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這一切的一切,莫全部看在眼里。

    不得不說,他此刻一樣感到恐懼,每呼吸一次,都要格外的謹慎,不確定自己是否會成為吐出黑血的下一個!

    “毒變生在金戰獵人團那里的概率比較高,我們該慶幸有一千多人,從死亡的那十幾人來看,落到我們頭上的概率大概就百分之一。”靈靈迅的將一些數據輸入到電腦里。

    “真難以置信,這種情況下你還能用這種口吻說話。”穆寧雪看著靈靈,忽然覺得這個小少女就是一個怪胎。

    看看周圍那些上了歲數的成年人,嚇得褲子全濕的都不在少數,靈靈卻好像置身事外一般,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的生。

    “大事不妙,靈靈,我們現在是真的墜入死亡之淵了。”莫凡苦笑,勉強把靈靈說的那番話當做一些安慰吧。

    百分之一的概率,自己不至于那麼倒霉。

    只是,看到那樣吐出黑血,逐漸變成黑灰的死者,莫凡依舊不覺得這個概率有什麼值得慶幸的,沒準這只是開端呢??

    不得不說,這一切真的很符合黑教廷的行事風格,沒有絲毫預兆,死亡更如暴風雨般在頃刻間撲打而來,讓那些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強者都會精神崩潰。

    “毒變好像暫時停止了。”穆寧雪說道。

    “恐怕只是暫時的。”靈靈說了一句很不吉利的話。

    “有眉目嗎,是某種詛咒?”莫凡問道。

    實在太匪夷所思了,為什麼這里的人會突然毒變,是某種極強的傳染毒,正在牧場莊園附近擴散?

    可那又怎麼解釋離開牧場莊園的人全部死去的現象,更怎麼解釋現在毒變停止……

    “詛咒可以強到這種程度,基本上離禁咒法師修為不遠了。”靈靈說道。

    如果是單體詛咒,那還想對簡單,類似于鬼刑,便能夠描畫星座之後便施展出來。可群體詛咒,單憑個人來施展基本上很難做到!

    “現在我們怎麼辦?”穆寧雪問道。

    “什麼都做不了。總之在我們沒有搞清楚這種毒變是不是可以指定作的情況下,我們千萬不能暴露身份。”靈靈壓低聲音對莫凡和穆寧雪說道。

    很明顯,金戰獵人團的人惹惱了黑教廷,黑教廷采取了他們瘋狂的報復,現在就連那些前來這里旅游度假的人也受到了波及。

    “萬一他們打算把我們這里的人全殺光了呢,我們這樣坐以待斃也不是辦法。”穆寧雪擔憂道。

    她今天是真正見識到黑教廷手段之殘忍與可怕了,深處這樣一個隨時都會毒變暴斃的環境之中,連呼吸都會變得格外的小心謹慎。

    金戰獵人團的人在主持大局,只是從他們那些獵人不安的情緒中可以看出,他們現在一樣毫無解決辦法,所有的通訊設備也被阻隔了,傳遞不到外界,即便外界現這里出了這麼大的問題,以那毒變的效率,這里的人基本上死了個精光。

    “汪栩栩不見了,汪栩栩不見了……”郭文衣忽然間現什麼,驚慌的叫了起來。

    “是啊,汪栩栩呢,趙品霖你有沒有看見汪栩栩?”王斌急忙問道。

    這種危機四伏的時刻,有人不見了是最可怕的事情。

    “誰知道呢,我一整個晚上都沒看見她,她說不舒服在房間里呆著,她不在房間里嗎?”趙品霖故作疑惑的道。

    “混蛋,你怎麼不照看好她,她要是出了什麼事……”榮盛勃然大怒,險些要拽住趙品霖的衣領了。

    趙品霖推開了憤怒的榮盛,冷笑道︰“是她把自己鎖在房間里的,我有什麼辦法。”

    “我之前去找過了,她不在房間里……”郭文衣說道。

    “她不會是變成了那種黑灰尸體了吧???”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

    這句話讓大家都愣住了,榮盛和郭文衣兩人率先怒道︰“不要胡說八道,她不會有事的!!”

    “尸體都灰黑的辨認不了,誰能說得好。”趙品霖淡然的吐了一句。

    “你怎麼會說出這種話!!”榮盛整個人都爆了,他像一只瘋的野獸,朝趙品霖撲了上去。

    兩個人頓時扭打了起來,榮盛明顯要比文弱書生的趙品霖要強壯許多,在他身上留下了好幾道傷。

    其他人將他們兩拉開,趙品霖摸了摸臉上的傷痕,看著自己被撕破的襤褸襯衫,眼楮里閃爍起了歹毒之光。

    不過,他並沒有立刻表現出來,咽下了這口氣,轉身離開了這里。

    “趙品霖,你去哪??”

    “被亂跑啊,會有生命危險的。”王斌等人要阻攔。

    “我回房間,別來煩我!”趙品霖憤怒的道。

    “榮盛你這又是干嘛,趙品霖都說了他晚上就沒看見汪栩栩了,你向他撒氣做什麼??”

    “好了,好了,大家都別吵,現在我們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毒變的人都不知道,竟然還在這里爭風吃醋,我們先到窗廳那里吧,應該用不了多久魔法協會的人就會來救我們了。”有人站出來維持次序道。

    大家紛紛躲在了第一次進這棟洋樓的窗廳,臉色都很蒼白。

    “我有點渴,叫管家弄點茶來喝吧。”一個男生說道。

    “這時候,誰還有功夫伺候你呢,大家都可能落到那種下場,會傳播的!”王斌冷哼一聲道。

    靈靈依舊在那里用手指快的敲打著電腦,她將這整個牧場莊園遇到的事情以及之前的收集的資料都擺在一起,想從中找尋到毒變的答案,不搞清楚他們是如何中毒的,就無法弄清楚怎麼解除這種毒變危機。

    “茶?”這時,穆寧雪輕輕的念了一聲。

    靈靈和莫凡都稍稍抬起頭,以為她也渴了,想喝點東西。人在緊張的時候,喝一些水是能夠稍稍緩解的。

    “莫凡、靈靈,你們記不記得我們剛到這里的時候,男管家和卡莉就斟給每人一杯紅茶,說是這里的特品。”穆寧雪說道。

    “你覺得這茶有問題?”靈靈反應很快的說道。

    莫凡愣了一下,笑道︰“應該不至于吧,在座所有人都喝了,包括之前來的那些人也都招待了這種茶,也不見得有人毒變。”

    “不不不,有毒變!”靈靈眼楮忽然間亮了起來,仿佛找到了整件事情的關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