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將疾星狼給收回到次元空間中。

    這樣帶着一匹渾身深藍色毛髮都快要拖地上的狼獸招搖,等於告訴黑教廷,自己跟金戰獵人團一樣來這裏替天行道的!

    讓疾星狼大致指了方向,莫凡便與穆寧雪他們會和了。

    “你是怎麼知道他往這個方向走了?”榮盛有些不解的問道。

    “問那麼多幹什麼,想不想找到汪栩栩了?”莫凡不耐煩道。

    榮盛沒敢再多問,跟着莫凡開始往主樓後面的那棟樓走去。

    相比起主樓的那種富麗堂皇,後面的這棟橙樓築就顯得昏暗很多,多半是不用來迎接任何旅客的,之前也沒怎麼看到有相關服務人員到過這裏。

    穿過了幾個不是很光亮的長廊,又踏上了幾個階梯,疾星狼告訴莫凡,血的味道大概是從這裏擴散的。

    整個長廊呈現方環,筆直走到轉角也需要一些時間,地毯鋪得都是暗紅色,兩邊有許多鎖着的房間,單門的,雙扇門的,以及那種廳堂的厚重雙環拉門……

    疾星狼告訴莫凡,血腥味是在那厚重的雙環拉門處,莫凡仔仔細細的檢查,發現白色的牆邊上印着一個淺淺的紅痕,看上去跟嘴印一樣大小,不仔細看很容易就忽略掉的。

    莫凡推了推旁邊的穆寧雪,低聲對她說道:“汪栩栩的血,應該是不小心蹭上的……應該是皮外傷、淤傷之類的,血留在牆上得很少,從高度來看,大概是手臂靠近肩膀那裏……”

    莫凡記得汪栩栩身高和穆寧雪差不多,由穆寧雪對比的話,就可以大致揣測她受傷的位置了。

    印痕狹長,氣味和之前鞭子上的一致,表明汪栩栩來過這裏。

    “栩栩!!”

    “栩栩,你在這裏嗎???我是榮……”榮盛大喊着。

    莫凡急忙捂住了這傢伙的嘴,喝斥道:“你別瞎叫,她可能遇到逮人,你這樣只會讓我們救援更艱難。”

    榮盛瞪大了眼睛,過了好一會才點了點頭。

    莫凡嘗試着推了推門,發現這麼門上並沒有上鎖,厚重的廳門被他推開,發出的響聲在通道走廊中迴盪了起來。

    裏面沒有燈,莫凡也只能夠勉強看清裏面是一種比較古老的裝飾,有壁爐,有鹿頭掛飾,有一張大桌子,以及一個將窗戶遮蔽得嚴嚴實實的窗簾……

    “沒人,不過,我好像聞到了什麼。”莫凡皺起眉頭說道。

    黑畜妖與詛咒畜妖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種讓人記憶深刻的氣味,莫凡與黑教廷打交道那麼多次,即便空氣中只殘留着那麼一些些,他依然可以分辨出來。

    “這裏好像很久沒通風了,好臭。”郭文衣說道。

    “是啊,怎麼感覺味道還越來越濃了。”榮盛已經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穆寧雪往門外看了一眼,開口道:“氣味是從外面傳過來的。”

    莫凡一樣感覺到那種原本淡淡的臭氣在慢慢的變濃,隨着這扇門的開啓,走廊通道之中的空氣流了進來,也伴隨着更令人噁心作嘔的臭氣。

    “外面有東西!”莫凡立刻意識到了什麼,急急忙忙走到門前,異常小心的將這兩扇雙環重門給掩上。

    門關上的時候,仍舊傳出了一些聲音,這時走廊通道之中立刻響起了什麼東西在快速奔跑的聲響,這個聲響越來越近!

    “什麼東西??”郭文衣和榮盛也都聽到了,臉部一下子僵住了。

    “噓,別出聲,我們可能來對地方了。”莫凡聲音極低的說道。

    莫凡讓三人都靠近自己,利用這裏的黑暗掩藏住他們活人的生氣。

    沒多久,走廊通道就傳出了更清晰的聲響,隔着厚厚的門都可以感覺到外面有東西在走動……

    郭文衣在門邊,穿過那窄窄的門縫,她勉強可以看到幽暗的通道走廊一絲狀況,一個骨瘦如柴、呈現出畸形狀的東西緩慢的從她這狹窄的視線前爬了過去,四腳着地,皮膚黝黑,面目猙獰如鬼猴!

    郭文衣看得頭皮都發麻了,這不就是自己當初走夜路時看見的那種生吃馬的怪人嗎!!

    一模一樣,絕對一模一樣!!

    郭文衣前陣子才從莫凡的寬慰中漸漸消除了曾經的恐懼,誰知道今天在這裏看到最真實的了,隔着這樣一個門,郭文衣仍舊汗毛豎立,似乎自己就變成了那隻被撲倒挖空腹部的馬,隨時都會被生吃。

    “黑畜妖。”莫凡對穆寧雪說道。

    過了大概一分鐘的時間,門外的聲音漸漸消失了。

    榮盛和郭文衣兩個人都不敢置信的退到了桌子那裏,尤其是郭文衣,整個人都處在一種極度恐懼的狀態。

    “那……那是什麼啊??”榮盛問道。

    “一些小雜毛,不用太擔心。”莫凡也沒有做過多解釋。

    黑畜妖對莫凡這種級別的法師已經構不成多大威脅了,但即便如此,莫凡也不想輕舉妄動,黑畜妖會在這附近巡查,說明這裏確實已經是黑教廷的地盤了,殺掉一隻黑畜妖,就可能驚動所有黑教廷成員,到時候就不是幾隻奴僕級黑畜妖在這裏巡查的問題了,而是跟黑色潮水一樣的黑畜妖與詛咒畜妖涌過來!

    純粹如此,莫凡倒也不怕,打架什麼的,莫凡沒怕過這般東西。莫凡忌憚的是毒變,萬一黑教廷是可以指定人來發生毒變的,自己這一暴露,多半是要倒地上吐黑血了。

    自己來對了地方,趙品霖果然是黑教廷人員,莫凡這個時候就不得不對穆寧雪豎起大拇指了。

    女人的直覺可以強大到撕破黑教廷的僞裝,更別說男人帶着僥倖的出點小軌……

    “你們都先呆在這裏,不要發出太重的聲音,更不要在我沒回來之前離開。”莫凡叮囑三人道。

    穆寧雪雖然次修的是風系,但論起潛行、隱藏,根本沒法和暗影系的莫凡相比,這種情況只適合莫凡自一個人行動。

    “你自己小心。”穆寧雪叮囑了一句。

    “記住,出現了什麼狀況,也儘量隱藏好身份,毒變纔是真正威脅到我們的東西。”莫凡特意交代了穆寧雪一句。

    “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