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螺旋槳高速的旋轉着,頭頂上是藍色的天空,下方卻是一片橙紅色的曠野,遠遠望去,甚至可以看到一些奇怪的線條和幾何圖形無規則的分佈在這塊橙紅色的大地上,並延伸到更遠的地方。

    “你們看那是什麼?”南珏指着大地驚訝的說道。

    衆人順着南珏的指引望去,發現那些在大地上的線條和圖形竟然組成了一隻巨大的猿猴之畫!!

    這一幕頓時震驚了前往納斯卡的衆人,他們之前是在地面上行走,即便看到了一些奇怪的線條,也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用意,可在上千米的高空中俯視着這塊大地的時候,這才發現這是一幅在大地上鋪開的巨畫,畫的模樣正是猿猴!!

    “你們記不記得攻擊亞列礦脈的生物,好像就是這個地畫所畫的!”江昱說道。

    在從利馬飛往納斯卡區域的時候,他們就從奧斯托那裏得知了有關礦脈的事情,也看到了那些怪猿的一些資料,讓他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怪猿之畫刻在了納斯卡禁地上,談不上栩栩如生,但從高空俯視下去,大地爲畫板,線條爲獸闊,這實在有些不可思議了!!

    “你們快看前面!!”這時,南珏又發現了什麼,大叫了一聲。

    艾江圖在架勢着直升機,他按照南珏的指引飛朝着那裏飛去,大地上出現了不少螺旋之紋,並出現了筆直的長線,彷彿是用精緻的儀器在大地上進行了一個縱向的切割。

    而這些螺旋紋,筆直的大地線,赫然組成的是怪鳥之圖,哪怕只是一個象形輪廓,大家依舊可以肯定,那正是之前襲擊他們的怪鳥!!

    怪鳥圖鋪在大地上,被下方一朵雲霧稍稍遮蔽了,可這朵雲仍舊無法掩住怪鳥圖整個身軀,明顯是要比之前的怪猿圖還要巨大,還要氣勢磅礴……

    這……這就是納斯卡巨畫???

    太震撼了!!

    莫凡已經從靈靈那裏獲知了一些信息,可親眼目睹納斯卡地畫的時候,心中仍舊捲起軒然大波!!

    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人的視野在地面上相當有限,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完成一幅在大地上鋪出了好幾百米長的準確線條,要知道之前艾江圖他們其實也踏入過這裏,可他們完全沒有發現這些線條的祕密,唯有這次,在幾千米的高空中才勉強能夠辨別出來……

    這種地畫,是人類根本無法完成的工程,更何況據靈靈給出的資料,這個地畫其實存在有很長的歲月了!!

    “那邊,有一個……一個蜘蛛!”蔣少絮指着另外一個方向,對大家說道。

    蜘蛛地畫!

    隨着直升機再轉變方向,蜘蛛地畫赫然呈現在大家廣闊的視野之中,蜘蛛地畫看上去更加精細,感覺它會猛的從大地上鋪上來一般。

    這些地畫實在過於巨大,氣勢磅礴的線條勾勒出了令人心神畏懼的神祕,完全是在向人發出一個危險的信號。

    “我要知道這地上原來畫着這些東西,一定不會在踏入裏面!”江昱有些後怕的說道。

    “是啊,我們怎麼就那麼稀裏糊塗。”

    “怪鳥地畫,我們那個時候就是踩入了怪鳥地畫的那片土壤吧!”蔣少絮說道。

    “莫凡,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艾江圖轉過頭來,詢問道。

    抵達納斯卡區域的時候,大家的意思是步行前進,因爲任何危險之地都是禁止飛行的,這是出去野外的一個基本常識。但莫凡的意思是直接開着直升飛機進去,會有意外收穫。

    果然,在地面上走和在空中俯視,完全是兩種概念,納斯卡的祕密似乎從一開始就不讓渺小如沙礫的人類察覺,唯有天神巨人才可以明白其中的奧義。

    “難怪當地人會說這裏是神禁之地,這些畫簡直就是遠古巨神留在人間的,太不可思議了。”南珏感慨萬分的道。

    “那麼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呢,我們是被怪鳥厄運給盯上的了,怎麼纔可以解決這個厄運問題。”趙滿延可不關心奇蹟不奇蹟的問題,他現在只想趕緊把該死的厄運給摘除。

    “我們下去吧,到怪鳥地畫上。”莫凡說道。

    接下去莫凡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靈靈給自己的信息非常少,而這些他人根本不知的神祕之事還是靈靈從包老頭那邊獲知的。

    莫凡其實也蠻納悶的,包老頭不就是一個獵所裏的獵人老司機嗎,爲什麼會對國外這種事件也會有所瞭解?

    難不成這老頭以前還有別的什麼了不得的身份??

    “嘣~~~~~~!”

