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滿延恍然大悟!

    金色尾巴,金色尾巴,那裏不就有一隻!

    “七點鐘方向,正在左右晃動的那隻,我給你標記出來!”趙滿延眼力也相當好,找到了一隻金色尾毛的白頭怪猿。

    一個光耀朝着那隻金色尾毛的白頭怪猿拋去,光耀落在那傢伙的身上,頓時照耀得這白頭怪猿渾身泛着金光,在一羣黑色的怪猿之中格外醒目。

    “好樣的!”莫凡鎖定了那隻金光閃閃的白頭怪猿。

    那白頭怪猿也意識到自己被找出來了,正打算撤退的時候,莫凡一個超遠距離的精準地剎,朝着地面上轟了過去。

    金光閃閃的白頭怪猿剛要逃走,腳下的山地忽然間龜裂開,一股洶涌無比的熔漿在那片區域豁然綻開,變成了一朵豔麗的死亡之花,徹底的將這隻白頭怪猿給吞沒了!

    霎時,前方一大羣的白頭怪猿化作了粉塵,盡數消散。

    前方道路頓時一片開闊,莫凡和趙滿延兩人迅速的往前衝,很快抵達了下坡道。

    從下坡道的上端往下望去,已經可以看見整個礦脈盆地了,礦脈盆地裏面全是白頭怪猿,它們簡直像是在這裏進行一種集會,幾個大礦洞洞口都被堵得水泄不通。

    白頭怪猿的叫聲跟打雷一樣,震得礦山都隆隆作響。

    換作之前,趙滿延肯定面對這令人頭皮發麻的一幕時撒腿就跑,這根本不是個人力量可以對付的。

    但他現在知道了規律,那雙銳利的眼睛飛快的搜尋着那些金色尾毛的。

    “我來標記!”趙滿延光耀翻手即來,朝着高處拋了出去,金色的光芒灑落下來,在觸碰到那些白頭怪猿黑色和白色毛髮的時候,並不會有什麼特殊的反應,但只要照耀到金色的尾毛,便立刻令它們渾身都閃耀了起來。

    “光耀還有這本領!”莫凡詫異的說道。

    “別小看我好不好。”趙滿延自信一笑。

    有了趙滿延的光耀標記,那些象徵生物想躲都沒地方躲。

    每一個魔法莫凡都運用得敲打好處,精準又利落的將關鍵怪猿給直接轟殺!

    中階魔法,乃至初階魔法都可以瞬間消滅數百隻怪猿,這讓戰鬥變得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可怕,兩人從下坡道一直殺到了礦脈盆地中,漸漸的靠近了礦脈洞口。

    “我們動作快點,要是正前方的怪猿大軍殺回來,我們也很難對付。”莫凡說道。

    怪猿若是數量多到難以應付,很難鎖定象徵物怪猿的話,他們兩個依然會陷入到困境之中,所以必須速戰速決。

    ……

    ……

    “外面怎麼回事??”礦脈主管在洞口附近,詢問道。

    “有兩個人正往我們這裏靠近。”一名礦脈法師說道。

    “兩……兩個人??”礦脈主管愣了一下。

    “確實是兩個人。”

    幾名礦脈法師站在結界邊緣,他們透過結界勉強看到外面的一角。

    那一角,兩名年輕無比的法師正在往這裏殺來,他們舉手間數百隻怪猿灰飛煙滅,就像是拂開塵土那樣簡單。

    這一幕令礦洞的法師們都有些不敢相信了,難道是超階的至尊法師來救他們了嗎?

    可有這麼年輕的超階至尊法師嗎???

    “開門,讓我們進去!”莫凡隔着一大羣怪猿,朝着礦洞結界洞口大喊了一句。

    礦脈法師們哪裏敢打開結界,依然戰戰兢兢的觀望着。

    莫凡和趙滿延很是無奈,只要強行殺到礦洞門口,此刻怪猿的數量實在躲得有些分不清哪些是象徵物怪猿了,他們必須儘快入洞。

    “莫凡,有兩隻在你左側!”趙滿延光耀拋出,標記出那兩隻金尾毛怪猿。

    “退散!”

    莫凡雙臂豁然打開,捲起一陣空間狂瀾朝着四周打去,將那些撲上來的怪猿們全部震退出去。

    目光一掃,他看到了趙滿延說得那兩隻象徵物怪猿,一卷雷座之書拋出,電光亂閃,霹靂飛舞!

    一道雷電疾光飛馳而出,一連擊穿了幾十只在同一條線上的怪猿,精準的命中了那兩隻象徵物……

    莫凡攻擊的時機非常敲到好處,正是那兩個傢伙擺在同一條線上的時候,雷電死光一秒鐘都不需要就抵達那裏,連帶幾十只幻影怪猿一起秒殺!!

    頓時,一大片怪猿湮滅,宛如千軍萬馬的噩夢瞬間甦醒,周圍一片空曠,什麼都沒有。

    “媽的,這兩隻象徵物分化出了至少上千個幻影!”看到周圍這驚人的泯滅,趙滿延不由的罵了一句。

    象徵物一死,上千幻影怪猿被滅,這礦洞外頓時變得安全了幾分。

    而那些礦脈法師們看到這一幕,頓時驚爲天人。

    這兩年輕法師也太逆天了吧,一眨眼功夫消滅上千怪猿!!

