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抹黑色的血緩緩的從葛明的嘴角溢出,不知是葛明的修爲較高,還是他中毒不深的關係,他吐血的過程並沒有之前那些人那麼誇張……

    “輪……輪到我了。”葛明勉強的發出聲音,臉上滿是苦澀與無奈。

    他終於得爲自己這次的魯莽行動付出代價,在發現第一例毒變的時候,葛明就明顯感覺到大事不妙,未想到黑教廷的手段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可怕,甚至自己這樣一個實力出衆的高階法師都逃脫不過。

    “團長!”

    “團長,你可不能死啊!!”

    “快,快叫灰手!”

    “沒有用的,治癒系魔法對這個沒有一點效果。”

    金戰獵人團的人員圍在他們團長身邊,一個個露出了驚悚之色。

    連修爲最高的團長葛明都沒有躲過這毒變,他們這些人又如何存活??

    這一次毒變的爆發,徹徹底底的擊垮了所有人的內心防線,他們頹敗的坐在地上,眼神麻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了。

    “我就說,我就說了,不應該惹這些魔鬼的,現在變成這個樣子!!”孫榕說道。

    “到底是哪個混蛋害了我們,給我們錯誤的情報,如果能活下去,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段!!”另一名獵人發瘋的大吼道。

    “夠了!”潘晉怒喝了一聲。

    潘晉再一次握緊了拳頭,眼睛裏充滿了血絲。

    這樣在這裏自暴自棄又有什麼用,根本不能夠讓大家活下來,現在團長也中了毒,憑藉着自己的修爲在勉強支撐着,那就表明他們必須依靠自己!

    “把怨氣撒在自己人身上又有什麼用,我們的敵人是黑教廷,橫豎都是死,那就趁還活着,把黑教廷這般狗東西給找出來,殺一個是一個,否則我們就徹底變成了一羣被他們玩弄、虐殺的蠢材!”潘晉怒道。

    “隊長說得對,在這裏相互指責我們誰都別想活,黑教廷的人一定就藏在這個牧場,牧場還有很多地方我們都沒有翻過,只要留少部分人在這裏維持那些人的次序,其他人把這裏翻個底朝天,不信找不到黑教廷的窩!!”金戰獵人團的另一位隊長候亭說道。

    “每人帶一隊,不要單獨行動,發現任何可疑的地方都隨時彙報,就算有人毒變,也不要回頭!”潘晉說道。

    團長的毒變讓潘晉明白了不能在這裏坐以待斃,必須行動起來。

    很快,剩下的近戰獵人團的成員分成了好幾隊,開始在牧場莊園中進行地毯式搜索。

    黑教廷的人想必也沒有料到成爲困獸的金戰獵人團會在這個時候凝聚出一股破釜沉舟的決心,那些潛藏在普通人中的黑教廷成員立刻開始回電大本營,將情況告知他人。

    “劉平生,你在跟誰說話??”一名清潔人員回頭看了一眼那名蠟黃條臉男子,質問道。

    “沒誰啊,我在祈禱。”蠟黃條臉男子回答道。

    “你手裏什麼東西?”那名清潔人員看了一眼,猛的從他手中搶了過來。

    那是一個黑色的通訊儀,裏面還有一些聲音。

    很快守在這裏的三名近戰獵人團成員便發現了這裏的情況,火速殺到那名叫做劉平生的身旁。

    “是黑教廷的通訊設備,一定是他在通風報信!”那三名獵人喜出望外,第一時間將這名叫做劉平生的人給控制住了。

    劉平生意識到自己被識破了,急忙召喚出黑畜妖來幫助他逃脫。

    很不巧那三名獵人中有一名是中階法師,黑畜妖在他的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劉平生這緊張得呼喚黑畜妖行爲可謂是徹底將身份給暴露出來了,廳內衆人都嚇得往另外一側躲避,那三名獵人卻閃電出手,將這名黑教廷教徒給緝拿了下來!

    “隊長,發現一名黑衣教徒,手上有黑教廷通訊儀,能夠召喚黑畜妖。”那名中階獵人法師急忙告知隊長潘晉。

    “做得好,就是要這股力量,大家團結起來,別讓黑教廷牽着我們的鼻走,任他們宰割,無論如何都要爲團戰報仇!”潘晉說道。

    士氣,現在這批人太需要士氣了,若始終都是一羣躲在恐懼陰影下的綿羊,那麼他們只會挨個挨個被宰殺,可如果一鼓作氣衝開柵欄,綿羊之力也不可忽視!

    “那裏好像有棟橙色的建築,沒有太仔細檢查!”孫榕指着遠處道。

    “我們過去看看!”潘晉點了點頭,帶着一批人朝着橙色建築物處走去。

    ……

    ……

    橙樓坡殿

    藍衣執事芳少儷坐在一張血紅色的椅子上,修長纖細的雙腿微微翹起,一雙超過十釐米的高跟鞋紮在光潔的地板上,感覺可以將其刺碎了。

    她的腳邊,跪倒了一排穿着灰色衣裳的教士,其中力凱與盧耿這兩個權力稍微大一些的大灰衣教士也在其中。

    這一排灰衣教士背後,是四五排穿着統一黑色衣裳的黑衣教徒,進入了這裏的所有教會成員都必須穿上等級森嚴的服裝,這樣纔可以方便調遣與辨別身份。

    芳少儷將手指放在紫紅色的脣邊,一件湛藍色的長衣遮住了身子,似乎除了這件外套之外裏面什麼都沒有穿,誘人的身材在衣裳裏若隱若現。

    “看來我們把這些小羔羊們逼得太緊了,嘛,兔子急了都會咬人,何況是這羣骯髒又低能的人呢?”方少麗笑容滿面的道,面對這羣人的反擊,她絲毫的不在意。

    “審判會的人已經入島,用不了多久便會抵達這裏,帶隊的恐怕是夜鷹……曾經在魔都區域清掃了我們所有同伴的那名審判使者!”灰衣教士盧耿說道。

    “是嗎,我可想念他了,等他到了,我再送他一份大禮,哈哈哈~~~~~~~~”

    聽見芳少儷的笑聲,其他十名教士也跟着笑了起來,但那些黑衣教徒們明顯不知道接下去的計劃又是什麼,一頭霧水的同時,又只能夠跟着附和的笑着。

    一份大禮??

    給審判會的人一份大禮??

    (你們見過到國外,不吃不逛不玩不買買買,竟然到處找咖啡店給你們碼字的良心作者嗎??不投幾張票,對得起我這份苦心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