起來,直拍莫凡肩膀道:“兄弟,兄弟,看你高興的,連星雲和星河都搞錯了。星河是高階,你衝擊的是星雲。高階對我們來說,那簡直是天蟄,我都不知道自己這輩子有沒有希望踏入高階……”

    莫凡沒說話。

    而關英感覺氣氛有些不對勁,他看着莫凡,臉上表情有些奇怪道:“那個,你不會真是突破高階吧?”

    莫凡微笑着點了點頭,他覺得做人不可以太高調。

    關英表情又一下子變了,但還是強笑着道:“你跟我年紀差不多,怎麼可能是高階,兄弟,你這樣開玩笑就沒意思了……”

    關英用意念對莫凡進行試探,想看看莫凡的修爲,換作往常,莫凡其實是可以阻止這種意念探索的,不過今天自己突破了,總得有人見證一下吧,所以他也沒有阻攔。

    果然,沒過幾秒鐘時間,關英的臉都無法用幾個詞語來形容了,步子都僵在了那裏。

    那因爲自己突破到中階而無比喜悅的心情在這瞬間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陣陣天雷轟擊脆弱心靈之感。

    老子不活了!!!

    ……

    關英介紹的烤肉店不錯,就是不知道這貨爲什麼自己不怎麼吃,走出三步塔的時候明明也是一副餓得前胸貼後背的樣子。

    莫凡也沒在意那麼多,自己風捲殘雲,把肉盤清理了個乾淨。

    “多謝款待了,有機會再一起喝。”莫凡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關英強顏歡笑,目送着莫凡離開,不知道爲什麼這種感覺比突破失敗了還難受!!

    ……

    莫凡回到了公寓,發現屋子裏還是空蕩蕩的,心裏有些失落,自己的兩個金絲雀愛妃到底跑哪裏去了啊,怎麼都不來接駕,還想跟她們分享一下自己突破到雷系高階的喜悅心情。

    “高階,雷系高階,哇哈哈哈哈,酸爽,酸爽!!”

    “趕緊給唐月老師報個喜!”

    莫凡發了一條信息過去,指望着唐月老師秒回驚歎自己,結果唐月壓根沒回,多半又再執行審判會的職責了。

    莫凡又給靈靈發信息,好讓她知道她的搭檔現在是兩系高階,牛b哄哄,絕對能接大單子,賺大錢!!

    獵人大師,那來錢速度才叫個快,莫凡也是受夠某些阿貓阿狗的小懸賞了。

    “咔咔~~~”

    就在這時,房門被鑰匙旋開了。

    莫凡像考了一百分的小朋友一樣,興奮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推門而入的是身材苗條,雙腿尤其修長的牧奴嬌,換成了大中分發型的她顯得更具嫵媚,舉手投足更有着大家閨秀的端莊優雅!

    “surprise!”

    嬌嬌,好久不見,來,抱……”

    莫凡騷包的上前去,就打算趁着牧奴嬌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吃豆腐,結果抱字纔剛吐出來,莫凡驚駭的發現牧奴嬌身後還站着一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容,一樣驚豔到令人砰然心動的絕美容顏,但不知道爲什麼這次在莫凡看來就有一種被嚇到趕腳。

    “抱……包包給我,真是的,這麼重的東西怎麼可以自己提,我來拿……啊,雪雪,你怎麼在,真是太讓我驚訝了,你來上海了這麼也不跟我說一下,我好去接你啊!”莫凡從牧奴嬌手上搶過了那小小的手提女包。

    牧奴嬌也是一臉懵的脫去了鞋子,然後招呼穆寧雪進來。

    穆寧雪一來上海就到國館那報道了,不過國館那邊沒提供學員住宿,牧奴嬌和她畢竟之前就認識,又經歷了金林荒城的共患難,見穆寧雪還沒有在上海找住處,便帶他到自己家來了。

    牧奴嬌也沒說莫凡是住這,也不知道莫凡是在國府隊,只是不知道莫凡爲什麼失蹤了很長一陣子。

    艾圖圖近些時間也不在公寓裏住,偌大的公寓空蕩蕩的,牧奴嬌便打算讓剛好沒有住處的穆寧雪來這裏陪自己,誰知道莫凡這傢伙回來了,着實嚇了她一跳。

    “哦,莫凡也住着,我忘了跟你說了。”牧奴嬌笑着解釋了一句。

    “同居?”穆寧雪淡淡的問了一句。

    牧奴嬌臉都紅了,尷尬的指着樓上有明顯隔開的屋子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是合租的,他住那,我跟我好友住另一邊,明珠學府附近好的公寓就這棟,我們在新生校區的時候正好一起找到了這裏。”

    穆寧雪其實也很意外,牧奴嬌的房間裏跑出一個男人,而且還是莫凡,差點轉身就走了,等發現房間與房間之間確實是分割明顯,再聽牧奴嬌解釋一番,這纔沒有說什麼。

    轉念一想,牧奴嬌要真和莫凡同居,就沒必要帶自己來這裏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