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並不知道自己在說出那番***的話時,睡夢中的他也在淫|蕩的重復著這句話,白白被罵了一句臭流氓之後,還挨了人家一個巴掌。

    這巴掌莫凡是不敢吭聲了,也不算重,主要是尷尬,本性竟然暴露出來了。

    “你們是要告訴我們去有艾草的地方嗎??是的話,再讓蔣少絮把胸……哦,讓蔣少絮給我聞一下。”莫凡急忙對天說道。

    果然,那淡淡的玫瑰香味又飄了過來的,這就表示外面的人確實能听見他們說的,並且正在用味道來傳遞信息。

    有了線索,一切自然好辦多了,這個西熊市是靠近海邊的島嶼,應該除了一些特殊的地方,不至于艾草到處都是。

    沒多久,他們就在山寺下不到兩公里的地方尋到了一個藥園。

    藥園其實也很簡單,就是用矮圍牆給圍了起來,里面有一些白色的棚,溫養著一些在海邊濕氣之地不適應的植物。

    “這里好具體啊,看來我們找對對方了。”莫凡和艾江圖走到這里後,立刻感覺到這里的一切更加真實。

    可見幻境的創造者對這里比其他地方更加的熟悉,包括再往南面方向的那片小海島都可以看得真切。

    兩人走到了藥園,現里面只有一個老頭在看管,老頭看見這兩個陌生人後顯得有幾分驚訝,顯然這里不常有人光顧。

    莫凡直接用國際語詢問,這里是否有一個叫宮田的少女。

    老頭只會日語,但宮田這個名字倒是听得懂,說了一大竄日語,告訴莫凡和艾江圖宮田是在海岩那里。

    順著藥園往南走,有一片荒地,再往外延伸就是一塊碩大的海岩了,地勢比較高的原故,海岩類似一個小懸崖,從懸崖頂端往去能夠看見西熊市的一角和遠處的海洋。

    莫凡和艾江圖筆直的走向了海岩崖,果然看見一個穿著非常樸素的少女,她扎著高高的馬尾,蘭花的箍,白淨的臉頰,及膝的裙擺,穿著涼鞋的玉足,腿如藕,精致嬌小!

    “是她嗎?”艾江圖問道。

    莫凡點了點頭,徑直的朝著少女宮田走去。

    莫凡看見她蹲在海岩崖那里,手上拿著一個小小的刻刀,背對著他們兩人。

    從她的動作來看,她正在海岩石上刻著字,每一筆每一畫都很投入,很認真,那半跪在地上面向海洋的孤獨身影,令人不禁有些憐惜。

    莫凡走了過去,就站在少女宮田的旁邊。

    宮田渾然不知,依舊在上面刻著,莫凡這才現她的手都已經被刻刀的背刃弄破了,鮮紅的指血滴落在海岩上,滲透到了那些剛剛被刻開的字槽中,感覺就像是用紅色的水墨涂抹了一遍!

    莫凡看不懂日文,可日文有些字與漢字相同,他分明能看出少女宮田刻著的就是那個年輕和尚的名字!

    她一邊刻,一邊流血,一邊流淚,臉上透出的悲傷卻是那麼的真實!!

    “為什麼不相信我,為什麼你們都不相信我……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宮田哭著刻完最後一筆。

    還未等莫凡跟她做任何攀談,忽然少女宮田起了身,猛的往海岩崖下沖了過去。

    她閉著眼楮,跑的過程中鞋子都掉落了,莫凡看到這一幕後,下意識的前去阻止,卻現少女宮田只是一個虛影,自己根本無法阻攔,她跑向了海岩崖邊,直接墜了下去。

    莫凡站在邊沿,看到她的裙裾飛舞,看到她墜落時淒然的臉龐,緊接著就是一灘血泊,涂得下面的岩石淋灕一片……

    艾江圖在一旁也看得呆住了,這畫面何等真切,感覺就是一個悲痛無比的少女在這里自尋短見,連尸體都那麼的觸目驚心!

    “這……她在多年前就自殺了??”艾江圖過了一會才平復情緒道。

    “好像是,所以變成了妖靈厲鬼害人?”莫凡說道。

    兩人站在那里,沒多久宮田的尸體就被人現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警察也迅的封鎖了現場。

    ……

    “現在我們怎麼辦?”艾江圖一籌莫展的道。

    “我也不知道,那好像不是妖靈本人,只是一個記憶殘影。”莫凡說道。

    “檀香的味道……”艾江圖忽然間說道。

    莫凡猛的嗅了一下,確實嗅到了檀香。

    “他們叫我們去寺廟?”莫凡猜測道。

    “恐怕是了!”

    兩人沒有再呆在那里,匆匆的回到了寺廟。

    此時寺廟已經不再那麼人來人往了,顯然少女宮田的死已經傳到了這里。

    山門關閉,當初收留莫凡等人的那個老主持和尚信雨將寺廟的和尚們都召集了起來,到寺廟後堂去商討這件事了。

    看得出來他們都是認識宮田的,消息傳遞到這里之後,和尚們臉色都變了,一個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莫凡從他們的眼楮里看到了幾分駭然和不知所措!

    “她留了遺書,雖然她是自殺的,可我們也有逼迫的責任啊,警方詢問我們,是不是要把這件事壓下去。”老和尚信雨說道。

    “要壓下去,肯定要壓下去,這事一報道出去,我們寺廟就再也不可能有人來了。”之前那個後廚的肥和尚說道。

    “對啊,我們寺廟可是姻緣、求子聞名,她的死肯定會影響到我們啊。唉,真是給我惹麻煩。”

    “你們怎麼說這種話。他跟宮田的事情,確實傳出去很難听,可現在宮田都用死來表明她和奈良原空什麼都沒生,這事我們是有責任的啊!”

    “原空啊,我們也沒有想到宮田會做出這種事情,你節哀啊。”老和尚信雨說道。

    奈良原空就坐在一個蒲團上,他至始至終都低著頭,也不知是否听進了大家的話語。

    可是,從他陰沉的臉色,和時不時抽動的臉頰,已然可以知道他此刻內心是有多憤怒!!

    “明明是七海與外女子私會被人看到,偏偏說成是我和宮田,你們到底還有沒有一點是非分辨能力??現在倒好,逼得人宮田尋死為我澄清!!”奈良原空猛的站起來,憤怒的指著其中一個同樣年輕的和尚道。

    那個叫做七海的和尚目光一躲,但很快又強硬了起來道︰“我可沒有。那晚你明明就沒在寺廟。別人問宮田在哪時,她說她在海岩外的小島上呆了一整夜,海岩外根本就沒有小島,她肯定是因為你們兩奸情被人現了驚慌失措下胡編的謊言。可笑的這女人,竟然還真的帶我們去海岩崖那里,島在哪里啊,告訴我島在哪里,她就是在說謊,她那晚就是和你私會去了,你做出這種毀壞寺廟聲譽的事情還狡辯,還要誣陷于我!”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