    “還不開門!”莫凡大吼了一聲。

    那幾位礦脈法師這纔回過神來,急急忙忙打開結界,讓莫凡和趙滿延兩人進入礦洞之中。

    “兩位……兩位聖師是來救我們的嗎,我們的結界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那位黑人胖主管激動無比的說道。

    其他礦脈法師也是熱淚盈眶,他們真的以爲這輩子就這麼完了,要被這些暴躁的怪猿們分屍了。

    “先別說那麼多……你們去把這個人找出來。”莫凡拿出了一張畫像,遞給了那礦脈主管。

    在進來之前,莫凡就讓莫特將軍那邊找出那個偷竊納斯卡寶石的傢伙,趙滿延、艾江圖、江昱他們都見過那個人,描述一下長相,調出曠工和礦脈法師的資料,進行排除一番再一張一張找,很容易就找出與之符合的人了。

    資料上表明,那個偷竊者是一名很普通的曠工,也不明白他是怎麼闖入納斯卡,盜走寶石的。

    這些都不是莫凡關心的,他現在只想儘快解決此事,把納斯卡怪鳥眼石歸還,不然第五波納斯卡怪鳥厄運就會到來了,哪怕它們知道象徵物這規律,面對很可能是百萬大軍的怪鳥,依然沒有半點活下來的希望。

    “找他做什麼??”胖主管不解的問道。

    “想不想活命了,想就趕緊把這人找出來。”莫凡滿臉不耐煩的說道。

    胖主管是見識過莫凡強大的泯滅能力的,見他生氣自然不敢有半點怠慢,急急忙忙就調遣了幾位礦脈法師就把那人找出來。

    ……

    雖然洞內有三千多曠工,但只要知道名字,找出來並不算太難。

    那名名叫歇爾頓的曠工很快被那些礦脈法師帶到了莫凡和趙滿延的面前,趙滿延仔細辨認了一番,很肯定的對莫凡說道:“就是他!”

    歇爾頓一開始還裝無辜,等他意識到自己的行爲被查出來後,立刻扭開旁邊的兩位法師,瘋了一樣往礦脈深處逃。

    “還想跑,惹起了這麼大的禍端,還不懂得悔改,難道真要這三千多人跟着你一起陪葬不成?”莫凡冷哼一聲,手中巨影釘直接扔了出去。

    第四級的巨影釘效果可非同一般,就看見無數的釘劍之影在那名曠工歇爾頓的身上亂竄,釘釘入肉,將此人全身禁錮得連一塊肌肉都動彈不得!

    趙滿延立刻跟了上去,直接在歇爾頓身上摸索起來。

    “你們做什麼,憑什麼這樣困住我!!”歇爾頓大叫了起來。

    “莫凡,東西不在他身上。”趙滿延回過頭,皺着眉頭說道。

    “他肯定藏在這洞裏。”莫凡說道。

    歇爾頓只是一個普通人,儘管不知道他是怎麼在危險重重的納斯卡禁地自如行走的,但他偷走納斯卡怪鳥之眼的時候,必定已經被追逐了,他回到礦脈這裏來,可不是繼續上班的,多半是將納斯卡怪鳥之眼藏在這裏,沒有什麼比一個礦區更好藏寶石的地方了。

    礦脈主管知道事情的原有後,立刻發動三千多名曠工在礦洞中尋找,大家可都是爲了活命的,找起來自然賣力,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寶石給找出來。

    沒多久,一名曠工就在一個裏面是鏤空的岩石裏面找到了納斯卡寶石。

    歇爾頓看到自己藏着的寶物被這樣找出來,整張臉都變色了。

    “你們……你們不能這樣!!”歇爾頓發狂的嗷叫了起來。

    “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古印第安古族的後裔吧?”莫凡盯着歇爾頓,質問道。

    歇爾頓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莫凡這麼快就識別出了他的身份來。

    “你不覺得自己可恥嗎,侮辱了自己身上的離梵花徽?”莫凡說道。

    歇爾頓是一個普通人,但他其實又不普通,因爲他是印第安某個古族的後裔。

    這也是爲什麼他能夠進入納斯卡禁地,而不受襲擊。

    莫凡會知道他的身份,是因爲靈靈通過探尋時光之液的過程中發現了一種叫做時光之液的花,與之同個時代並息息相關的另外一種花叫做離梵,也就是當初進入到閃電風暴古城中蔣少絮提到的那種滅絕了的離梵之花。

    這名叫做歇爾頓的曠工男子胸膛前,正是印着這古老的離梵花徽印記。

    可惜他身上有着不可磨滅的印記,並不代表着他的靈魂就堅守着那份本該傳承下來的古印第安犧牲與守護的精神。

    時光之花,離梵之花,歲月變遷,兩種象徵都近乎絕滅了,人也彷彿遺忘與墮落了,唯有最後守護着古印第安文明的地畫永恆的刻在這塊土壤中,依舊對入侵者,盜竊者,奮起反擊,不顧一切,飛蛾撲火!
最近更新小說