    一聲重響,黑色的直升機劇烈搖晃中砸落在地面上。

    飛機上衆人一陣驚叫,以爲剛落地就遭遇襲擊了,剛要準備抄傢伙,結果駕駛位置上傳來了艾江圖低沉的聲音道:“抱歉,我駕齡也才十幾個小時,起落不是很穩妥。”

    艾江圖是法師,這些軍用飛機的駕駛方面還真沒怎麼認真學。

    看着飛機半歪着着地,大家滿額的黑線,不會開你那麼大義凜然的把之前祕魯的駕駛員趕走幹什麼,他們可是奉命護送,就算這裏是禁地也得開進來吧!!

    “停一架直升機在這裏,會不會驚怒怪鳥之神?”江昱弱弱的問了一句。

    “反正已經得罪了,走吧,看看有什麼別的發現。”莫凡說道。

    在納斯卡地畫之中走動,陽光灑落在土地上,那些線條隱約綻放出了些許晶瑩……

    在這個巨大的地畫中行走,那些線條就看上去很平淡了,宛如最爲普通的灌溉溝渠,誰都不會想到將它們連起來之後,會是那樣一幅震驚的景象。

    “什麼都沒有。”

    “上次我們也是在這裏走動,什麼也沒發現,什麼也沒看到,隨後就莫名其妙的被那些怪鳥追擊了。”蔣少絮說道。

    “是啊,我們確實不知道這裏是禁地,以爲會有什麼寶貝,來探尋一番。”趙滿延說道。

    在地畫中不斷的尋找,卻一無所獲,這讓大家不免有些不安了起來。

    時間只有一個星期,他們在利馬就休息了一天,飛來這裏也花了接近一天的時間,給予他們的時間並不多,要是沒有什麼進展的話,他們麻煩就大了!

    ……

    納斯卡巨畫依舊靜靜的印在這塊神奇的陸地上,接受着日月光輝的交替照耀,經受着狂風、閃電與暴雨的侵蝕……但它們的圖案從未模糊過。

    甚至在過往的歷史記載中,也曾出現過類似的怪物災難,可由於地方不斷變革,不少歷史文件都已經遺失,納斯卡事件始終沒有一個正確的解答。

    單憑几天時間,要想解開納斯卡之謎,談何容易?

    莫凡等人已經在這裏風餐露宿三天了,仍舊什麼進展都沒有。

    期間,他們看到了怪猿地畫之中,涌動着白色的詭異光芒,也在深夜看到了蜘蛛地畫泛起了鮮紅之光,隱隱約約在深夜的霧氣裏看到了成羣成羣的蜘蛛在爬動,朝着某個固定的方向。

    這一幕幕不可思議的畫面讓莫凡等人清楚的意識到,這裏就是一個魔法不能解釋的禁地,而且他們堅信再不找出他們爲何惹怒了納斯卡怪鳥的原因,它們一定會遭受到納斯卡天神的懲罰!!

    幽冷的清晨,莫凡迷糊的從帳篷中睡醒過來,江昱和南珏激動無比的叫醒了大家。

    “大家快到山上,到納斯卡山巔,我想我知道原因了!”南珏說道。

    衆人立刻前往了納斯卡山,站在山巔上同樣可以看到一幅幅令人震驚的地畫,而在晨光的照耀下,這些地畫增添了幾分神聖氣息,似乎它們的存在是爲了守護着什麼,滄海桑田,守護永不停息。

    而藉着晨光的邊鑲,大家這才留意到,怪鳥地畫的眼睛位置是黯淡的!

    “你們記不記得我們在地畫上的時候,眼睛位置是有一個凹槽,你們現在看,怪鳥地畫在晨光照射下所有身體部位都是亮着的,眼睛那裏缺失,很可能凹槽裏原本放着某個屬於怪鳥身體部位的眼睛被人盜走了!”南珏說道。

    地畫是一個整體,尤其是晨光照耀下,整個地畫缺失的地方一眼就能夠看出來,南珏的推測十有**是正確的。

    問題是誰偷走了納斯卡怪鳥地畫的眼睛???

    “是我們隊伍的人嗎?”蔣少絮說道。

    “會不會是他們幾個人偷了?所以他們纔不願意來這裏。”趙滿延說道。

    南珏搖了搖頭道:“不至於,當時我們在古堡身處險境,那種情況下還不願意奉還眼睛,那這人就是拿自己命開玩笑了。我想一定是我們踏入納斯卡禁地的時間段裏,眼睛被偷走了,納斯卡怪鳥將所有在近期踏入過禁地的人都當做了目標。你們忘記了嗎,祕魯西南部不少城市遭到襲擊,不少礦脈被包圍,怪鳥在追逐我們,怪猿、蜘蛛,卻好像是在攻擊其他地方……準確的說,是偷竊者所在的地方。”

    “也就是說,納斯卡怪物們也不知道是誰偷了,它們只好選擇攻擊近期有闖入過的人?”江昱說道。

    “一定是這樣!現在我們只要找出偷竊者,這一切應該就會結束,你們記不記得山腳下刻着的文字,說得也正是這個,大致意思是:一切都必須歸還,否則厄運無窮無盡的!”南珏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