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米奧斯有些煩悶。

    她是埃及隊的副隊長,原本是派他們隊伍中實力還算出衆的賽以德去對付中國國館,好給他們爭取做別的事情的時間,他們也相信賽以德其實可以一個人解決這種事情。

    誰知道賽以德在這落後的中國國館裏栽了跟頭。

    連中國國館的勳章都拿不到,這對他們而言就是一種侮辱。

    “呤~~~~~”

    小炎姬趴在莫凡的肩膀上,這傢伙似乎是第一次看到外國人,於是不經莫凡允許的飛了過去,在米奧斯的周圍飛了一圈。

    “誰的垃圾寵物,別來煩我!”米奧斯脾氣相當不好,手一捲,釋放出了一絲雷印之力,朝着小炎姬飛去。

    小炎姬好歹擁有進階期戰將級實力,這種初階魔法哪裏能夠攻擊到它,它身子一歪,又一陣飄飛,躲開了那幾道飛過來的雷印,然後發出了“嚶嚶嚶”的委屈聲音,飛回到了莫凡的肩膀上。

    莫凡當即不爽了!

    媽的,罵小炎姬就算了,竟然還對這麼可愛人畜無害的小生靈動手,真把自己當帝王了不成,想欺負誰就欺負誰??

    “你,就是你,別東張西望,我指的就是你,活膩了是吧,敢欺負我家炎姬小寶寶!”莫凡壓根不在意對方有多少人,大步就跨了上去。

    莫凡用的是國際語,他必須確保這幾個外國佬能夠聽得懂。

    就沒見過到了別人國家,還敢如此囂張的!

    “你又是什麼東西?”米奧斯滿臉不耐煩和厭惡的道。

    “賤人,你還裝起來了是不是,信不信我把你一拳打飛回你們自己國家去?”莫凡也是暴脾氣,他這人最受不得別人這麼拽上天的。

    “就憑你,我一個手指就能夠將你廢了,趁我現在還沒有改變主意,馬上滾出我的視線。真是一個落後沒有禮數的國家,我煩透了!”米奧斯罵道。

    莫凡頓時一肚子火。

    這人是腦子有問題還是腦子有問題,看來不給點顏色看看,她是不知道自己究錯在哪裏了,還好意思噴中國,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樣的嘴臉,頭上戴着一個金色冠簪,就以爲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了嗎!

    “莫凡,你在這裏幹嘛?”這時,牧奴嬌卻往這裏走了過來,一眼就看見了大嗓門在那裏和外國人撕逼的莫凡。

    牧奴嬌原本以爲是莫凡去招惹別人,可一看到人羣裏面有一個眼熟的碧眼男子,臉一下子拉了下來。

    賽以德,那個令他們國館恨得不行的埃及佬,他怎麼又跑過來了?

    這次竟然還是帶着一整個隊伍過來!

    “你們來做什麼,不是已經結束了嗎?”牧奴嬌不滿的說道。

    賽以德臉色尷尬,但米奧斯仍舊是那副下巴在雲端的驕傲,對牧奴嬌說道:“每個國家都有三次重新挑戰的機會,我們承認賽以德是失利了,但我們並不想連一個小國家的勳章都拿不到。”

    “小國家??”牧奴嬌聽到這句話,更是氣得不行。

    中國乃泱泱大國,無論是土地面積,還是法師實力,那怎麼都要比埃及出色許多啊,他們一個小沙漠之國,除了金字塔讓人記得住之外,又有什麼資本在這裏叫囂的?

    究竟是看不起國館隊,還是看不起這一整個國家??

    “嬌嬌,別跟這種人說那麼多了,打斷了腿,疼了他們才知道,做人不要那麼拽!”莫凡已經沒有任何好脾氣了。

    遇到這種人,真是分分鐘就炸毛。

    “你這種人也是國館選手?”米奧斯看了一眼莫凡,覺得莫凡穿着打扮,行爲舉止就是很沒有品的那種,尤其是他還經常說國際語粗話!

    “是,你別在這裏磨磨唧唧,我現在特別煩你,多的話不要再說,上去幹一場!”莫凡直截了當的說道。

    “正合我意,我不想在你們這裏浪費多一秒鐘的時間。”米奧斯回答道。

    賽以德、史瑞夫兩人都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盯着莫凡。

    賽以德特意走在米奧斯的身旁,提醒他們的副隊長米奧斯道:“他們國館裏最厲害的應該就是我上次遇到的那個冰系女法師,不知道爲什麼她的冰系掌控力超越了中階,冰力也相當出衆,假如遇到她的話,你可要格外小心。”

    “哼,你覺得我會在國館的戰鬥中輸嗎?就算是他們國府隊成員,我也能讓他們嚐嚐苦痛的滋味。”米奧斯說道。

    “你當然不會輸,我只是提醒你一句。”

    “你的無能,使得我們浪費了一次重新挑戰的機會,哼!”米奧斯毫不客氣的說道。

    賽以德不再說話了,他怎麼會想到國館隊裏面會有穆寧雪那樣妖孽的存在。

    “我當時是一個人對付三個……嘿嘿。”賽以德勉強找到了這個給自己下臺階的理由。

    “那個痞子又是誰?”米奧斯指着莫凡的背影問道。

    “不知道,沒見過,也可能沒影響,總之一定不是他們國館裏實力強的,至少要不是有那個冰系女法師在,我想我可以一個人打他們全部。”賽以德笑着道。

    “還以爲是國館裏面比較厲害的,原來就是一個無名之輩。”米奧斯不屑的說道。

    “在你面前,天賦異稟、實力超羣的,也都會淪爲無名之輩的,你不知道你的實力有多強……”賽以德似乎在追求米奧斯,從頭到尾都在奉承他。

    “走吧,米奧斯,你一會要親自出手嗎?”隊長辛德問道。

    辛德是一個看上去非常少年像的人,皮膚金黃金黃,眉毛極粗,在米奧斯和莫凡爭吵的時候,他只是站在一旁微微的笑着。

    “嗯,不想浪費那個時間,更不想再出現賽以德這蠢材那樣的意外,拿一箇中國之章竟然也這麼費勁!”米奧斯說道。

    “好,那你來吧。”

    ……

    埃及隊伍趾高氣昂的走進了國館裏,不知道爲什麼,他們神情中就流露出了那種公主、王子的自傲和鄙夷。

    教員白東威一眼就看到了這般傲嬌的狗崽子,而一旁稍稍恢復了一些健康的嶽棠心看到賽以德,臉色頓時一陣發白,那碎骨入血管的陰影到現在都沒有消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