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品霖摟著汪栩栩的腰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他摟得很緊很緊,從兩個人那種親密程度來看,好像已經在一起很久,同時有著更深入的交流……而趙品霖臉上那自信睥睨的笑,仿佛在向所有人宣布,旁邊的這女人是我的了!

    莫凡看了一眼榮盛,又看了一眼趙品霖,再看了一下表情格外不自然的汪栩栩。

    這尼瑪什麼情況!!!

    “噢噢噢~~~~~~你們竟然……你們竟然……”

    “哇塞,昨天還客客氣氣,同學來同學去的,今天直接就這樣了,我們昨晚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其他人馬上就起哄了,一個個開始詢問昨晚上的細節。

    而榮盛臉上噩夢未醒的模樣,莫凡看著他臉上的表情都有些寒心,從他剛才雀躍激動的模樣來看,他一直把自己看成一個小癩蛤蟆,沒怎麼奢望過能吃到天鵝肉,結果昨晚他成功了……

    才剛剛跟自己分享,就出現了眼前的這一幕,絕對霹靂轟聲。

    莫凡可不覺得榮盛會欺騙自己,畢竟從汪栩栩臉上不自然和躲避榮盛目光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其中一定發生了什麼。

    榮盛站了起來,他目光根本沒從汪栩栩身上離開過。

    “栩栩,跟我一個解釋行嗎,為什麼昨天你還答應了我,今天卻和他在一起??”榮盛神經比較單一,他現在只想問一個清楚。

    大家一听榮盛這麼說,紛紛露出驚訝之色。

    誰能想到這里面還有這一出!

    “榮盛,這件事我們以後再慢慢聊好嗎?”汪栩栩低聲對榮盛說道,示意他不要在這麼多人的時候提這件事。

    趙品霖卻是笑了起來,完全不在意他們兩個人的感受道︰“榮盛啊,她只是和你開個玩笑。栩栩,你說是吧?”

    “玩笑??怎麼可能是玩笑!!”榮盛說道。

    汪栩栩看到榮盛這個樣子,心有不忍,可見到趙品霖那眼神,不得不開口道︰“榮盛,是這樣的,你昨晚突然跟我表白,我看你很真誠,不想傷害到你,所以沒很生硬的拒絕。誰知道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我不想讓你太難過,所以遷就了一下你。我跟趙品霖……你應該明白的。”

    榮盛整個人都傻了!

    這番話從汪栩栩口中說出來,便宛如一顆顆榔頭狠狠的砸在他昨晚最美妙的記憶畫面上,砸了一個粉碎,碎片還扎進心里,疼得說不出話來。

    遷就……

    昨晚只是遷就??

    自己以為從今天早晨開始,自己便是最幸運的人,整個晚上難以入眠,在規劃著自己和她的未來,在下定決心已定要好好努力,她喜歡華貴、奢侈的地方也盡可能帶她去……

    誰知道這天早上,一盆冰冷刺骨的水潑在臉上!!

    “榮盛,你昨晚是不是喝酒了啊,唉,我怎麼跟你說的,不要沖動,你怎麼真就去……”一旁的王斌嘆了一口氣。

    “唉,大家都是同學,相互喜歡很正常,坐坐坐,吃早飯,吃早飯。”

    “是啊,榮盛啊,就當昨晚做做了個夢,大家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別搞的太尷尬,汪栩栩也是體諒你,看得出來她是在意你感受的,要換作別人,她估計就生氣罵走了,怎麼還會給你解釋一番,遷就你一番。”

    榮盛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失魂落魄的模樣落在了趙品霖的眼中,趙品霖臉上閃過一絲充滿快感的獰笑!!

    ……

    早餐氣氛因為這一出變得非常奇怪,莫凡也在一旁,安慰著榮盛。

    榮盛的那種憨直很像張小侯,看到他這副樣子,也覺得挺嘆息的。

    “兄弟,我真的沒……真的沒騙你,她昨天……真的答應我了。”榮盛眼淚都快流出來,這個打擊遠比被汪栩栩直接拒絕還更痛苦百倍千倍!

    那種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感覺……

    他真的喜歡汪栩栩很久了!

    “好了,好了,先吃點東西。”莫凡寬慰了幾句。

    大家匆匆吃過早餐,大部分人跟趙品霖去體驗其他設施了,榮盛估計回房間鎖著自己痛哭流涕。

    莫凡往靈靈房間走,這些同學之間的愛恨情仇對他這個獵人而言終究是小事,黑教廷的狀況才是關鍵,當一切關系到生與死後,其他的東西真的會變得很不重要。

    “你在這干嘛,沒跟他們去玩嗎?”莫凡剛要去找靈靈,卻發現郭文衣跟在自己身後,一副有什麼話要說的樣子。

    “那個……事實上剛才的事情,我感到很沒法理解,我有點不敢去找汪栩栩,因為她真的很奇怪。”郭文衣說道。

    莫凡一陣納悶,順手拿過手機看了一眼,發現還真是汪栩栩深夜發給郭文衣的,並告訴她,他和榮盛在一起了。

    郭文衣和汪栩栩應該關系比較不錯,兩人還聊了蠻久的,看得出來汪栩栩對榮盛這種踏實性格的人更感興趣,並提到趙品霖這人不是給人很安全的感覺。

    莫凡這就納悶了,這汪栩栩變臉也變得太快了吧。

    “這也是她自己的決定,跟我說也沒有用。”莫凡將手機還給了郭文衣。

    她難不成還真把自己當成情感專家了,自己來這里是有要事要做的,哪里有那個時間管這情情愛愛的變幻。

    “我只是……只是覺得她很奇怪,感覺像是變了一個人,我和她認識那麼久了,很少會見到她那個樣子,我感覺……她很害怕。”郭文衣對莫凡說道。

    這件事郭文衣也不知道找誰說,只想起昨晚莫凡帶自己解開那個心結,于是選擇跟莫凡說起。

    “她很害怕?”莫凡提起了一些興趣。

    “是的,她其實很膽小的,一旦她害怕,手就會死死的抓著袖子口,她跟趙品霖在一起的時候,一直都拽著袖子口,沒松開過,她真的很害怕,我不知道她在害怕什麼。我感覺很不對勁,希望你幫我。汪栩栩不是那種善變的人,她之前也對我透露過,她覺得榮盛比趙品霖好……她昨天還和我開心的聊著,今天就變成這樣,我擔心她受到了什麼……什麼要挾。”郭文衣輕聲說道。

    莫凡什麼也沒說,卻暗暗的將這件事給記了下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