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事情終於是有點眉目了,但問題是,誰偷了那顆本應該在晨光下格外耀眼的寶石眼睛?

    “你們認真回憶一下,當時踏入這裏的時候,有沒有見到什麼人?”莫凡詢問道。

    既然是那個時期被盜走的,那麼在這附近出現的全都有嫌疑。

    “好像沒有啊。”

    “是啊,我記得有一個大叔還特意提醒我們這裏是禁地,不要亂闖,我們沒有聽他的就走進去了,發現這裏確實沒有人敢進來,進來之後我們也沒遇到什麼人。”趙滿延說道。

    “大叔?什麼樣的大叔,這方圓之內荒無人煙,沒有城鎮,怎麼莫名其妙跑出一個大叔來?”莫凡說道。

    趙滿延立刻張大了嘴。

    對啊,他怎麼沒有想到這個問題。

    “那大叔長什麼樣,你們還有人記得嗎?”莫凡問道。

    “很普通的,黝黑黝黑,看上去不是很像法師。”趙滿延回答道。

    那是一張在祕魯扔到人堆里根本就不可能找出來的臉,更何況亞洲人其實對美洲人極其臉盲。

    “我只記得他身上有一股很濃的火硝味。”蔣少絮說道。她對氣味比較敏感,一聞到那個大叔身上那味道,蔣少絮當時就離得遠遠的了。

    “火硝,這玩意兒除了做煙花的工廠工人身上會有之外,就只有……”莫凡正在推敲,忽然間意識到什麼。

    “礦脈!”

    “礦脈!”

    腦子反應很快的蔣少絮、南珏幾乎同時說道。

    礦脈,那裏可是經常都要動用人工火硝藥劑的地方,否則怎麼開採開礦洞來!

    難怪會有納斯卡怪物攻擊西南地區的礦脈,其實這些地災爆發,就已經提醒了世人,那裏有盜竊者!

    “媽的,他們祕魯自己的人偷了天神的東西,結果要我們背鍋,還讓我們救他們,救個毛線啊,乾脆讓那些怪猿把礦脈的那個偷盜者殺了算了,好早點結束這場厄運。”趙滿延憤憤不平的罵道。

    “南珏,找回那眼睛,這一切就會結束嗎?”艾江圖認真的問道。

    “應該是的,我們現在的能力是不可能探究得清楚納斯卡地畫的起源的,而且它蘊藏的力量太可怕了。現在最好趕緊把東西歸還,然後儘快離開這裏。”南珏說道。

    “那我們現在就前往亞列礦脈,把那個死全家的偷竊者給揪出來,媽了個蛋,害得我們大家差點都陪葬!!”趙滿延破口大罵道。

    好不容易到了南美洲,剛想體驗一下這南美洲熱辣姑娘的趙滿延心情已經不爽到極點了,被怪鳥追就算了,還遇到個混賬將軍,這也就算了,整件事全部都是因爲他們自己的人惹惱了納斯卡,鍋還由他們來背!

    要不是納斯卡怪鳥還會找他們的麻煩,他們現在扭頭就走,絕對不會去管他們國家的閒事!!

    “時間還有兩天,我們估計還得送回來,不管怎麼樣,儘快吧!”南珏說道。

    “那大家趕緊上直升機,我們出發。”艾江圖第一個跳上了駕駛座。

    衆人匆匆忙忙的上了直升機,結果一陣劇烈的搖晃,直升機在顫抖與顛簸中升入了天空,被搖得想要嘔吐的趙滿延幽怨的說了一句:“我能自己飛過去嗎?”

    “你有導航嗎?”莫凡一句話,直接打消了趙滿延自己使用翼魔具的念頭了。

    ……

    ……

    抵達亞列礦脈,兩座山連起來的礦脈山谷都已經變成猿猴窩了,數量不比遍地的石頭少,在另外一座山上遙望的莫特將軍都已經把眉頭給擰成一線了。

    莫特將軍職位暫時保留,因爲他必須救出亞列礦脈的數千名工人。

    奈何這場與怪猿的廝殺中,他的部下折損了許多,怎麼也無法將這些怪猿們驅逐。

    怪猿的數量總是在增加,從最初僅僅是圍堵住礦谷已經演變成了漫山遍野,莫特將軍還至少得調遣五六倍的軍力,纔有可能將這些怪猿給徹底掃清。

    然而,莫特將軍自己都清楚,他派來的軍隊越多,怪猿的數量也會越多,納斯卡天神最不懼的就是數量!

    “這可如何是好,礦脈洞內的法師已經快支撐不住了,一旦保護結界被打碎,他們會被全部填埋在礦洞裏,那些怪猿必定會把礦脈給踩踏塌陷爲止的!”黑人女參謀西麗說道。

    莫特將軍臉鐵青鐵青,怪猿的數量永遠都比他的軍隊要多,硬闖,那就是把將士們的命往裏面送,這種事情他做不出來。

    “可以和裏面的人聯絡嗎?”莫特將軍問道。

    “不行,信號無法傳輸進去。”

    “將軍,一架直升機正無授權降落,是我們皇家費利佩城堡的。”

    “是什麼人?”

