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script>“城市獵妖隊的人怎麼跑過來了,難不成他們也接到了消息,來這里探查一番的?”莫凡有些意外的說道。

    這可是大阻礙啊,城市獵妖隊是與獵者聯盟掛鉤,卻隸屬于魔法協會、審判會的部門,他們跑到這里來的話,黑教廷所有的人肯定菊花一緊,不由自主的把狐狸尾巴給夾緊了。

    莫凡、穆寧雪、靈靈三個人本就想乘黑教廷沒有防備的時候來揪出他們的妖怪尾巴來,這城市獵妖隊往這里橫插一腳,直接把他們三個人的計劃給弄亂了!

    “給我姐打個招呼,讓他去撤掉,不然我們這次可能沒有半點收獲。”靈靈說道。

    莫凡搖了搖頭道︰“別,我們根本不知道黑教廷擁有什麼耳目,我們現在貿然的讓人把城市獵妖隊給撤了,他們反而更會懷疑,你不是說查另外一件案子的嗎,沒準查清楚後他們就走了。”

    既然進入了龍潭虎穴,哪怕任務無法完成那也能夠保證全身而退,獵妖隊的人出現就出現吧,這樣反倒可以幫他們三個掩蓋好身份,畢竟黑教廷的注意力應該一下子就落到了獵妖隊的身上。

    “我們繼續吃,繼續玩就行。”莫凡說道。

    三人商討了一番,便很快回歸到了隊伍里,這里的玩樂設施很多,分布在不同的地方,不用擔心踩不到點。

    ……

    玩了一整天,莫凡發現這里還有其他不少人,不少以家庭式來這里度假,也有一些社會團體聚會,估算起來三個連起來的牧場莊園應該有上千人,若再加上那些服務人員的話,就達到兩千人左右了。

    到了夜里,吃過晚餐的莫凡看到了那個叫做郭文衣的女孩,想到他們現在漫無目的的走也沒有意義,索性叫住了她。

    “郭文衣,我問你個事,你那天遇到吃馬的東西,是在哪里?”莫凡詢問道。

    郭文衣愣了下,臉上立刻露出驚慌的表情。

    “別怕,別怕,我只是也有點害怕,希望你跟我說一下,免得走到那里去了。”莫凡笑著說道。

    郭文衣這才放松了一些,走到廊窗邊指著騎馬場一車的小樹林方向道︰“就在那個小林子邊上,以前這里還沒有被完全買走的時候,是可以抄這條林子旁小路走回陣子的,現在被買了,外頭有大鐵絲欄,我就沒有進過這里了。”

    “哦,好,謝謝,我吃飽想散散步,免得踩到那個雷區。”莫凡說道。

    “不用客氣,正好我也吃的有點多,一起啊。”郭文衣笑了笑道。

    莫凡沒有拒絕,郭文衣是這里本地人,興許可以從她這里了解到不少事情。

    散著步,莫凡不由自主的就往郭文衣說的那個地方走去了,馬廄大概在五百米開外的地方,空曠之下可以听到一些馬的嘶鳴聲。

    郭文衣臉色越發的難看,她拉著莫凡的衣袖道︰“我們……換個方向走吧,這里就是我說的地方了。”

    “其實我想去看看,我這人就喜歡冒險。”莫凡說道。

    “別啊,真的很可怕的!!”郭文衣叫了起來。

    “我跟你說,人其實越怕什麼,這個東西就越會在心里滋生成長壯大,我不信你平常走在夜里,或者睡在屋里,沒想起過那天的情形,你覺得這樣一輩子提心吊膽舒坦嗎?”莫凡對郭文衣說道。

    “這……”郭文衣不知道該如何作答了,事實上她內心的這份恐懼確實一直纏繞著她,連晚上洗個頭稍稍閉上眼楮都感覺背後有什麼東西。

    “沒準真是你看錯了呢,你不重新踏入那里,把這個地方封在自己的精神禁區,它就一直會跟夢魘跟著你,你今天鼓起勇氣再去走一遍,會發現這個陰影一掃而空了。”莫凡說道。

    郭文衣看著莫凡,明顯有些動搖了。

    過了好一會,她點了點頭,咬緊了嘴唇,要豁出去的樣子的。

    莫凡見她竟然真的鼓起勇氣要去那里,不由的開始佩服自己的口才了!

    自己要是不做法師,尼瑪去當一個引人向善、解惑解情的大師也是很牛掰的嘛!!

    莫凡走在前面,郭文衣答應去解開心結歸答應,看她樣子是三步回兩步的……

    沒多久已經到了郭文衣說的那個小林子,繞過林邊郭文衣指著地面上一些零散的石子告訴莫凡,這是以前的兩鎮小路,現在已經被拆毀了,她當時就是順著這里走,然後就看見林子方向上有東西蠕動。

    今夜很暗,沒月光也沒星光,遠處騎馬場都關了,留在那里的燈不足以照亮這里。

    “是這嗎?”莫凡直接走了過去,看見前方一片雜亂草叢。

    “是,是……你別走過去啊,很危險的!”郭文衣有些慌了,她甚至還能夠認出旁邊那顆長不高的矮樹。

    莫凡哪里會在意,別說那東西已經不在有些年了,就算在,莫凡也能夠生剝了那畜生的皮!

    扒開草叢的,莫凡發現這里什麼都沒有。

    想想也是,這里要真發生什麼,黑教廷的人恐怕很快就處理掉了,怎麼可能留下任何的……

    “臥槽!”

    莫凡忽然罵了一句。

    這一聲罵把郭文衣嚇了一跳,拽著小裙就要逃跑。

    莫凡也沒理會她,扒開草叢,發現了一塊碎骨陷在了泥土里,幾乎要和草土長在一起了。

    莫凡剛說這里已經被毀尸滅跡了,哪料到事情這麼不按套路,隨便一扒拉就找到當年的證據了!

    那肯定是馬骨,因為是靠近嘴和臉部位的,那牙很明顯……

    假如郭文衣當年看見的是黑畜妖的話,那黑教廷的人似乎並不知道他們有一只不听話的黑畜妖在這里偷吃了一匹馬。

    莫凡繼續找尋,想看看附近還有什麼,很快他就留意到這里雜草叢生的地方竟然有一塊大概半米方圓的地是光禿禿的,裸出了泥土。

    明明周圍一片旺盛,茂密無比,憑啥這里就謝頂了?

    “看來是一定是黑畜妖或者詛咒畜妖了,這種骯髒的東西唾液帶著腐蝕性,滴落在地上,可以讓這里幾年生長不出任何的東西,哼哼,總算有點眉目了!”莫凡臉上掛起了笑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