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也只能怪你倒霉,非要和本教作對!”大齙牙教徒找了一把椅子,往遠離詛池的地方坐著。

    “我……我什麼都沒做……放過我吧……放過我吧。”那個干啞的聲音說道。

    “好好在里面泡著吧,泡得越久,對你將來是好事,至少能夠早一些適應新的形態,免得你會恨不得每天夜里親手把自己身上的每一塊皮給啃下來。”大齙牙教徒坐在那里,言語中有那麼一點可憐,但卻沒有一點出手相救的意思。

    “不要……不要,我不要變成那種東西,殺了我,求求你,把我殺了……”

    “沒有用的,就算你現在死了,靈魂鎖在這個詛池里。”大齙牙教徒說道。

    黑教廷的懲罰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為殘酷與可怕的,原本大齙牙也是一名普通人,無意中得罪了灰衣教士盧耿,這才無奈之下加入到了黑教廷中。

    一旦成為教徒,基本上沒有任何回頭路,而與黑教廷為敵的,更沒有好下場!

    “她還有救嗎?”一個聲音忽然飄了進來。

    大齙牙似乎是那種神經比較遲鈍的類型,他回頭看了一眼一個站在陰影中的人影,下意識的認為那是另外一位被打到這里的教徒,開口道︰“有吧,在沒有正式進行詛咒儀式之前,她都還算是正常人……哦,你也很倒霉啊,被派來看守這里。”

    “哦,我是來收錢的。”那個黑影走到了大齙牙教徒的面前,手掌在其肩膀上輕輕的一拍。

    大齙牙教徒忽然察覺到什麼,剛要采取行動的時候,立刻感覺到一股極強的電流從那人的手掌上傳遞到自己的身體。

    “你……”大齙牙教徒話還沒有吐出,劇烈的電擊讓他的臉部開始抽搐,身體內部宛如有成千上萬的白蟻在啃噬,麻、疼痛、又動彈不得!

    “滋滋滋~~~~~~~~~~~”

    莫凡手掌上不斷有電弧在竄動,它們數量越來越多。

    焦味已經漸漸傳來,大齙牙的身體開始變得焦黑一片,整個人宛如一灘爛肉趴倒在地上。

    大齙牙明顯也不是法師,憑借著黑畜妖行惡罷了,這種電弧攻擊密集到一定程度之後,他*凡胎的根本承受不了,心髒已經停止跳動了。

    莫凡面無表情,取出了之前那個教徒楊喬手中的藥瓶,將里面的液體緩緩的倒在了這個教徒的身上,沒多久,大齙牙的身體已經高度腐爛融化,不過十幾秒鐘,就連骨骼牙齒都已經看不到了,留下一灘很容易被忽略的黑水。

    “你是汪栩栩嗎?”莫凡問了一句。

    “是……是!你……你是來救我的嗎!”水池里的人說道。

    “我現在還不能救你。”莫凡淡淡的說道。

    莫凡現在已經是在黑教廷的老巢里了,他自己一個人行動還比較方便,帶上身體機能已經高度損傷的汪栩栩,很容易就會被現的。

    換作平常,莫凡還能夠直接殺出去,可毒變的存在,使得他不敢輕舉妄動。

    “那你殺了我吧,幫我解脫……”汪栩栩說道。

    “這種事我不會做第二次。你現在感覺好一點沒有?”莫凡問道。

    “好像……好像會好受一些。”汪栩栩急忙回答。

    她抬起頭來,就看到詛池上方站著一個被陰影掩蓋住容貌的男子,有些眼熟,卻認不出是誰。

    莫凡將手緩緩的收回,他施展出了空間系的魔法,在汪栩栩周圍制造了一個真空區域,讓那些詛咒之水無法再觸踫到她的身體,詛咒之水應該是帶著緩慢的腐蝕、變異性,只要不讓汪栩栩身體與這些水有接觸,她就不至于那麼痛苦了。

    莫凡又解開了隨身帶的水袋,將水撒到了空中。

    目光一凝,這些原本要全部化作水珠落在地上的水被莫凡用意念變成了一股,它們如泉絲一樣在空中飛過,準確的落在了汪栩栩的唇邊。

    “喝點水,再支撐一陣子。”莫凡對汪栩栩說道。

    汪栩栩身體缺水嚴重,這一縷縷泉絲飄來,她劇烈的吮吸了起來,恨不得泉絲變成嘩啦啦的水浪拍向她,那樣才能夠緩解她的脫水問題。

    “現在好一些了嗎?”莫凡問道。

    “好……好多了,謝謝你。”汪栩栩抬著頭,努力的想看清這個人的模樣。

    這幾天她經歷了這輩子最痛苦的折磨,此刻獲得的盡管是一點點小小的幫助,卻代表著還有那麼一點點希望的光亮,不是暗無天日。

    “作為女孩子,遇到一些事情應該盡早求救,不是選擇忍氣吞聲的妥協,指望自己的听話會換來對方的同情,你要相信每一個惡人都只會變本加厲。”莫凡看著汪栩栩,用一種嘆息的語調說道。

    莫凡能夠看得出來,汪栩栩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可她的聰明沒有用在如何保護好自己。假如她早一些揭穿趙品霖的惡性,哪怕向郭文衣透露一些東西,都不至于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汪栩栩听到這句話後,淚水又不禁涌了出來,由于這詛水的浸泡,她的眼淚都已經變成了黑色,掛在那張原本清秀美麗的臉龐上……

    “你……你會拋下我嗎?”汪栩栩清楚,這里到處都是像趙品霖那種極度惡棍,她很害怕眼前這個人離開了,就忘掉了自己還浸泡在這里,她真的很害怕,她像很努力的去想眼前這個人是誰,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莫凡看著她,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現在最大的危機還沒有接觸,連莫凡自己都身處危險之中,哪里還能夠給別人一個可以活下去的保證?

    “現在外面情況也不比你這里好多少。”莫凡沒有直接回答。

    “生了什麼?”

    莫凡大致將毒變的事情說了一遍。

    汪栩栩似乎知道一些什麼,有些迫不及待的對莫凡說道︰“有一個女人,她應該是這里的頭目!”

    莫凡听到汪栩栩這句話,目光一亮!

    “她長什麼模樣?知道叫什麼名字嗎?”莫凡急忙問道。

    ————————

    (這個點更新,你們懂亂叔有多不容易嗎???昨天根本沒法寫,坐灰機,過檢查,入境都尼瑪快花快一整天時間了,講實話我這把全是肉的骨頭,真心不喜歡這種折騰啊,我寧願呆在家里,到附近咖啡店一邊看著來往的美女,一邊安心碼碼字,回家打打游戲,看看電影,愜意到飛。另外,我這種英文水平,不是我吹,交流純靠意識和眼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