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剩下的黑教廷成員想要逃走也是沒太可能的了,他們現在一的方式就是混入到那些旅客之中。

    問題是,隨着他們的上頭已經被莫凡給拿下,那些人無論怎麼僞裝,都很難逃脫得了審判會的核查。

    暴斃毒母一死,毒變沒有再發生,而那些毒變成怪物的東西,也終於徹徹底底的死亡了,不再危害他人,審判會帶隊的審判使者夜鷹開始清掃整個牧場莊園,將一些還躲藏在某些角落的黑教廷成員給帶走。

    莫凡將芳少儷交給了審判使者夜鷹之後,便回到了之前的那座橙樓。

    推開了詛池的門,莫凡看了一眼還浸泡在黑色惡毒之水中的女子。

    “你……你來救我了嗎?”汪栩栩欣喜若狂的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將她從詛池之中撈了出來,用旁邊乾淨的水池將她身上那些污穢的東西給洗盡,有給她披上了一件厚厚的外套。

    她的肌膚已經潰爛得不成樣了,也不知道那些詛咒之水會對她的身體機能造成其他破壞,或者後遺症,現在莫凡也只能夠將她交到審判長冷青那裏,但願審判會那邊能夠有辦法幫助這個可憐的女孩。

    “謝謝你,真的太謝謝你了!”汪栩栩不停的對莫凡說道,能夠重獲新生,全部是因爲這名男子,甚至自己與他還算不上熟悉。

    榮盛和郭文衣同樣對莫凡不停的感謝,他們兩個根本沒有想到這牧場莊園竟然會和黑教廷聯繫在一起,而他們更是深陷在黑教廷的摧殘當中,一看到嬌美如花的汪栩栩變成那副模樣,他們就越發憎恨已經死去了的趙品霖。

    金戰獵人團那邊,他們的團長葛明竟然奇蹟般的活了下來。

    他的修爲比較高,在毒變發生的時候,稍稍壓制住了一些,並且拖到了莫凡將暴斃毒母給殺死,這對金戰獵人團來說就是不幸中萬幸了,團長葛明可是他們的精神支柱。

    不過,他們這次的隊員折損,險些接近全軍覆沒了,這還只是黑教廷的一個小小分會啊,他們千人獵人團竟然犧牲了這麼多人,終究是爲自己的急攻心切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葛明、潘晉這兩位老獵人同樣對莫凡等人非常感激,事實上他們並沒有想到這裏除了他們還有其他獵人在場。

    “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青天獵所,這次多虧了小兄弟的幫助啊,不然我們所有人都死在這裏,連爲弟兄們處理後事,分發給他們親人體卹金的人都沒有,唉,你可算是我們金戰獵人團的恩人了,以後有什麼事,儘管吩咐一聲。”恢復狀態的葛明拍着莫凡的肩膀,真誠的說道。

    “對付黑教廷,還是要格外小心的,他們整個分會最強的人也不過是一個高階的藍衣執事,卻可以製造出這麼恐怖的傷亡。”莫凡說道。

    金戰獵人團這次確實太過草率了,結果被敵人瘋狂的報復,險些釀成了大錯,讓毒疫朝着其他地方席捲。

    好在這一切都已經制止了,一切的作祟者芳少儷已經解決。

    ……

    ……

    剩下的事情,交給審判會來處理就好了,怎麼安置那些受害者,怎麼處理屍體,怎麼向媒體公佈,都是他們的事情,莫凡只管自己可以拿到多少賞金。

    這個黑教廷小分會,不出意外的還是被莫凡親手端掉了,黑衣教徒有多少名莫凡倒沒有去細數,但單單是灰衣教士,估計也有個**千萬,這可是相當驚人的一筆收入了!

    死在莫凡手上的灰衣教士確實很多,靈靈與冷青一一對他們的身份進行覈實過,全部都是教士,賞金在900萬上下。

    而芳少儷的腦袋更是價值1.2億,雖然這女人長得確實一般般,但莫凡每次看到她眼睛都會“卜呤卜呤”的閃!

    審判會也乾脆,一驗證了芳少儷的身份是藍衣執事,立刻就往莫凡戶頭上打懸賞金。

    至於其他灰衣教士、黑衣教徒的錢,都還需要經過細細覈算和統計,應該一個月時間會結算給莫凡。

    筆錢大概也有1.3億,靈靈大致數過。

    莫凡先把錢給了穆寧雪,好讓她購買星河之脈,儘快踏入到高階法師,不然會被國府之隊的人越甩越遠。

    自己的那份錢,等下個月結算清楚再拿,究竟怎麼使用,莫凡暫時沒有想好。

    倒不是這錢沒有地方使,而是莫凡要花錢的地方太多了。

    首先小炎姬這邊就是一個無底洞,這閨女已經到了直接吃火系靈種的程度,一億多塊錢,大概就六袋奶粉錢,還不能夠完全保證小炎姬進入下一個階段成長期。

    召喚系這邊的星雲也需要進階到星河,那樣莫凡就可以施展出高階的召喚系魔法來了。

    暗影系星雲也需要進階,莫凡記得某位老師曾跟自己說過,暗影繫到了高階會有一個質變!

    空間系就更燒錢了,莫凡到現在都還沒有學會空間系的中階魔法,也正是因爲空間系魔法的進階一樣需要錢,從初階到中階竟然都需要三千多萬的開支。

    “這次應該可以領到1.3億左右,小炎姬奶粉錢就靠平常繼續打工維持維持,1億買個星河之脈,嘗試着把暗影系提升到高階,另外3千萬,把空間系弄到中階吧,多一個空間系魔法,也能夠提升很大的實力。”莫凡自己這樣盤算着。

    ……

    ……

    穆寧雪進入到了修煉,看得出來她對這次進階非常的在意,提前閉關了一個多星期了。

    莫凡則需要等上一陣子,錢才能夠到手,閒着沒事做的他忽然間想到自己似乎回來這麼久了,都還沒有去國館報道。

    國館的老師估計要把自己開除了都!

    莫凡選了個下午,急急忙忙的往國館跑,上海他也熟,找到國館不是太難的事情。

    看到那浮空球狀頂棚的建築物後,莫凡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誰知正好看見一隊皮膚普遍呈現金黃色的外國人往這裏面走。

    “是這裏嗎,賽以德?”其中一名貓眼女子問道。

    “是的,就是這裏,今天我們一定要找回顏面!”賽以德惱羞成怒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