    莫特將軍剛發問,忽然聽到山頂的直升機坪上聽見了一聲巨響,宛如爆炸一般的動靜讓莫特將軍火急火燎的趕了過去。

    當莫特將軍看到一架下半身半殘的直升機,以及直升機中摔下來的莫凡等人後,臉又變得更黑了。

    “是你們!”莫特將軍冷哼一聲道。

    “現在不是跟你說那麼多廢話的時候,你們能聯絡礦脈裏的人嗎,我們已經到納斯卡山巔了,發現是一名來自亞列礦脈的中年男子盜走了納斯卡地畫中的一塊眼睛寶石,惹怒了納斯卡怪物們,現在必須歸還那個寶石,厄運纔會結束!”南珏說道。

    “胡說八道,你們怎麼可能上得了納斯卡山巔!”那黑人女參謀西麗說道。

    “這是我們拍下的圖,自己看!”南珏將手機圖片遞給了莫特將軍。

    莫特將軍看了一眼,通過放大確實發現納斯卡地畫的晶瑩輪廓中少了一個很重要的眼睛部位。

    “現在盜竊者十有**就在亞列礦脈裏,應該是那被困的三千多名人員之一,所以這裏纔會被無窮無盡的納斯卡怪獸給包圍,而在那個時間點,所有出現在納斯卡禁地附近的人,也全部成爲了納斯卡怪獸的攻擊目標……這也是爲什麼西南部地區許多城市也找到襲擊的原故。”南珏說道。

    “我們無法和內部取得聯絡,更沒法穿過這些怪猿的包圍,進入到礦洞之中,你現在說這些毫無意義。”莫特將軍說道。

    “那就想辦法進去,然後把那盜竊者給揪出來!”

    “是啊,你別忘了,我們遭遇的第四波襲擊的時候,是整整一個怪鳥部落,現在你們的一些城市遭遇的應該還只是第一波,第二波,等到了第三波和第四波襲擊的時候,那就真的生靈塗炭了!”

    莫特將軍當然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看着這幾個已經找出納斯卡怪獸狂襲原因的年輕法師們,阻止了又要做出反駁的女參謀西麗,莊重嚴肅的道:“我們也想進去,問題是這些怪猿根本殺不光,難道你們以爲我們一直在這裏幹看着的嗎,我們這幾天殺了多少怪猿,你們清楚嗎!”

    衆人頓時沉默了!

    極目四望,兩座礦脈徹底被那些黑色怪猿給籠罩了,它們不吃不喝,它們晝夜不眠,它們死守在那裏,不讓任何人進去,更不讓任何人離開,現在即便是那個盜竊者主動交出納斯卡寶石,恐怕也無濟於事了,需要整個礦脈三千多人的性命才能夠平息這些納斯卡怪物的怒火。

    ……

    入夜時分,莫凡還在思考着如何進入礦洞之中,靈靈已經發來國際郵電。

    “莫凡,我分析了你五天前寄給我的那個虹彩冠羽,有大發現!”靈靈臉上帶着幾分興奮的笑容,模樣宛如一個女學霸解開了一道全校都不會的數學題,睿智中帶着狂熱!

    “這你都能解開?”莫凡驚喜的說道。

    靈靈這智慧,真是有些逆天了。

    當初在利馬的時候,莫凡也就常識性的把那從怪鳥身上掉落的虹彩冠羽寄了一份給靈靈,極速空運大概兩天就能到了,而靈靈花了三天時間竟然從裏面探索出了有價值的東西,這對莫凡來說真是意外收穫。

    “嗯,這種怪物是有起源的,具體要說就得長篇大論了,總之你得了解,它們並不是無窮無盡的,也不是不可戰勝的……”靈靈說道。

    “你這話有點玄,講道理,要是下一次納斯卡怪鳥襲來,數量是之前的十倍,我覺得這真的不可戰勝。”莫凡說道。

    哪怕莫凡變身惡魔,他也沒有自信應對第五波的納斯卡怪鳥襲擊啊!

    “有規律,納斯卡怪鳥的規律其實已經暴露了,那就是虹彩冠羽。孫悟空你知道嗎,孫悟空可以拔一戳頭髮,一下子變出成千上萬的猴分身爲它戰鬥……這些納斯卡怪物也是一樣的,它們有一個象徵物,納斯卡怪鳥的象徵物就是虹彩冠羽,也就是說,你只要殺了擁有虹彩冠羽的那隻怪鳥,其他由它分化出來所有怪鳥就會隨之消失!”靈靈說道。

    莫凡聽到這番言論後,頓時下巴都合不攏了。

    虹彩冠羽,是啊,爲什麼那些怪鳥殺死之後沒有魂魄,偏偏掉落的唯有虹彩冠羽?

    原來無窮無盡的奧祕是在這裏!!

    “靈靈,你真是太了不起了。”莫凡直接湊到視頻攝像頭上,隔着電腦屏幕給了靈靈一個超大的吻。

    靈靈這小腦袋瓜裏到底裝的是什麼啊,給她那麼點信息她就可以破解!

    “其實還要感謝你之前跟我提起的時光之液,不然我是永遠不可能猜破的。”靈靈無視了莫凡的噁心,帶着小少女自信的笑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