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靈靈,情況怎麼樣?”莫凡走到靈靈房間。

    “唾液成毒,將泥土裏的養料都給腐蝕了,但恐怕不是黑畜妖、也不是詛咒畜妖。”靈靈對莫凡說道。

    “不是??”莫凡很是意外,還以爲這是一個非常有利的線索,誰知道竟然鑑別出來不符合黑畜妖和詛咒畜妖的唾液。

    “腐蝕性更強,那塊土不僅三四年沒可能生長任何植物,還有可能滋生出一些有毒的東西。記得城市獵妖隊來這裏巡查,就是因爲毒**件,不知道是不是和這個有關。我們手頭上線索真的太少了,黑教廷的人又躲在暗中,僞裝得非常好,整個牧場莊園大概一千、兩千來人,要將他們從普通人中分離出來,我們還需要掌握更多的信息。”靈靈認真的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當下將昨晚和穆寧雪撞見卡莉與獵妖隊長的好事給道了出來。

    “這是好事,可以卸下黑教廷對我們的警惕,那個卡莉是不是黑教廷還很難說清,但嫌疑是很大了。”靈靈說道。

    “還有個事……只是不知道和黑教廷有沒有關係。”莫凡把一些稀鬆平常的事過濾掉,講了一下比較奇怪的。

    靈靈聽着有關榮盛、汪栩栩、趙品霖以及郭文衣的事情,稍稍沉思了一會。

    “可能無關吧。”

    “我也覺得,這種事情就算有問題,多半是趙品霖用了一些不該有的手段來迫使女孩從他,這事情該找警察……”莫凡說道。

    ……

    又繼續呆了兩天,牧場莊園這裏迎來了新的一批客人,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學者,結合了一些人性、佛性、當代現象對他人進行授業解惑的人,說白了就是一個比較有名、有影響力的講師,聽其他人稱他爲泯天師。

    泯天師開課設在牧場莊園,於是當天牧場莊園就迎來了近四千的聽客,還好牧場莊園本就非常寬廣,建築少卻面積極大,即便多了近四千人進來也不會覺得有什麼擁擠。

    泯天師威望很好,來的不少都是富人,他們對此人的理念深信不疑。

    講學,這是在魔法世界算是不怎麼常見的人羣職業了,這個泯天師自然沒有例外的被莫凡和靈靈列入到了重點懷疑對象中,畢竟黑教廷的思想植入是相當可怕的!

    ……

    ……

    酒廊

    趙品霖飲着酒,臉上多了幾分煩躁。

    一個紅色領結緩緩在幽暗中出現,一頭茶色之發披散了下來,芳少儷坐在了他的面前,微微一笑道:“怎麼,得到的還不夠嗎?”

    “那個女人,竟然從始至終都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不就是一個女人,我能看上她,是她的榮幸!”趙品霖將杯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砸。

    “你說得是那個銀色頭髮的女孩,確實很特殊,看她的舉止,應該也是出身名門。”芳少儷說道。

    “哼!”

    “那個女人呢?”芳少儷問道。

    “叫她回房間去了。”

    “才幾天就膩了,不過也正常,你本來想得到的也不是她,我沒記錯的話,你是先去敲銀雪頭髮的那個女孩子的門。”芳少儷說道。

    “你怎麼知道??”趙品霖一臉詫異道。

    “我們對潛在客戶都會很細緻的觀察,那個女孩的身份我幫你查過了,帝都一個小魔法家族的成員,似乎是一位初階法師,所以你想要以對付汪栩栩的方式對付她,基本上沒什麼可能。”芳少儷笑着道。

    “那要怎麼辦??”趙品霖初嘗那種刺激,現在滿腦子的惡念都在穆寧雪的身上,越是得不到,越感覺這女人有着無窮無盡的魅力!

    “你需要變強。”芳少儷說道。

    “怎麼變強,我又不是法師……”

    “加入我們的人,不一定是要法師,我們會讓它操縱一種實力不比法師弱的生物。看在你那麼渴望得到那個銀色頭髮女孩的份上,我可以送你一隻,在將來它特殊的潛藏、暗殺、偷竊的本領爲你處理很多事情。”芳少儷說道。

    “操縱一種生物??那豈不是跟召喚法師一樣??”趙品霖有些詫異道。

    “恩,差不多。前提是你得爲我們提供一個獻體。爲了表示你足夠的誠意,我建議你把剛剛玩膩的女人獻給我們,它將成爲爲你量身訂造的奴隸,受你驅使,受盡痛苦和折磨!!”芳少儷說道。

    趙品霖愣了一下。

    他承認他是有些煩汪栩栩,一開始佔有的時候,他還能夠體會到那種大仇得報的快感,可後來見到她那畏畏縮縮的樣子,總是哀求自己,總是在那裏哭,趙品霖就格外不爽了。

    他現在對汪栩栩沒興趣了,那也不代表把這女人拿去祭獻啊!

    見趙品霖在猶豫,芳少儷從懷裏拿出了一份資料,放在了趙品霖的面前。

    趙品霖看了一眼,赫然發現那是一份死亡報告,死亡報告上寫着的人,正是汪栩栩!

    也就是說,芳少儷早已經準備了這一出!

    “這是她意外死亡的報告,並且是在聚會之後,即便你今天點頭,也絕不會有人懷疑到你頭上。從此之後她就是你的奴僕了,你會每天看到她像一條狗般討好你,祈求你……這也是你正式成爲我們教會成員的一次考驗,沒有奴僕的教徒,可不能算是真正的教徒。當然,也只有成爲了教徒,我們纔會幫你得到那個銀絲女人。她是一名法師,儘管只是小小的初階法師,我們教會也要付出不少的代價,在此之前我們得知道你有多願意加入我們,又有多大的決心,還有多大的野心。這種你本就不是很感興趣的女人,還戀戀不捨的話,實在有些可笑的。”芳少儷繼續說道。

    趙品霖猶豫了,他知道自己是做了很不人道的事情,但這個程度他是能接受的。

    可如果是讓汪栩栩直接死,或者像芳少儷說的那樣變成奴僕,就未免有點過了……

    “能不能換一個人,我不認識的?”趙品霖問道,他覺得要一個活人從世界上消失也不是不能接受,隨便弄個流浪漢好了,這種人死活誰在意。

    “不行,我們得知道你有多大的決心!”芳少儷聲音一下子就變了,簡直是一種命令,更帶着一種壓迫!!

    趙品霖看着她,這一刻他能夠明顯感覺到這女人不只是蠱惑他人的小服務員那麼簡單,她的氣息可怕得像一頭巨大的怪獸,隨時都會將自己一口吞噬掉!

    “你確定我加入了,不單單可以讓我得到我現在想要的,還能讓我得到更多??”趙品霖沉着聲音問道。

    “當然,我知道你無時無刻不在想着取代那個曾經羞辱過你的堂哥,可惜你沒他那麼敏銳的商業頭腦。”

    “那……我加入。”

    “很好,祭獻由你自己親自來。”芳少儷看着趙品霖點頭,氣息全部散去,臉上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意道,“你搖頭的話,今晚你就會變成我的奴僕,我這人最喜歡把侵犯過我的男人變成天天可以抽打的奴隸,咯咯咯!”

    從溫和的笑意變成了邪異的魅笑,趙品霖不由的渾身一冷,他輕聲的問道:“你的職位……職位高嗎?”

    “你祭獻了,我會告訴你。我很看好你喲,有野心,且貪得無厭的男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