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火光照耀在莫凡面無表情的臉上,天焰葬禮造成的破壞力幾乎將這整個大都給摧毀殆盡了,甚至地表的泥土都已經壓落了下來,傾斜在這個一片焦狀的祭殿中央!

    那些教徒全部都在殿中,哪怕有反應快一些的,他們都被莫凡的天焰葬禮給籠括進去了,跑的速度怎麼也沒有火海蔓延的速度快……

    教徒根本沒有一個活口,莫凡自己都沒有怎麼數清究竟有二十個,還是三十個,反正靈靈會在事後進行清點的,該給多少錢,基本上少不了!

    不得不說,黑教廷中的灰衣教士還有些本領,在天焰葬禮泯滅了所有蝦兵蟹將後,有四名灰衣教士利用巖系魔法的防禦和自身魔具稍微躲過一劫,他們帶着被重度燒傷的身體往祭殿另一個方向逃竄,跑得非常快。

    莫凡就沒去理會那些半生不熟、半死不活的黑教廷教徒級別的東西了,反正天焰葬禮的火海還會持續一些時間,怎麼掙扎最後都要被燒成一具具焦屍。

    莫凡自己加快了速度,穿過了這一片燒得十幾米高的火海,眼睛死死的盯着逃走的那四個灰衣教士。

    一個900,兩個1800,三個2700,四個3600萬!

    跑,你們給老子哪裏跑??

    “巨影釘-梨刺!”

    莫凡穿過了火海之後,立刻捏出了黑暗之法來,他的雙手手指上各夾着如鋒劍一般的巨影釘,被他朝着空氣中扔去。

    梨刺的軌跡不是直線,它甚至可以在莫凡需要的死角地方出現,莫凡稍稍追上那3600萬……呃,那四個灰衣教士後,便直接將六柄梨刺飛甩到黑暗區域裏!

    過一個轉角,莫凡目光立刻鎖定了一個腿部嚴重燒傷的灰衣教士。

    “去!”

    兩柄梨刺豁然出現,一左一右,分別扎進了那名跑得慢的灰衣教士的左右腿。

    這雙腿一禁錮,這名灰衣教士直接往前摔去,面門重重的撞在牆角上,估計門牙都給碰碎了!

    這灰衣教士也是大,急急忙忙撿起自己的帶血的門牙要繼續跑,但他下半身基本上不聽使喚了,他的身影被釘在牆上,紋絲不動,他自身也會立刻被黑暗之力給牢牢束縛,除非他能夠爆發出很強的力量……

    “你是歲,竟然闖入否們的地堂,你會被死神則磨的!!”這名灰衣教士強行扭身,有些不知死活的指着莫凡罵道。

    “講話的話漏風,就讓人覺得好好笑。什麼狗屁死神,不就是一個殺人如麻的重度神經病。”莫凡聽着這個說話已經含糊不已的灰衣教士在那裏叫囂,不由的掏起耳朵來。

    這名灰衣教士明顯是信仰比較強烈的,一聽到莫凡竟然罵他們的撒朗大人是神經病,頓時施展出魔法來,要跟莫凡拼命!

    中了莫凡的巨影釘梨刺,怎麼可能還施展得出魔法來,這沒了門牙的灰衣教士明顯修爲遠不如莫凡。

    很快灰衣教士發現自己連一個星軌都凝聚不起來,於是更張牙舞爪的在那裏亂吼。

    “你別以爲這個樣子,我就會忽略掉那隻趴在牆上偷襲我的詛咒畜妖,你們黑教廷的貼心小寵物,我熟悉的很!”莫凡一邊說着話,一邊將左手微微握了一些。

    周圍的空氣中莫名的竄起了無數的雷電電弧,這些電弧全部聽從莫凡的號令,被他擰在了左手上,擰成了一條極長的雷電閃鞭!

    “啪!!!”

    那隻準備偷襲莫凡的詛咒畜妖還撲在半空中,被莫凡一個準確無誤的馴獸之鞭給抽在了身上。

    如果是分散的雷印電弧,對戰將級生物起到的麻痹效果要降低許多,但像莫凡這樣將幾十道雷印電弧,甚至不斷疊加雷印之力所鑄成的雷電閃鞭,戰將級生物觸碰到也要全身抽搐麻痹片刻!

    雷電閃鞭全部化作了電弧鑽入這隻詛咒畜妖的身上,這被他主人趨勢的偷襲傢伙還沒恢復行動能力,便立刻感覺到有兩股無形的力量正抓住了它的身體……

    這種戰將級中的小身板,應該可以吧?”莫凡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話音剛落,莫凡那銀色的雙手分別朝着兩邊狠狠的一扯,所形成的空間意念之力立刻同步傳遞到那隻詛咒畜妖的身上。

    莫凡自身的蠻力是不怎麼樣,可附加上了空間系的念控之後,那就截然不同了,詛咒畜妖這種本身身體剛硬度就一般般的戰將級生物根本承受不了如此強大的意念狂撕!

    “撕啦~~~~~~~~~~”

    詛咒畜妖根本反抗餘地都沒有,被莫凡用意念生生的撕成了兩半!

    徒手撕妖,那被禁錮在那裏的灰衣教士都看得眼珠子快掉出來……

    這還能是法師嗎???

    顯然這個灰衣教士是沒有怎麼見識過神祕的空間系魔法的威力,掌控力好的空間系法師是可以將自己的身行動給虛空化、放大化、加強化的。

    事實上,大部分空間系魔法師不這樣玩,他們直接用意念攻擊來得直接有效。莫凡覺得自己遠程攻擊魔法已經不少了,需要更多能夠即便近身也一樣不遜色於妖魔強蠻的能力,所以莫凡在練習空間系魔法的時候,儘可能讓意念和肢體結合!

    莫凡沒有再在這個灰衣教士身上浪費時間,他繼續往前追了去。

    而這名被固定在那裏的灰衣教士剛從手撕的問題上回過神來,意外的發現對方竟然沒有直接取走自己性命。

    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特意看了一眼莫凡走的方向,並且能確定他已經走遠了。

    這名灰衣教士重重的鬆了一口氣,以爲是對方放過自己一馬,誰知道一股熱浪從之前的祭祀大殿之中涌了過來,沒多久就是一大片火光正逐漸朝着這裏蔓延。

    天焰葬禮的火海還在擴散,用不了多久,火焰就會燒到他這裏。

    看着烈火越來越近,沒門牙的灰衣教士眼睛裏充斥的恐懼越來越深……

    烈焰灼燒再一次品嚐,還不如一開始就跟那些大殿裏的教徒們直接燒死來得痛快些!

    (手撕這個梗,還是挺有意思的~~嘿嘿~)

    (今天還在日本,明天要坐很長時間飛機回國,先飛上海,再飛福州。中間大概會有五六個小時我在機場崩潰等待的時間,我會盡量在這個時間裏把三章給碼上,如果實在太累更新不了,大家也就見諒,沒有幾個人可以在坐了大半天飛機,然後奔波轉機、汽車後,還能夠正常工作的,何況我們這種需要百分百集中精神來寫的文章~~實在沒法見諒,那把推薦票和月票想象成磚頭,砸給我吧,是我虧欠大家的,我會一聲不吭的承受下,恩恩,就是這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