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名字我不知道,她有著一頭茶色的頭,小臉、鼻子很高、褐色眼楮、有一次我看見她穿著紅領結的服務員裝束,然後有听到趙品霖無意間說過他在酒廊里與她會面,我猜她應該是酒廊的服務員。趙品霖對她很恭敬,像一條哈巴狗。”汪栩栩說道。

    汪栩栩將當時那個女人在場的情形給莫凡描述了一遍,希望這對莫凡會有幫助。

    “灰衣教士,還是藍衣執事?”莫凡不由的思考了起來。

    一般而言,黑教廷要納入新成員的話,都是由教士來進行擴張的,灰衣教士會對一個人進行多次觀察,對其秉性進行判斷,緊接著以正常人的身份與之接觸,再慢慢的將其引上黑教廷教徒之中。

    從那女人教導趙品霖如何獲得黑畜妖的情況來看,她應該是灰衣教士,但汪栩栩又有提到過,那女人似乎掌控著這整個莊園……

    “有藍衣執事的嫌疑,看來這個女服務員值得重點考察了,只是要找到她很難了,這種局勢下她肯定徹底躲入暗中,沒理由再在酒廊那里晃悠。”莫凡自言自語道。

    不管怎麼樣,汪栩栩還是幫了自己大忙了,讓一直像無頭蒼蠅一樣的自己有了一個比較明確的方向。

    假如那真的是藍衣執事,就更好了。她的賞錢不低,自己就是為了錢來的!!

    “我給你設的真空會保持比較長的時間,如果還有別的黑教廷人員來這里,你還是要假裝出很痛苦的樣子,別讓他們看出破綻。”莫凡對汪栩栩說道。

    “你不會拋下我的,對吧?”汪栩栩眼楮里帶著幾分哀求,痛苦雖然減少了,可這里仍舊是黑暗熔池,她想見到陽光,她想見到同學,見到自己家人。

    “恩。”莫凡點了點頭。

    “謝謝你。”

    “別急著謝,最大的問題還是毒變,毒變不解決,我們誰都沒法安全離開。”莫凡說道。

    “你肯幫助我,我已經很感激了。”汪栩栩說道。

    若知道結果是死路一條,甚至比死更加可怕,在這里多呆上一分鐘,汪栩栩也會感覺無比漫長,莫凡的答應,至少讓她有理由堅持下去。

    “唉,但願我們都能夠平安的離開這里吧。”莫凡說道。

    關上了這扇屋子的門,莫凡開始順著原來的路返回去。

    很不巧,兩名灰衣教士在附近走動,莫凡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跟了上去,畢竟只有從灰衣教士那里才有可能探查出誰才是藍衣執事,並且從中找出毒變的解決方法。

    ……

    ……

    橙樓暗大廳

    榮盛、穆寧雪、郭文衣仍舊在昏暗的屋子了等待著,外面是不是會有一些黑畜妖爬過,尋找著生人的氣味。

    郭文衣靠在門邊,穿過門縫觀望著,忽然現走廊那里出現了一只渾身帶著怪紋的灰色生物正慢慢的往這里接近。

    與之前的幾只黑畜妖不同,這怪物眼楮更加銳利恐怖,榮盛不小心與之對望了一眼,便覺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要竄起來了。

    那灰色詛咒畜妖往這里走來,它的嗅覺和感知力要比那些黑畜妖靈敏,便看見這家伙往這個大廳里門邊湊了過來,嘴里出很奇怪的聲音。

    “咕嚕~~咕嚕~~~~”

    詛咒畜妖出了沉悶的叫聲。

    穆寧雪听到了聲音後,立刻到了門旁。

    “我們好像被現了!”榮盛膽戰心驚的說道。

    穆寧雪閉上眼楮去感知周圍,察覺到有很多黑畜妖正在往這里聚集,它們身上出的那種臭味都已經撲到了這個暗廳里來了……

    看來那只詛咒畜妖是真現了他們三個,並在召集同伴將這里包圍。

    穆寧雪到窗邊,現窗戶都是封死的,若是從窗戶逃走的話,恐怕下面會有更多的這種怪物在等著自己。

    “還以為殺了幾個人,這里就干淨了,沒有想到又偷偷的跑進了幾只小老鼠……嘖嘖”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听上去竟然還有點熟悉。

    在里面的榮盛和郭文衣都對望了一眼,榮盛率先道︰“這不是趙品霖的聲音嗎?”

    話剛說完,這個暗廳的重門被猛的推開,頓時那燻人的臭氣撲打過來,讓人險些干嘔了起來。

    郭文衣退後了到了桌前,整個人嚇得抖,門外一下子涌進了十幾只渾身都是黑色皮的鬼猴臉怪物,那股臭氣正是從它們身上散出來的。

    而在這群黑畜妖之間,還有一只渾身灰色又滿是詛咒之紋的怪物,體型要比其他黑畜妖大上兩號,一雙綠油油的眼楮直勾勾的盯著活人,還沒有靠近就感覺要被對方給撕成碎片了!

    這只詛咒畜妖的旁邊,站著一個穿著深藍色衣裳的人,他注意到闖進這里的人是榮盛和郭文衣,臉上露出了幾分意外的表情,但現一頭銀色頭艷麗到令人想要直接撲上去的穆寧雪竟然也在其中,整個人一下子沸騰了起來。

    真沒有想到,真沒有想到啊……不久前他還在思考著,要怎麼把這女人給拿下,這次牧場旅行基本上要結束了,誰知道她竟然自投羅網,這可一下子加快了他的實現進度啊!

    “又是一群闖入者嗎,直接殺了。”一名灰色衣裳的男子緩緩走來,掃了一眼里面的情況。

    “這幾個人留給我吧,好歹我都認識。”趙品霖笑了笑。

    “隨你,但別耽誤太長時間,我們還有事情要做,新的毒卵已經醞釀出來了,需要一些人手,最好趕在那些審判會的人到這里之前,把他們再屠一遍,哈哈哈。”那名灰衣教士笑了起來。

    這名灰衣教士顯然對殺戮更感興趣,眼楮里充滿古怪的狂熱。

    “為什麼不全殺了呢?”一旁的黑衣教徒問道。

    “蠢貨,要是這里的人全死了,我們怎麼混進普通人群里逃走?”

    “英明,力凱大人英明!”那名黑衣教徒奉承道。

    “新來的,你把他們三個處理了,盡快到坡殿來。”那名灰衣教士力凱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