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古都浩劫之後,魔法協會以審判會爲主聯合軍方、獵者聯盟、政府、各大世族對全國之境進行封鎖,哪怕不進行任何貿易也必要拿下人神共憤的撒朗魔頭。

    黑教廷的窩點被連續的剿毀,埋藏在普通人中的黑教廷黨羽更一個接一個被揪出,撒朗能夠活動的區域越來越有限,幾次都險些被逮住。

    可惜,鎖境終究影響巨大,尤其是那些擁有外籍身份的人。

    審判會那邊是堅決的不放走任何一個可能的人,奈何不知道是哪個高層,說遭到的壓力和損失過大,無論如何都要解鎖,否則經濟貿易可能癱瘓,於是先解開了外國人的出入境。

    審判會已經對那些外國人進行了無比嚴格的檢查,任何一個要離開中國的老外身上幾根毛都被數了一個清楚,奈何最後還是被撒朗給逃了。

    審判會對此大發雷霆,已經有上層與那位提出解鎖的領導者狂撕了起來,而領導者覺得是審判會的無能,觸動了有史以來規模最多的審判員,竟然連一個黑教廷光桿司令都抓不住,吵得不可開交!

    事實上這也不過是立場的問題,審判會必須忠於公道,古都浩劫震驚世界,若真兇逍遙法外,簡直愧對炎黃之祖。而那位領導者也不是故意縱走撒朗,而是從整個國家經濟上考慮,再封鎖,損失巨大,無數人失業,流落街頭。

    像珍名鎮這樣由外國人投資並且擁有海上出入權力的有錢人在整個國內也不會是少數,所以一旦全面封鎖解除,撒朗就通過這層渠道離開。

    還好,審判會也不是絕對的無能,至少經過所有的排除,他們鎖定了崇明島。

    “有件事我想跟你說下。”靈靈一邊吃着水果,表現出可愛的模樣,但說話語氣卻根本不像是她這個年齡的。

    莫凡和穆寧雪都坐到了她身邊一些,從靈靈嚴肅的臉龐上可以看出她說得是重要事情。

    “撒朗能從這裏逃走,一方面是這裏私人環境以及外籍人所屬,但以那個時候的排查力度,撒朗還是很難有機會逃出去。”靈靈說道。

    “這些我就不太清楚了。”莫凡對審判會怎麼辦事的一點都不瞭解。

    “一開始我也懷疑過,但還不敢確信,但這次我姐姐讓我們來這裏,我覺得可以肯定個*分了。”靈靈說道。

    “肯定什麼?”

    “審判會內部出了問題!”靈靈說道。

    莫凡和穆寧雪都張了張嘴,一時間有些難以相信。

    “難道說有黑教廷混進裏面??”穆寧雪問道。

    “有那個可能,但也不全是,審判會內部若是分派系,派系矛盾巨大,被撒朗從中利用的話,一樣可以方便她逃脫。事實上撒朗並不需要冒險把很多人變成他們黑教廷的人員,每個人都是有私慾和野心的,稍微投其所好,很多人在不知不覺中就幫了黑教廷大忙。就拿這個牧場莊園來說,應該有不少人未必是黑教廷的,但無形中成爲了黑教廷的幫兇。我想審判會裏面的問題應該是出在這裏。”靈靈分析道。

    “我覺得審判會裏混進黑教廷的人也不是沒可能把?”莫凡說道。

    他這人,可從來沒覺得正義之地就一定是正義之士。他只相信邪惡之地,必定是邪惡之徒。

    “審判會所有成員都要經過心靈之誓,黑教廷的人過不了這關的。”靈靈很肯定的說道。

    “哦,哦,這東西靠譜嗎?”

    “百分百靠譜。每隔一段時間,審判員需要起心靈之誓,這讓黑教廷的那種潛藏根本無法在審判會中實施,所以我覺得是審判會內部分歧矛盾巨大,被撒朗變向的鑽了空子。考慮到這種情況還可能發生,審判會才祕密請靠譜的外人來剷除崇明島黨羽。”靈靈說道。

    正小聲說着話的時候,趙品霖將幾杯紅茶遞了過來。

    “你們說什麼悄悄話呢,來嘗一嘗這裏的特長紅茶吧,來這裏的人都是必喝的,絕對在外面喝不到。”趙品霖說道。

    此時那位叫做卡莉的女子也走了過來,笑着介紹這種紅茶,莫凡嚐了嚐也沒覺得如何,靈靈和穆寧雪倒是蠻喜歡的。

    “今天大家不嫌累的話,就可以四處遊玩了……我們先去接待另外一批客人,幾位請隨意,有什麼事,吩咐紅領結的人就好了。”卡莉強調了一聲,然後笑着離開了。

    大家喝了茶,幾個女僕就過來收了杯子,他們開始商量先去哪裏玩。

    ……

    ……

    卡莉和傅管家走到了另外一個接待廳,那裏已經坐着大概有十人,穿着看上去有點像制服。

    “幾位久等了,我們這裏很歡迎所有的客人,不過我見你們穿着制服,想必不單單是來遊玩的吧?”傅管家開口問道。

    “我們是城市獵妖隊的,來這裏盤查一件事,大概一個多月以前,聽聞你們這裏有人莫名黑灰化中毒身亡,爲什麼不見你們的人去報案?”領頭是一位額上有疤的男子,他順勢亮出了城市獵妖隊的證件。

    傅管家和卡莉對望了一眼。

    “卡莉,你去盞茶。幾位請坐,聽我慢慢跟你們說來。這件事不是我們沒有彙報,而是考慮到離奇死亡對這裏的客人會造成恐慌,並沒有公開而已,事實上我們已經告知過當地部門了。”傅管家嚴謹的說道。

    “哦,你們當時沒有歸到妖魔事件裏?”領頭額疤男子說道。

    “是的。”

    “可是據我們的巡查,你們這裏失蹤和離奇事件不是少數,既然警方一直沒有解決,就應該告知我們城市獵妖隊!哼,我還不知道你們這些生意人嗎,爲了能夠正常營業,便將所有發生的事情掩蓋起來,去告訴你們的老闆,明天我們還會過來,最好把我們要的有關資料準備好,不然我們會以有危害之地的名義讓你們停業!”領頭人語氣不善道。

    “事情並沒有您想象中的那麼……”

    “少來那套,我知道你們這裏專門接待有錢人,別以爲有錢就可以搞定一切,如果讓我發現這是你們故意隱瞞導致的,有你們好果子吃,我們走。”額疤男子站了起來,連茶也沒有喝就帶着隊伍離開了。

    傅管家也是一臉僵硬,不知道如何作答。

    ……

    屋子另一邊,靈靈快步的走回到了自己座位上,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隔壁廳的談話她偷聽到了。

    “怎麼了?”穆寧雪問道。

    “真是氣人,竟然是城市獵妖隊的來了,哪個蠢貨長官這時候把人叫來,不是打草驚蛇了嗎,會嚴重影響我們的行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